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再看不到你的身影,尚未回首

再看不到你的身影,尚未回首

发布时间:2019-08-02 21:07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27)

    走过的年华,倘佯在昨天的时光里,而处于尘世间的我们,要如何才能让昨日变得无悔?一如老去的岁月,一如走散的身影。生命中总有着太多太多的无奈,使得我们不甘,又有着太多太多的不甘折叠成一份遗憾,铸就了深深的叹息,是是非非,喜怒哀乐又有谁能言明,身为尘世中的一点疑烟,飘零何处,总是难言。

    千年思量,化尽人间凄凉

    一场未圆的残梦,一个宛若天仙的背影,自从离去,一等便是千年, 一颦一笑早已成空,你可知你从自红尘深处中漫步而来,凝眸的霎那,本身在乱世中的喧嚣与繁华,却在你的出现轰然退去,我持笔写下伤情千百年,只为等这一场倾心相遇,你可知当你无视的走过,身后飘零的雪花仿佛我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很多事,积压于心,难以言表,无法对他人讲述,再多郁闷只得假装沉默。蓦然回首,花开依旧,缱惓流光,容颜易老,走过季节的繁华与荒凉,踏过尘世的沧海桑田,红尘世界,岁月用时间将曾经的爱意,装订在岁月的素笺上,打开,便是美好;尘封,便已无悔。

    听,花落得那样无声,看,云散得那般无常,当所有的一切都回归于平静,我们能做的仅仅只是淡然的看待。花儿总是太香,岁月却很漫长,这无非是一种茫然的等待,等待着时光的老去,等待春去秋来的轮回。是否,我们都无法压制内心的留白,从而染透了眼前的纸张。

    一身蓑衣,一世执着,那些红尘里面的流年,伴随着水煮沉浮,丝丝恋想…在万丈长河之中,一路向前,一声不息…

    缘来缘去,红尘一梦,悲欢离合,阴晴圆缺,谁晓今宵幽梦多,残梦初醒空无月,一夜飞羽思故絮,风雪阑珊待归去,相思惹惆怅,一入红尘梦,相思由可知,多少残梦泣无泪?多少初雪洒人间?淡看人间冷漠无数,笑问红尘几人共睹?辗转千里人何处,风残冷月心如苦!

    落叶飘零,将最美的思绪用真情填满温润,在寒风萧瑟之时,让相思化作漫天雪花,飘零在燃尽风华的季节里。一路走来,写过那些曾经的风花雪月;来不及讲那些花前月下的誓言,看过繁华世界多少物是人非的风景;走过多少聚散依依的旅程;有多少情是隔水观望的花,有多少人是到达不到的彼岸。我不是你的一帘幽梦,而你,却早已是我的千转百回。一曲红尘,为你落英倾城;一梦随风,绚烂你的苍穹。讲不出的挽留,可我不肯独自老去,不是因为害怕消了颜色,散了芬芳,只是因为舍不得别离。

    吟风观柳是一朝,看云听水又一年。世间万物终究离不开花落成尘的结局,更少不了悲欢离合的那份缘来缘往,处于尘世中的我们,都只不过是一场路过的尘烟,随风而来,随风而去,聚时无意,散时更是无常。谁笑红尘千般恨,谁恋人间百是非。

    时光生生世世,不竭不息,沾一滴历史轮廓下的雨滴,勾画碧落夜空下,唯美凄凉的情殇,深邃而又迷离…

    一场白雪,掩埋了多少残梦?孤独了多少轮回?冷漠了多少百魅?时空流逝,也许早已物是人非,今生情缘亦是如此,你留下一缕清香,化作万缕情丝,编织成网,将我困于中央,却不曾将我放出,而我在这座牢中痴守了誓言,苦等了相思,你在我内心的最深处走过,而我却永世走不出这个牢,停留了我的浮生,锁住了我的心门,而我只能在牢里书写我一生的伤怀。

    今晚的夜色,阴霾密布望不到天,依旧带着丝丝落寞,我把那淡淡的哀伤,寄语了黑夜,不知那灯火阑珊的深处,你可曾听到那风中我浅浅的吟唱。也不知,我写在素笺上的片片祝词,是否已在你停留的地方飘落?指尖的记忆,刻下了铅华的沧桑,惊鸿一瞥的温柔,停留在耳际的笑语,都藏在了逝去的年华里。那风尘里缱绻的情事,落在眉间的相思,又有几人堪破了红尘因果与惆怅。书上说,一念缘起,万水千山,一念缘灭,沧海桑田。若水三千,瘦了一生思念,错落浮华,瘦了一生眷恋。书不尽想念,言不尽离愁,留不住过往云烟,挽不住泪水潸然,只是那黄粱一梦该怎样轻描淡写?

