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疼惜你的人,恐怖故事

疼惜你的人,恐怖故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11:00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19)

    十五的月亮真圆啊。云,虽稀稀疏疏的,却不止几朵,细细看时,会发现形状真多,有花草树木,有锅碗瓢盆,有鸟兽虫鱼。皎洁的月光从高高的夜空撒落下来,分明能瞧着,眼前坑坑洼洼的公路,公路两旁参差不齐的杂树,近处远处黑压压的深沉的大山。

    08

    “宝贝儿,跟我去天国好吗?跟我在一起,爱你,我们说过这辈子都在一起的,我会让你幸福快乐,我们在一起过……”他越哭越悲伤,而我却喘不过气来。

    又感觉老师什么也没讲。

    意料之中的,她家亲爱的来了电话,简单的寒暄一两句还行,跑开了就多了,接着更是天马行空了。“明明身体不能,非得为难自己”,她任性埋怨了几句,又开始百般心疼了。工作总是有千奇百怪的理由,该冲锋陷阵的还得拼了命地杀杀杀,道理谁不懂,可不在身边、怎能放心得下?

    我们的爱情和电视剧演的爱情那样,几天前确认关系,几天后就开启同居生活。他在家的时间总是很少,总说着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虽然我希望他多点时间陪我,可每次都会在他回家的时候准备最好的饭菜迎接,他也会从世界各地给我带来许多奇珍异宝,我会把它们锁在柜子里,如数家珍。

    “亲爱的,我给你擦背”我对他说。


    “停车”,憔悴无力的声音把我拉回了这个夏末初秋的夜里,唉,她又晕车了。我是一个不喜欢裸露过多的人,何况胆小如鼠,大晚上踩着一双人子拖站在荒草丛生的深山里,是绝对不在我的生活规划里。今晚,实在胆大妄为了。

    09

    “亲爱的,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别离开我,呜…………”他的哭声空空洞洞,甚是悠远而凉意袭身。

    今天到目前为止跟宝贝儿打了三个电话。

    晚饭过后,宝贝儿睡觉去了,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歪在沙发上,一边刷着网页,一边闲聊。当今科技发达,通讯更比交通健全得多了,但毕竟是一个暑假没见,瞎掰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噼里啪啦。

    10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我知道你在等人,而我在寻你”他快速的回复。

    想占用她一些些时间,

    你只是一句难受,哪怕一程路的颠簸、一肚子的委屈、一连串的责备,她都抛之脑后、不管不顾,日夜兼程了,更都在看到你的刹那,内化成了深切的爱。

    第二天一早,我辞去了安逸的文员工作,准备好一大堆探险用具,准备到他去过的地方看一看。

    记得六年前大学,我俩刚刚相爱,他唯一的亲人——妈妈病逝,他竟突然消失了一个星期,回来时,整个人都消瘦,眼睛里布满红血丝,胡子又长又乱,他抱着我说:“其实他想跟母亲一起去的,可是世界还有我,在决心去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我的画面,他放弃了。”

    真的满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拨通了余风的电话,存有一丝念想的我,被电话那头温柔的女声狠狠的扇了两巴掌。

    可是就在此时,他突然从后面抱住我。

    醒来了跟宝贝儿说了几句话。

    他开车的技术挺好,转弯时候和直行没多大区别。倒是弯道数不清有多少,毕竟夜已深、睡意正滋长吧。睡去终究不恰当,我们一路聊着,自己、家庭、朋友、工作、生活、爱好、驾照、文凭、社会关系与金钱。现实,终究是残忍,有些人几顿饭就平步青云,有些人摸爬滚打数年依旧困顿得不堪入目。想了想,问心无愧、天地良心,虽对得起观众,却抱歉于自己了。

    “别闹了好吗,你知道的,我怎么可能结婚。”

    “才不呢?我放洗澡水去”我起身向浴室走去。

    现在呢。

    盘山公路终究以曲折为主打,车子不知疲倦地一会儿爬坡、一会儿下坡,持续不断跟着山路蜿蜒着。

    我想,这也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吧,追求自由又不忘挂念身边的人。他有他的冒险生活,我有我的安逸生活,两人互不打扰,又互相牵挂,我想,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样子了吧。

