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红发李无怜,红发女孩

红发李无怜,红发女孩

发布时间:2019-11-02 15:55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58)

    江边小草又绿

    滋味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怜是个非主流女孩,身上总是有稀奇古怪的伤疤。很难想象这样叛逆的女孩,男朋友晓,居然是个优等生。

    有一天,怜闲了,想试试各种死法是什么滋味,她给晓打了一个电话:“亲爱的,我想让你帮我个忙,不许反悔!”

    怜的家里,桌子上摆着各种剧毒、利器。晓目瞪口呆,怜挽着晓的胳膊:“亲爱的,让我体会一下死是什么滋味吧!”

    晓没有说话,只是奇怪地看着怜。

    “帮帮我嘛!”

    “……嗯。”

    第一回,晓割开了怜的手腕。

    “呐,我不说停,不许停哦。”

    红色的液体从怜的手腕随心脏的节奏一股一股地流出。

    五分钟,怜开始头晕。

    十分钟,怜开始抽搐。

    十五分钟,怜几乎放掉一半的血,她对晓点点头。

    “唉,割腕抽得真难受,死了以后一定像虾球一样难看。”怜出院的时候这样说。

    第二回,晓喂怜吃了一瓶安眠药。

    十分钟,怜还在和晓聊天。

    二十分钟,怜开始头晕。

    三十分钟,怜昏死过去。

    晓泪流满面地把怜送到医院。

    后来,怜只有一种死法没有试过了——跳楼。

    怜对晓说:“你会和以前一样救我,对吧?”

    “……嗯。”

    怜跳了下来,地上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血蔷薇。晓没有接她。

    怜幽怨不解地盯着晓,晓哭着拥起怜:“我不想再看到你摧残自己了,我不忍心。”接着,又疯了一般地笑起来,“怜,我终于知道杀人是什么滋味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滋味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李无怜其实,长得挺好看的。

    李无怜听到二少爷温文儒雅、似不沾染一丝俗世污浊的声音,晃神了好一会才像是从梦中惊醒一般,战战兢兢地回答:“二少爷……怎……怎么了……”

    怜怜叶随风

    或许得说,至少,她以前长得挺好看的——如果忽略掉她那一头红得刺眼的浓密的头发。但如今,她的脸上左一道疤右一道疤的,像极了村口的胡屠夫,哪还能称得上“好看”这两个字?尽管她生得白白净净、五官精致艳丽,可是有那几道疤痕在脸上,总归是让人看了不舒服,见着她恨不得躲得远远的,纵使是要擦肩而过,也得是隔上个几米。总之是一言难尽。

    李无怜能看到二少爷的嘴角咧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他是在笑我吗?李无怜心中开始暗暗悔恨,她讨厌自己的出丑,尤其是还在二少爷面前出丑。她讨厌自己。

    舟旁独人四望

    若要问起她那脸上的疤痕是打哪来的,这可得从头说起了。

    “无怜,你不必如此紧张的。我又不是吃人的恶兽,你放轻松就好了。”他说着,脚步向李无怜靠近了一点。李无怜能从他身上闻到一种独特的令人恍惚的味道。她喜欢这种味道,她想埋在这个味道里面。

    影在江中留

    李无怜一出生,她的亲娘便因难产撒手归西。他的爹爹虽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一介农夫,可是也再续了弦。李无怜的新娘亲也是出身贫寒,没什么值得他人特别称赞的,但是她折磨李无怜的手段却是特别高明,让人看了也不得不佩服三分。而她的手段也在李无怜的妹妹出生后愈演愈烈,她也不是没向爹爹哭诉过,可是爹爹只是挥了挥手怒吼道:“爹娘教训你还有错了吗!你怎么就如此这般的不孝,这我可得告诉你娘亲听!”

    接着,不知怎的,李无怜就真的埋在这个味道里面了。或者,准确的说,是整个人埋在二少爷宽大的怀里。

    随手轻轻划浪

    结果可想而知。

    二少爷今年二十八岁,李无怜今年八岁,他的怀抱足以把李无怜整个包围进去。李无怜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家,并不是那个住着爹爹和新娘亲的家,而是有着自己从未谋面的亲娘的家。李无怜曾看过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被娘亲紧紧地抱在怀里的,那么二少爷的这个拥抱,应该就像是娘亲的拥抱,那么的温暖,以至于李无怜哭了出来。

    月落孤人独愁

    可这也不是李无怜脸上那么多疤痕产生的原因。虽说每天总是少不了一顿打几顿骂,可还是有东西吃有衣服穿的。在李无怜亲娘撒手归西八年后,李无怜的清丽面庞便无法被她那破破烂烂的衣服掩盖住了。李无怜的新娘亲左看右看总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居然长得不够李无怜好看的事实,于是和李无怜的爹爹合计合计,就做了决定:

    “怎么了,傻瓜。”冰凉的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了李无怜的眼泪,将每一滴都细心地尽数擦去,李无怜却是哭得更凶了,眼泪哗啦啦的,止都止不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城西那马家最近好像缺人手,无怜也这么大了,该给家里分担分担压力了。”

    而他并没有继续做为李无怜擦拭眼泪这样的无用功了,他停了下来。李无怜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双唇便触上了温暖。二少爷在亲吻她的唇,这有什么含义?李无怜并不知道。她见过别人亲吻额头、亲吻脸颊,但是她并没有这样亲吻双唇的记忆。这究竟是表达了什么感情?李无怜不愿再继续进行过多的探究了,她只想沉醉在这种和二少爷有着肌肤相亲的心跳加速的感觉之中。这不得不说,让人心乱神迷。

    于是,在他们做了决定之后的第二天,李无怜不明不白地来到了城西的马家。她看着比自己家大很多的院子,来来往往衣着整齐的人,她觉得自己的好日子似乎要来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李无怜听到了二少爷发出了一声低吼,他松开了李无怜,眼神昏暗不明,却又闪着炙热的光芒,就像是野兽盯着猎物的神色。这让李无怜感到有些许不自在。二少爷这是怎么了?

    在开始的几个月,对李无怜来说马家的确是天堂。虽说每日打骂还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同样是打打骂骂,在大一点的院子里被打被骂,总归是比在破落小院子里心里舒服得多。况且,她总感觉马家的天气特别好。她喜欢好天气,喜欢春天和喜欢花,而这里都有。尤其是当马家的二少爷和她对视的时候,她就感觉天气更好了,空气更甜了,花更艳了。她也无法具体描述这种心情。

    “无怜,进来吧。”声音是压抑的。

    那一天,她在二少爷的房门前认真地打扫时,二少爷刚好经过。那时就他们两个人。他经过的那一刻,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是被一种很甜很甜的像棉花糖一样的东西黏住的。而且,他没有进门,他就静静站在房门前,看着李无怜。

    “啊……啊?”

    砰砰。砰砰。那是什么声音?又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了。李无怜使劲按住胸口,想要缓解这种奇妙又难以言喻的感觉。

    大管家曾说过,不允许李无怜这些打下手的杂工进到老爷夫人少爷的房间,可是……二少爷却让自己进去?那是该如何是好。

    “无怜。”

    二少爷替李无怜做了决定。

    终于,打破沉默的不是李无怜,是二少爷。

    他用力握紧李无怜的手腕,像是生怕她逃走一样,把李无怜生生拽到了房门前,完全不复适才的温柔。

    李无怜听到二少爷温文儒雅、似不沾染一丝俗世污浊的声音,晃神了好一会才像是从梦中惊醒一般,战战兢兢地回答:“二少爷……怎……怎么了……”

    李无怜无由来地感到害怕了,她停在了房门前,怎么也不愿意再往前迈一步。

    李无怜能看到二少爷的嘴角咧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他是在笑我吗?李无怜心中开始暗暗悔恨,她讨厌自己的出丑,尤其是还在二少爷面前出丑。她讨厌自己。

    “无怜?”语气间带着一丝不耐烦。

    “无怜,你不必如此紧张的。我又不是吃人的恶兽,你放轻松就好了。”他说着,脚步向李无怜靠近了一点。李无怜能从他身上闻到一种独特的令人恍惚的味道。她喜欢这种味道,她想埋在这个味道里面。

    李无怜不清楚一个人怎么能前后反差这么大,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接着,不知怎的,李无怜就真的埋在这个味道里面了。或者,准确的说,是整个人埋在二少爷宽大的怀里。

    条件反射般地,“对不起。”

    二少爷今年二十八岁,李无怜今年八岁,他的怀抱足以把李无怜整个包围进去。李无怜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家,并不是那个住着爹爹和新娘亲的家,而是有着自己从未谋面的亲娘的家。李无怜曾看过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被娘亲紧紧地抱在怀里的,那么二少爷的这个拥抱,应该就像是娘亲的拥抱,那么的温暖,以至于李无怜哭了出来。

    二少爷反而笑了,还是笑得那么好看,好像是刚才的他又回来了。

    “怎么了,傻瓜。”冰凉的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了李无怜的眼泪,将每一滴都细心地尽数擦去,李无怜却是哭得更凶了,眼泪哗啦啦的,止都止不住。

    “对不起什么?”二少爷笑着说:“不过,你的确是应对不起我,这府中上下没有几个人敢违抗我的,莫不是你想做这第一人?”

