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守望理想,我从没向别人提起的故事

守望理想,我从没向别人提起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8-26 10:06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51)

    岁月累起的日子在你脸上长满历史长满枯藤结满瓜果还算丰硕老父亲呀你还在养鸡牧羊你还在手舞锄头修整沟沟坎坎你还在用呆滞的目光将山的那边眺望你曾将鸡蛋变成银行让我读书叫我从门口的小道走出淙淙泉涌的村庄你曾叫我站在堂屋的中央对话理想和理想下面的实干如今你却在家里老成一根枯柴的形状旧衣该换了你说干净温暖就是喜欢不要上坡劳动了有人把你养你说看看庄稼也是闲散你们奋斗就是给我减轻负担老父亲呀你年轻时垒起的院墙长满青苔仍泥土飘香你和家具在一起的姿势是慈祥的重量

                                 

    我不想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我只想说说那幢北屋内外的故事。。。。。。

        13年,看似很长,虽忙忙碌碌,在岁月的长河中也只是一瞬。
        60岁,人到晚年,若碌碌无为,在人生的刻度中也仅为毫厘。
        60岁的万平用13年光阴坚守在科尔沁沙地,只为还原记忆中的那片科尔沁草原。
        在风沙中,他守住了孤寂;在孤寂中,他守住了绿阴;在绿阴中,他守住了理想;在理想中,他守住了感动。
        行走在科尔沁沙地(万平)生态经济示范区,高低起伏的沙丘上长满了杂草,在松软流动的沙土上趔趄前行,仿佛依稀看到万平13年间顶风行进的身影,脚下这条被他踏出的羊肠小道,见证着他的治沙之路。
        有人说他是理想主义者,有些固执、有些倔强,因为谁都不会相信这片科尔沁沙地会重现“风吹草低见牛羊”情景。
        如今,站在沙丘之上远眺,数十只风车随风转动,郁郁葱葱的草原尽收眼底。草原笨鸡、壁虎、小蛇活跃于杂草之中,这些原生动物的出现就是对他这份坚守最好的馈赠。
        在万平看来,他做的事情很平凡:将85公顷沙地围起,防人骚扰、禁止放牧、保护野生动物。可是,又会有谁将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一做就是13年?万平,做到了。
        他深深眷恋着这片土地,不仅是因为怀念美丽的草原,更多的是感恩于这里的百姓。曾作为知青下放至此的他始终强调,是当地淳朴的百姓养活了他,而不是养育。因为在他看来,是百姓们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将他视为亲人。
        为了坚守心中的理想,他拾过钱、打过官司、遭过冷讥、受过排挤。如今虽已花甲之年,但还会时常靠老父亲的接济度日。“士为知己者死,带领村民致富”是那个年代万平和知青们共同立下的誓言。
        万平常说,人类心灵的沙化比土地的沙化更加可怕,因为不治理好心灵的沙化,人类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将永无止境。他身体力行,将生态环保意识植于每个村民心中,在他的团队中多起了当地人的身影。
        草原逐渐恢复,经济发展势在必行。如今,万平和当地的乡亲们将眼光聚焦到有机绿色养殖产业的发展上,他希望凭借天然的生态环境带领百姓发家致富。
        临别时,万平将大学生志愿者精心制作的示范区明信片赠予记者,一幅幅科尔沁美景醉人心扉。封皮上的那句,“科尔沁曾经是美丽富饶的草原,我希望这片传说中的土地没有沙漠”将印刻在每一位到访者心间。
        采访车驶离时卷起一阵沙尘,后视镜中看到万平立于塞外斜阳下,科尔沁草原卫士的身影和他的理想,在记者心目中交替显现!(记者 褚晓亮、齐海山、高楠)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不想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我只想说说那幢北屋内外的故事。。。。。。

                           其一    深秋的晴空

                          其一    深秋的晴空

           那时村里到处都是泥砖灰瓦的土屋。北边的那幢家徒四壁。从敞开的木门向堂屋望去,凹凸不平的地上,扫得干干净净。从村里人改建红砖红瓦的楼房到后来因为交通不便陆续搬离这个村子,北屋一直以它原始的姿态静静地在那里。  就像一棵老树,静静地长在那里。

        那时村里到处都是泥砖灰瓦的土屋。北边的那幢家徒四壁。从敞开的木门向堂屋望去,凹凸不平的地上,扫得干干净净。从村里人改建红砖红瓦的楼房到后来因为交通不便陆续搬离这个村子,北屋一直以它原始的姿态静静地在那里。  就像一棵老树,静静地长在那里。