    “去哪里?你……啊!什么……我……爱……咳咳……天国?放……放……开……”

    00:25。

    给朋友去了个电话,他一口应了、果断丢下亲朋在家。宝贝儿睡得正熟,温暖的声音还是狠了心叫醒她,一觉起来小辫也散了,肉嘟嘟的小手还揉着睡意正朦胧的眼睛啊,却听了妈妈话、穿上外套跟着飞一般地下楼了。

    这两年,我一边打工一边游走,我也渐渐变得和他一样,喜爱冒险,期间认识了许多朋友,有和我一样的背包客,也有前来游玩的旅游团,他们无一不夸赞我的毅力和勇敢,我知道,那都不是在夸奖我,夸奖的是余风。我只是他的影子。

    讨厌,又躲在门背后,想吓唬我,真是老套的把戏,我猛一转身,门后空空荡荡不见人影。

    下午睡觉睡得…很不舒服。

    天天柴米油盐、勤俭持家,平日里买东西自然少不了优良中差、货比三家。今晚只得听度娘说,酸奶醒酒又养胃,拿着就走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分手吧,我不可能结婚的。”

    我低头,不好看哲的眸,目光穿过层层的墙板,看见几个法医站在我家浴室,我躺在冰冷地浴缸里,脸色惨白,但有一丝笑容,看起来很安详。

    很爱很爱她。

    翻过这座山,再沿着山沟下去,接着一直往前,看,对面山头上还有很多亮着昏黄的灯光的人家,那里就是终点了。

    06

    “宝贝,怎么又在这里睡着呢?”哲轻柔地咬住我的耳垂,我惊醒,日光灯折射的非常刺眼,我发现哲在仔细的盯着我看,用指尖爱怜地抚摸我的脸。

    中午跟宝贝儿说了会儿话。

    休息一会儿,状态好多了,然后继续出发。

    我和余风,相识在某次的户外活动,我为了陪闺蜜散心,而他则是那次户外活动的领队。

    “这是怎么呢?这是怎么呢?”我惊恐地问他。

    23:49。

    我们得为了生计奔波劳碌,这样的日子是越来越平淡了,却是彻头彻尾地真实的。既不是伯牙,哪能高山流水啊。不过万幸,身边有了她,从此便有了牵挂。

    两年后,我回到那个熟悉的城市时,释怀了许多。总觉得人不一定要结婚生子,多留一点时间给自己,看看这个世界也很好。我想,我已经足够了解余风,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冒险,或许其中有困难有挫折,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

    “讨厌!玩游戏也不按套路出牌,这算什么?”我拿着毛巾往他身上用劲地打,他突然深情专注的看着我。


    我想,我们的开始就是个错误吧,他是个放荡不羁的浪子,而我只是个想要安稳过日子的普通女孩。

    “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留你一人在世上存活,你也永远爱我对不对,是真的对吧!”哲低沉地质问我。

    跟我说,声音超好听,不像现在。

    我会仔细看他的朋友圈,看着他今天又去哪儿,明天又去哪儿,今天体验了什么新事物,明天体验了什么新事物。其实这些都是借口,我最想看的,是他有没有和女性的合照。幸好,他的朋友圈里,别说女性,合照都没有。

    “不会又睡着了吧!”我诧异地起身准备将浴缸的水放掉,在叫醒他,因为他总是这样。

    就是想这样就好,时不时能听听她的声音。

    电话那头还隐约的听见小孩的哭声。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要说点什么,此人的号都被删除寻不到,真是奇了怪,这三更半夜的什么人?无聊,下线,我的家我为什么要离开。

    满脑子都是她。

    01

    【2】

    就心疼的,很不想宝贝儿不舒服。

    户外活动和旅行团不同,多出了许多自由的时间和许多刺激危险的项目,那次是冬天,我们去的是日本的火山。

    “什么选什么?你是谁?我在家又怎么呢?我在等我男朋友,我在自己家有错吗?”我好奇的问。

    想她。

    回到北京后,我又变成了那个安逸的小文员,每天对着电脑敲着重复的内容,既死板又无聊,但我依旧开心的做着这份工作,这大概是因为不用动脑子还能赚钱。

    “嗨!还在等夜归人吗?”