    虚度的这些年里,我走过了一场场相聚与散去,也经历过许多红尘的无奈,那些日子最后成为了如今一种迷茫的念想,是真是梦总是难以验证,一如赏过风景,一如走失的曾今,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像一点轻烟般,迷离着我回首的遥望,似有似无,如虚如幻。

    茫茫人海,陌路人间,相遇,相识,直至相知,也许是太在意那些放不下的,错过的流年,把握不住的思恋,随风散去。那些生活之中的逝去的时光,定格在尘埃落定后的角落里,任凭挥洒的烟云……浮萍,若事……无息……在记忆里面,成了一逝不去的执着……尘封的记忆,在年华里面逐渐褪去那些耀眼的光环,人间,尘世之中的恩恩怨怨,要用一生去抚平流落的伤痛…

    浮生如一梦,花开花又落,红尘缘聚散,虚空梦一场;放眼尘世大千,不过镜花水月,回首昔年,断肠人何以千脂凝泪?漫步初逢陌阡,低吟浅唱,与你共谱的离别诗谣,若,花开只有一季,又有谁堪摘?若,相守只有一时,又有谁堪爱?肝肠寸断,人生梦幻,梦醒何方?梦归何处?寒风雪漫漫,长夜千回转,片片白雪染离伤,阵阵寒风吹花散!

    红尘世界,每分每秒都有许多故事起起落落,也有许多心情浮浮沉沉,当繁华过后或许剩下的皆是云烟。梦醒时,在雪花飘零的场景中独坐,倚靠在流年的时光里,遥望着远处逐渐消散的风景。回顾曾经的缘起沉浮,犹如一场绚丽的烟花转眼即逝。岁月里,谁又能经受光阴的逝去,留住那似水的流年?心未止,念依旧;曲未尽,人已散,经年的莫失莫忘,早已散落在沧海桑田间。口中所讲的童话里谁又对谁许下颇具文艺范儿的诺言,这些都不重要了,时光在搁浅,或许有些感情,遇见,交错,已然是最好的结局。

    一场落雪,飞舞的是漫天的告别,一场烟花换送的是一年的悲欢。住在红尘客栈的我们,终究不过是一场错落的繁华,当一切回归于自然,仅剩的只有来过的记忆,偶尔划过人们模糊的视野。

    时间倒转,驰骋战国沙场之间,恋一世执着,踌躇满志,散尽红尘,珠帘落幕…恋他乡,夜火阑珊深处!

    一声旋律一生情,悠悠一曲为谁吟?人间若有情,清音奏天明,花开若无意,花落为谁零;高山任我谱花意,流水相思莫传情!伊人红妆为谁妆,十里繁花落叶黄,残褪却,伊人绝,品世事无常,看人生百态,如梦一场,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粉黛今虽犹,十年自缥缈。

    莫道前世,只言今生。距离之远,不过人心;世态之凉,不过人情。昨日的你,我已不想忆起;今日的你,我已不再熟悉。看时光过尽,独为你谱一曲,花期如潮,等不到的天荒地老,贪恋了这尘世风花雪月的飘渺,繁华三千,不敌一指流沙。滚滚红尘,谁是我的开始,谁又是我的结局?

    一段记忆,苍老的是曾经的故事,一段故事败送的是擦肩的身影。而去留无意的我们,将要经历着多少这样心酸的结局,才能填满生命的结章?又该如何才可以把那一场场散去,回归于最初相遇的起点?

    成也罢,败也罢,或许结果不再重要,我们经历的,我们守护的,我们用生命扞卫的,到最后还是那一场此生难忘的沟壑,跨不过去,去也是枉然!

    逝雪葬花,掩埋了昨日繁华,冰封了前世离殇,为何留的情丝至今生?剪不断、理还乱;你我红尘相遇,半路鸿荒,半生情缘,半世离殇,用已半世,持笔诉衷肠,落字化成殇!持手笔墨,将你的一颦一笑,描募在时光的画布里,久久珍藏,哪怕落花成塚,岁月苍老!使我对你的片片痴情,埋葬于一纸苍凉。

    一路风尘,一路沧桑,蹒跚的脚步,静静地沉思。有多少曾经说过永不分离的人,已经散落在天涯?有多少意欲长相厮守的人,被阻隔在了岁月的门外?又有多少不该失落的美好,只能珍藏在彼此的记忆里?也许最美的风景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心里;最美的陪伴,不是朝朝暮暮,而是心灵相守;擦肩而过的缘,却留下永恒的瞬间;无需语言,那眼眸里诉说着千般的缠绵;无需回眸,那身影依然是我心中最美丽的风景。

    尘世如迷,生命如烟。飘着飘着就淡了,淡着淡着就散了,留足处,是不舍的依恋,回首时,是遗憾的告白。无奈的是我们只能用叹息的尾声,祭奠走过的烽烟,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无意中等待着苍老。

    秦时的雨,伴随着那时的思量,散落一地执着。百家争鸣的时代,一个充满热血的世纪!敛眉沉吟,睹乱世干戈寥落,墨子的韵,伯牙的琴,高渐离的执着…荆轲的止战之殇,不眠不觉,秦时该遗忘的,该埋葬的,都会在时间那么多的无奈之中淡去。

    此情不再,即使你我在同一片天空,千帆过尽,镜花水月,今日的惆怅,在漫漫长夜,无边蔓延,未央的夜,迷失的心,人最大的弱点,莫过于舍不得一段不再精彩的感情,既是无缘,何必执着,错乱的缘份,早已注定,你我终将逃不过成为彼此之间的过客!即知情深缘浅,奈何难以割舍这段不完整的情缘?