           北屋里住着二个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父亲和一个已经成年的儿子。

      北屋里住着二个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父亲和一个已经成年的儿子。

           儿子不爱说话,见到人的时候总是习惯把头低下去。他爱笑,笑起来的时候有些腼腆。这腼腆与一般人不同,其中含着一种木讷的成分。这几乎成了他的标志,人们提到他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他的腼腆和木讷。

     儿子不爱说话,见到人的时候总是习惯把头低下去。他爱笑,笑起来的时候有些腼腆。这腼腆与一般人不同,其中含着一种木讷的成分。这几乎成了他的标志,人们提到他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他的腼腆和木讷。

    老父亲经常拾荒。 老父亲有一个本事,他能把拾荒得来的各种颜色的玻璃绳揉搓在一起成为一根根结实的绳子。然后再把这些结实的绳子卖给村里人。

        老父亲经常拾荒。 老父亲有一个本事,他能把拾荒得来的各种颜色的玻璃绳揉搓在一起成为一根根结实的绳子。然后再把这些结实的绳子卖给村里人。

    我见过老父亲归去的背影。深秋的晴空下,他穿着黑色的棉袄,带着灰黑色的旧毡帽,背有点弓。或许是因为年老,或许是因为他走过了很长的路,他缓缓地走着。就这样走过了塘埂,走过了那条通向他家的弯曲而狭窄的泥路。

     我见过老父亲归去的背影。深秋的晴空下,他穿着黑色的棉袄,带着灰黑色的旧毡帽,背有点弓。或许是因为年老,或许是因为他走过了很长的路,他缓缓地走着。就这样走过了塘埂,走过了那条通向他家的弯曲而狭窄的泥路。

    他家里也有地,院前,屋侧还有屋后的山上。地里也种了一些菜。只是我后来才知道,即使汗流浃背,即使披星戴月,对于村里任何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仅仅地里的收入真的很难改善生活,更何况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和一个木讷的儿子组成的家庭。

         他家里也有地,院前,屋侧还有屋后的山上。地里也种了一些菜。只是我后来才知道,即使汗流浃背,即使披星戴月,对于村里任何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仅仅地里的收入真的很难改善生活,更何况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和一个木讷的儿子组成的家庭。

    他没有兄弟。在这个村里,除了家徒四壁的北屋和那几块土地之外,他有的,大概就是他木讷的儿子了。

         他没有兄弟。在这个村里,除了家徒四壁的北屋和那几块土地之外,他有的,大概就是他木讷的儿子了。

    老父亲脸颊上有一对深深的酒窝。别人的酒窝都是用来迷人的,唯独他的酒窝让我觉得仿佛两个黑洞,里面盛满了不幸与艰辛。但似乎他从不愁眉苦脸,大人们跟他招呼的时候他总是笑呵呵的与大人们答复着。声音洪亮而悠长,像深秋的晴空。

         老父亲脸颊上有一对深深的酒窝。别人的酒窝都是用来迷人的,唯独他的酒窝让我觉得仿佛两个黑洞,里面盛满了不幸与艰辛。但似乎他从不愁眉苦脸,大人们跟他招呼的时候他总是笑呵呵的与大人们答复着。声音洪亮而悠长,像深秋的晴空。

    其二    天作之合

                             其二    天作之合

    老父亲终究去世了。看着老父亲孤独木讷无依无靠的儿子,好心人牵线,儿子终于娶到了一个女人。女人爱说也爱笑,不过,她看人的眼光总是直直的,似乎不会转弯,有时看得叫你有些害怕。

        老父亲终究去世了。看着老父亲孤独木讷无依无靠的儿子,好心人牵线,儿子终于娶到了一个女人。女人爱说也爱笑,不过,她看人的眼光总是直直的,似乎不会转弯,有时看得叫你有些害怕。

    男人见人总爱低头,女人喜欢抬头看别人,虽然眼光有些直直的。

     男人见人总爱低头,女人喜欢抬头看别人,虽然眼光有些直直的。

    男人不爱说话,女人说话,即使对方就在跟前,她也敞开嗓门。

         男人不爱说话,女人说话,即使对方就在跟前,她也敞开嗓门。

    男人爱笑却腼腆木讷,女人爱笑,那笑容也简单,没心没肺的简单。当然她还爱唱歌,总在池塘边洗衣服的时候,唱着我没听过的歌。那歌声嘹亮,随着她的衣服在水中荡起的水波在整个池塘整个村庄荡漾。

         男人爱笑却腼腆木讷,女人爱笑,那笑容也简单,没心没肺的简单。当然她还爱唱歌,总在池塘边洗衣服的时候,唱着我没听过的歌。那歌声嘹亮,随着她的衣服在水中荡起的水波在整个池塘整个村庄荡漾。