    是心里想的。

    02

    “对不起,感觉好点了吗?”他问。

    十天。

    或许女孩都想要一份安全感吧,加上家人的催促,安逸的我终究还是向他提出了结婚。余风一听,吓了一跳。

    “亲爱的,擦好了”我说。

    还有十天就可以见到宝贝儿了。

    从炎热的南非到冰雪满天的俄罗斯,他留下的脚印的地方,从此也留下了我的脚印,如果能时空穿越,我们应该会在异国他乡见面吧,甚至能够一起牵手,走过那些险峻又美丽的地方。

    他精致地五官,凤眼,稍稍的眯起,最迷人的是他的浅笑,嘴角轻轻地上扬,带着肆意。

    倒也开心,

    嘣,他甩门的声音打疼了我的脸,更打疼了我的心。

    一张熟悉地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一个左脸有道痕的男子奇异的透过窗户看天空,我害怕的躲避。

    一句话。

    03

    我……我……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现在更更更爱她。

    “可是我现在也不小了,我想结婚了。”

    “你是谁?”我好奇地询问他。

    今天写了很少的这个。

    05

    他一动不动,还是背对我,玻璃板上的水珠一串串的滑落,浴室依旧雾气腾腾。

    快一天没写这个了。

    挂断电话的我手心都出满了汗,嘲笑着自己,那个说爱自由,特立独行的余风,终究还是和芸芸众生那样结婚生子。

    【4】

    这样就很满足。

    “没有,我认真的。”

    “是的!我想告诉你,如果可能,今晚不要留在家中,就今晚,当然,你有选择留下的权利”那人奇怪地给我发了一段话。

    管他的,好好学习。

    “不用了,谢谢。”

    他抱的更紧了,而且我还听见他头放在我肩膀的哭泣声。

    期末考试。

    07

    正当我准备呼叫他,“啪嗒”的一下拍水声,身后响起了他的声音:“我就在你的后面啊!傻瓜,你又输了?”

    十一点多几分钟。

    “宝贝儿,你逗我玩呢?”

    此时,一个陌生人加我,那白色的小喇叭一闪一闪的跳动,我像中了迷药一般的点开加成了好友。

    有她在就开心。

    “喂,你好,我是余风的老婆,他在洗澡,你等会。”

    “你怎么才回来,都怪你,我都等你等的睡着了”我委屈地说。

    满心的幸福感,都来自于她。

    生性怕死的我穿着厚厚的雪服,紧紧的抓着登山棍,大家四处张望着身边美丽的风景时,只有我寸步不离的跟着领队,就怕出现什么意外,就连休息,也要挨着领队。在雪山上的我冻得鼻子都红了,一直缩着身体,心里暗暗的骂着:“该死的裴晴,要不是为了义气,打死姐姐我也不来这种鬼地方。”

    他是我男朋友——哲,一个工作狂,在一家外企工作,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总是在高速公路来回飞驰。

    但是今天跟宝贝儿打了好几个电话。

    04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酸,总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他那么爱我,我却要老是抱怨他晚回家。

    安下心来好好学学习。

    我暗暗的在心里庆幸着,鼓起勇气,把偷拍他的照片发给他,他很快就回复了,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这样的客套话让聊天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局面,我要是回复不用谢,接下来就没有下文了,我要是说其他,就显得有点突兀。正当我在发愁回复什么时候,他发来了一张照片,那是我登上山后兴奋跳起来的照片。我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惊讶他竟然偷拍了我,惊喜他竟然偷拍了我。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两张偷拍的照片,就能把两个萍水相逢的人连在一起。

    “别闹,先出去吧!我收拾一下”我说。

    刚才宝贝儿说听了五月一给她发的语音。

    喜爱安逸的会被喜爱冒险的人吸引,喜爱冒险的也会被喜爱安逸的吸引,这大概就是异性相吸吧,我从日本回来的每个晚上都会想念在日本的每一天,那些日子充满刺激,充满未知,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

    【3】

    下午准备看看概率论看看物理看看力学。

    他的突然离别,让我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我反思着自己,在一起那么久以来,有没有试过真正的解过他的世界,有没有去他走过的地方看看,想到这里,我自己都忍不住取笑自己。