    而他并没有继续做为李无怜擦拭眼泪这样的无用功了,他停了下来。李无怜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双唇便触上了温暖。二少爷在亲吻她的唇,这有什么含义?李无怜并不知道。她见过别人亲吻额头、亲吻脸颊,但是她并没有这样亲吻双唇的记忆。这究竟是表达了什么感情?李无怜不愿再继续进行过多的探究了,她只想沉醉在这种和二少爷有着肌肤相亲的心跳加速的感觉之中。这不得不说,让人心乱神迷。


    不知是过了多久,李无怜听到了二少爷发出了一声低吼,他松开了李无怜,眼神昏暗不明,却又闪着炙热的光芒,就像是野兽盯着猎物的神色。这让李无怜感到有些许不自在。二少爷这是怎么了?

    无戒365写作训练营第2天

    “无怜,进来吧。”声音是压抑的。

    (1088字)

    “啊……啊?”

    大管家曾说过,不允许李无怜这些打下手的杂工进到老爷夫人少爷的房间,可是……二少爷却让自己进去?那是该如何是好。

    二少爷替李无怜做了决定。

    他用力握紧李无怜的手腕,像是生怕她逃走一样,把李无怜生生拽到了房门前,完全不复适才的温柔。

    李无怜无由来地感到害怕了,她停在了房门前,怎么也不愿意再往前迈一步。

    “无怜?”语气间带着一丝不耐烦。

    李无怜不清楚一个人怎么能前后反差这么大,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条件反射般地,“对不起。”

    二少爷反而笑了,还是笑得那么好看,好像是刚才的他又回来了。

    “对不起什么?”二少爷笑着说:“不过,你的确是应对不起我,这府中上下没有几个人敢违抗我的,莫不是你想做这第一人?”

    那天之后的情景,李无怜已经是记不清楚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进了房门还是没进房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从二少爷门前的庭院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地方。她仿佛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绵长而又模糊不明的梦,是美梦,还是噩梦?她不清楚。唯一记得的,是身体的痛感,是像被几辆马车碾过一样的痛感。李无怜虽然不曾被马车碾过,可她知道她此刻的疼痛也应该是差不多如此了。

    李无怜现如今是疼痛得动弹不得,除了痛,她无法得知自己的一切状况。

    “你现在就像一个破布娃娃。”住在同一个屋子的琴儿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还破破烂烂的,不是破布娃娃是什么?”

    还有呢?

    待琴儿放肆地大声笑完过后,她又变换回一副轻蔑的表情,“夫人说了,要你午时之前到她屋里去,管你是破布还是破鞋的,你都必须得去,明白了吗?”

    李无怜没办法点头回应琴儿,只能发出一声沙哑的“嗯”,像是锈到极点的破车轮。

    待琴儿离开后,李无怜忍着痛意强撑着起来。她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嗯,的确是破破烂烂的,还带着点血迹。再往铜镜里瞄一眼,身上、脸上全是青紫的痕迹。

    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想回忆,就得钻进梦里找。可惜她能找到的梦太浅太浅了,她只记得二少爷好看的笑和温暖的怀抱——不,甚至是这些,她也记不清楚了。

    勉勉强强洗漱完毕后,李无怜步履蹒跚地走到了夫人的屋前。李无怜先前从未见过夫人的样貌,大管家说过他们这样的杂工是不要妄想见到夫人或者是要求些什么好处的,只因两个字,不配。如此而已。

    李无怜不明白今天的自己怎么又有资格能和夫人见上一面了,总而言之,是忐忑和小小的期待。李无怜总是这样的,对未知的一切都充满着美好的小小憧憬。

    然而美好与憧憬,都是短暂的易碎品。

    说到这里,李无怜的记忆又开始不太清晰了。她不知道是夫人亲切地拉着她的手是梦,还是让她跪在地上对她拳打脚踢是梦。她不知道夫人温柔地一遍遍喊着她的名字是梦,还是不停地诅咒她,叫她“去死”、骂她“贱人”是梦。梦,真是奇怪啊。

    她唯一清楚的,就是她带着几分铜钱和行囊,和满脸带血的疤痕走出了马家。当她想再看马家多一眼时,大门却被重重地关上了,也关上了一切和马家的联系。

    他们为什么要我离开?是我哪里做错了什么吗?八岁的李无怜搞不懂,她知道她是再也回不了马家了,所以她打算回自己家。

    回家。回家。长路漫漫,李无怜甚至都不明白回家该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还是一条直线往前走。她扯着街边乞丐的袖子问路,乞丐一脸不耐地回答她说:“往前走,往前走就对了。要不然你就别走和咱一起在这讨口饭吃,看你这幅模样,兴许还可以给我多赚几块铜板。”

    李无怜不想呆在他乡的原地,她要往前走,她要回家。


    第一章 完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红发李无怜,红发女孩

    关键词:

上一篇:写给暗夜处的自己,永恒的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