    我想,或许这就叫做天作之合吧。

             我想,或许这就叫做天作之合吧。

    我经常在村路上看到他们夫妻俩,当我和家里人还住在村子上的时候。夫妻俩总是一前一后相隔大约一米的距离,那时我觉得他们夫妻之间被什么遥远地阻隔着,那时我所见过的夫妻都是肩并肩往前行的。

          我经常在村路上看到他们夫妻俩,当我和家里人还住在村子上的时候。夫妻俩总是一前一后相隔大约一米的距离,那时我觉得他们夫妻之间被什么遥远地阻隔着,那时我所见过的夫妻都是肩并肩往前行的。

    其三    半梦半醒之间

                         其三    半梦半醒之间

    我随着家人搬离了村子,很少再碰到夫妻俩了。

          我随着家人搬离了村子,很少再碰到夫妻俩了。

    人们也渐渐搬离了村子,村子渐渐安静下来。

         人们也渐渐搬离了村子,村子渐渐安静下来。

    燕子飞走了,桃花不再盛开了,池塘也干涸了,长满了荒草。田间,埂上也到处长满了荒草。村子里没有了鸡鸣狗吠的声音,没有了孩子们嬉闹的身影。

         燕子飞走了,桃花不再盛开了,池塘也干涸了,长满了荒草。田间,埂上也到处长满了荒草。村子里没有了鸡鸣狗吠的声音,没有了孩子们嬉闹的身影。

    村子里的房屋都还在,却仿佛与村里的土地、荒草一起,都沉入了睡梦当中,不知道何时醒来。或许根本不会再醒来。

         村子里的房屋都还在,却仿佛与村里的土地、荒草一起,都沉入了睡梦当中,不知道何时醒来。或许根本不会再醒来。

    唯独北边那幢还住着夫妻俩的土屋还在半睡半醒间。他们打开门,北屋就醒了,他们关上门,北屋就融入村子的睡梦中去了。

         唯独北边那幢还住着夫妻俩的土屋还在半睡半醒间。他们打开门,北屋就醒了,他们关上门,北屋就融入村子的睡梦中去了。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我以为再也不会遇到他们俩了。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我以为再也不会遇到他们俩了。

    当我带着我的孩子再回到村子重游,走到他们家院前的那条小路上的时候,我就想: 这一米左右的距离现在是不是缩短了一些或者消除了呢? 我抬头望望他们家, 只见木门静静的关着,和这个村子一样安静。

          当我带着我的孩子再回到村子重游,走到他们家院前的那条小路上的时候,我就想: 这一米左右的距离现在是不是缩短了一些或者消除了呢? 我抬头望望他们家, 只见木门静静的关着,和这个村子一样安静。

    我想大概不会遇见他们了。

             我想大概不会遇见他们了。

    其四    最美的距离

                           其四    最美的距离

    某年月的一天,走在马路上,我远远地望见了他们夫妻俩。女人和男人看起来没大变,只是似乎不认识我了。

           某年月的一天,走在马路上,我远远地望见了他们夫妻俩。女人和男人看起来没大变,只是似乎不认识我了。

    依旧是一米左右的距离,一前一后。女人没有停下来要等男人的意思,男人也没有追上自己的女人肩并肩走的意思。两人都只顾安静的认真地往前走着。

          依旧是一米左右的距离,一前一后。女人没有停下来要等男人的意思,男人也没有追上自己的女人肩并肩走的意思。两人都只顾安静的认真地往前走着。

    我悄悄地凝望着这一幕。几十年了,他们还保持着这样的习惯。看似两个彼此分离的人,一直都这样安静的前后相随,谁也没有离开谁。这大概就是世间最美最温暖的距离了。

          我悄悄地凝望着这一幕。几十年了,他们还保持着这样的习惯。看似两个彼此分离的人,一直都这样安静的前后相随,谁也没有离开谁。这大概就是世间最美最温暖的距离了。

    突然记起,他们有个孩子,我见过,有男人高了,跟男人一样不爱讲话。他们还住在北屋,那个泥砖灰瓦的北屋。

          突然记起,他们有个孩子,我见过,有男人高了,跟男人一样不爱讲话。他们还住在北屋,那个泥砖灰瓦的北屋。

    后记:一个晴空,一对夫妻,一场半醒的梦,一段看似遥远的距离,这就是我所了解的北屋的故事。故事写完了,生活仍将继续。        

         后记:一个晴空,一对夫妻,一场半醒的梦,一段看似遥远的距离,这就是我所了解的北屋的故事。故事写完了,生活仍将继续。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守望理想,我从没向别人提起的故事

    关键词:

上一篇:伊人深情,雨落徘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