    我纳闷,人呢?我们的浴室并不大,只听见“哗哗哗”地流水声。

    嗯…我一直是我。

    领队看到我就坐在旁边,也不去看看也不去走走,就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不去看看,给自己的眼睛享受这里的美景也好。”我没声好气的说:“我不去,我宁愿在家呆着睡觉。”余风咯咯咯的笑了:“那你为什么来呢?”“陪她。”指了指那个玩雪玩嗨了的裴晴。“哈哈,你真有意思。”

    他没有安慰我,继续越抱越紧,这种拥抱让人感觉异样,像一种又软又紧的海带缠绕,我脚一滑,也坐进浴缸里,睡衣瞬间湿透紧贴身体很不舒服。

    晚上跟宝贝儿开开心心的打了好久的电话。

    或许是因为我的“有意思”,那天之后,整个旅程他都特别关照我,上山的时候,大家很快都上去去,就剩下我一个,畏畏缩缩不敢迈开腿,他一边鼓励着我,一边把手伸出来,让我拉着他的手,我磨磨蹭蹭,好一会儿,才搭上他的手。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他的手很大,很有力气,但很温柔,我顺利的上山后,他还跟我击掌。

    脑海里放着快进,我盯着哲:“是你杀了我?”

    困的,

    我正为自己跨过一道关卡而感到兴奋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人说“上个山都不敢,玩什么户外,浪费时间。”我的心刚点着的火苗又被雪山上的大雪覆盖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余风也听到了,他冲着我笑了,虽然只露了两只眼睛,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真诚,他举起大拇指,坚定的点了点头。也许这就叫一见钟情吧,在那趟旅程中,我大胆了许多,我深知自己如此大的改变是因为他。

    我定睛一看,是居委会大妈的声音:

    说了好多不想放在这儿的话。

    后来,我拨通了余风的电话,结果是他老婆接的电话。不是他亲口说的,可我的心却疼的厉害。他也过上了安逸的生活,做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心的照顾着身边的人。他现在的生活,像极了当时的我,虽然工作枯燥,但依旧乐在其中。

    他微微地一笑,可能我还没有适应光线,总觉得看他的脸有些模糊躲闪。

    昂呢,

    “听我说宝贝儿,我们在一起了,难道你不开心,你不是爱我的吗?”哲难过的低下头,用手抚开厚厚地云层,闹哄哄地声音从下面传上来:“真奇怪”。

    不舒服呢。

    我们相爱六年,可是有时我还是怀疑,他是更爱工作还是爱我?自从他升职为总经理,几乎再没有好好的陪过我一整个晚上,但我绝不会怀疑他会出轨,反而更心疼他的身体,他是一个可怜地孩子,他也不是会出轨地人。

    跟她说说话,想到哪说到哪。

    而且声音特别大,这半夜三更,我总怕邻里间上门投诉,没有办法,真是一物降一物?

    外边才是真正的她呐,在宿舍里被束缚的。

    “是啊!不想让你担心,也没什么大问题,拉去修了,是不是想我呢?”哲亲昵的说。


    “可今早警察来调查时又发现605的女主,也是昨晚死在浴室的,听说是自杀,还说两个人死的时间差不多,你说奇怪不,难道女主有预感?”大妈疑惑地说。

    只是很爱很爱她,离不开她的声音她的存在。

    而此时的我,还有退路吗?我凑近他的脸轻轻一吻,也许爱的超越就是不能同年同月生,但可求同年同日死…………

    晚上跟宝贝儿打电话开心的,就很开心。

    【1】

    真的听着声音很可怜很不舒服。

    图片 1

    真的效果不一样呢。

    “太可怜了,605户男主昨天晚上发生车祸,到死都握着脖子上装有女主照片的项链,死相让人看的揪心”。

    很认真的说了一会儿话。

    “要怪就怪车坏在高架桥上,等了一个多小时拖车公司的人才来处理,宝贝我好累,帮我放水好吗?”哲一边说,一边脱大衣随手扔进洗衣桶里,我隐约地看见衣服上面有块很大的污渍,只是我没有多疑的去关注。

    这三天的课好像就一节物理真正学到了东西。

    我吓了一跳。

    开心的,跟宝贝儿说了好多好多。

    “水放好了”我对他喊,然后从浴室出来,我想起他有个习惯就是总把零钱放在衣服里,我去洗衣桶里翻找他的衣服,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大衣,难道我眼花看错了,又打了一个哈欠,随手放着下洗衣盖,揉揉乏困的眼睛。

    有种她在的感觉,

    渐渐地睡意袭来,我感觉有个影子在我眼前晃动,往我脸上吹冷气,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宝贝儿打来电话恶心的。

    我总觉得怪怪的,他的身体软软地,感觉不到体温。

    上午上了一节概率论。

    “怎么呢?我不是在你身边吗”我说。

    还有十天又去见她了。

    我拼命地挣扎,想挣开他的手,但根本无济于事,根本动弹不得,我们一起倒在浴缸里,我被水呛的不能呼吸,水瞬间冰冷,我的身子在慢慢地冰冷,我好害怕,我紧张地抽搐。

    宝贝儿,我真的很爱你。

    他还没回来,我躺在沙发上发呆。

    前十八分钟宝贝儿在宿舍打的,后十九分钟在外边。

    白光,四周异常刺眼,隐约听见有人在唤我,感觉轻飘飘地,睁开眼,是哲的眼睛,我躺在他的怀里。

    在外边说话开心的享受的。

    我关了家里所有灯,只留了地灯,外面的风很大,窗帘被灌进的风吹拂的摇摆。

    简短的,一小会儿的。

    “我病了吗?哲”我问,头晕,什么也记不起来,我低头一看,我发现我们漂浮在城市的上空。

    现在呢,我们在聊天,

    “宝贝儿,我忘记拿毛巾呢?”哲在浴室呼唤我,他总是这样,自己不肯光着身子跑出来,总想让我给他送进去,要是我不肯,他就在浴室撒娇的一直喊我笨猪、丑丑,呆瓜……

    22:41。

    我抱着浴巾进去,雾气特别大,竟然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大概有半小时处于一种呼吸不上来动不了的感觉。

    “你在怀疑,你在好奇,但恕我无法直言。哎!我想我们还有面缘,我的左脸有道痕,你会认出我,愿那时我们能握手,你能认出我,拜拜”那人说着就神秘下线呢?

    就很满足。

    一个叫“引导者”的人主动的发来消息。

    快考试了呢,

    他竟然坐在浴缸里手舞足蹈像个孩子般戏水,吹起了口哨对我挤眉弄眼。

    每一个都是开心的。

    “宝贝儿,别怪我,我曾想自己离开,就是舍不得你,可是今晚我必须得离开,我们一起走好吗?我等你一起……啊!你也爱我对不对?”我听见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倾诉。

    好好学习好好生活,不辜负她。

    我挣扎不动了,胸口从未有过的气闷却是冰冷一片,眼前是雾茫茫的世界,外面还闪着白光,我看不到哲的脸,水流进我的耳朵,他的哭声仿佛从很远地方传来,缥缈的心痛,好心痛。

    不像现在。

    “宝贝儿,自从妈走了,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你是我最亲爱的人,我每天干活那么晚,真的很累,很累,一想到让你过得最好,工作再累一切都没有关系呢?所以不管工作忙到多晚多累,我知道你一直在家等我,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家见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有可能是他太累的原因。

    “寻我?”我诧异的回。

    孤独地倚靠在窗台,冰冷的风,是深夜独有的气息在天地间流动,路灯还亮着昏黄暗淡的光圈,透过树的枝叶传来,被剪散得稀稀疏疏,四周一片寂静,他还没有回来。

    我俩相拥而哭,决定离开伤心地,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打拼生活,不离不弃,风里来雨里去,虽然闹过分手,但多年下来,我们还是彼此的一辈子。

    他赤身裸露的站起来,完美地身材曲线,水珠在他身上游离,背对我。

    “车子怎么回事,坏在路上多危险,你怎么都不给我回个电话”我有些担心地问。

    “那有怎么呢?”又一个大妈问。

    有些寂寞,我打开QQ想寻找一个人聊天。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疼惜你的人,恐怖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