    一花一四季,一岁一枯榕,谁知流年梦,搁浅亦成空。你已散却在天海一边,任我如何的追溯,始终也无法赶上你远去的步伐。故事落幕,年华不再,叹时光扼杀了青葱的容颜,还是情深缘浅错种了多少离别恨?如果说,我们只是陌路相逢,那就让过往的风,带走这一页时光的记载,编制成一首无声的歌谣,摇曳在岁月的夹层里,悠扬着你我、缠绵的旋律。

    好一句莫失也莫忘,可真正不曾失去的人又能有几个,真正不曾忘怀的又能有谁,也许,这美好的词语只是童话般的梦境,待到梦醒时,才发现岁月的河流,把流年的过往洗刷得所剩无几,在且行且远的脚步中慢慢变得陌生,渐渐成为了虚幻。

    江南烟尘之中,仿佛看见张良远驻江边,诗书万卷化飞雪,儒墨心魄犹未决,墨子之魂,世事,夜未央,乱世枭雄,谁主沉浮?

    曾经的执手红尘,如今的咫尺天涯,谁是谁前世的烟火夫妻,谁又是谁今生相守不离?一场尘缘一世情,一梦浮生一回肠,幽残梦,几多情,今生难与定三生;情缘尽散只一瞬,雪洒人间,繁花玉树,落地成殇,演饰荒凉,注释沧桑!依稀忆得影婵娟,落寞孤华香雪漫,红颜醉,香消碎,伊人心似寒,何故恩与怨,离歌一曲,情缘难再续,蓦然悔之晚!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笑清浅,意深远,参透世事几多变。流年换,楚汉界,运筹千年临风烽烟。拢袖抬望眼,江山乾坤,不奂其言…烟江水栾,乱世求生存!

    缘来缘去缘如水,莫悲莫喜莫离殇,红尘一笑,百魅多娇,逝水流年,终身难忘;一问苍天情何物?再问苍天何归处?徒步后花庭,无奈,百花尽数凋零,唯留红梅雪蓑衣,泪眼问花花不语,愁颜望月月迷离,悠悠天地,竟无以栖身,冷语问残月,奈何独倚立苍穹?

    何以笙箫断,何以执悲欢。何以恋尘雪,何以尝苦酸?

    犹记当年竹篁,苍翠如涛,天光随云彩,水影纵横,指点黑白落子定尘埃……浮生歌里,玉砌楼台,春去秋来,凭栏阅桑海……

    举首望苍穹,繁星缭绕,却无处安放这满腔莫名的惆怅,天地悠悠,逝水流肠,落笔成伤,相思成狂。夜的幽梦,月的惆怅,散乱成海,举杯,邀谁人共饮这一世愁肠?

    何以风华逝,何以岁月寒。何以沧海远,何以梦千年?

    多少人,仁人义仕,御剑踏破乱红尘,纵横天地苍茫之中。奉一世思量,话尽凄凉,写尽岁月的另一面…

    相思已成灰,今生情难归,红颜碎,夜难昧,秋水望穿人自悲,木已成舟难自退!天外重楼云蔽月,寥寥夜澜情未绝,往昔曾迷雾里花,物是依旧人以非,人瘦黄花滴残泪,如今三思人自悔,何记当年酒一杯?

    何以芳菲尽,何以香山满。何以流光错,何以望雁关?

    浮生轻瞥,如丝孤月,往事难却,不堪回首,似水流年,折戟沉沙此生殇!

    繁华散,未使然,空悲叹!年华苍老了容颜,淡化了思念,怎忆当时红尘初妆?过往中的离愁,是是非非,苦了心头,上了眉头,从此,不愿过问红尘世事凄凉,任它情意九重天,与我何干?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长圆,昔日的美好,已成过往,化作一缕轻烟,终成一朵云,也许你我情深缘浅,今生的离别,雪落花残,从此我的世界,再看不到你的身影!

    或许,在这充满迷离的尘世,我们都无法揣摩走过的年华,和未来的前路,就如同烟雾般,从哪里开始,要去向何处落脚,全凭风的逐动,没有自控的能力,也没有预想的结局,最后的悲喜谁又能言说。

    铁骑残阳,干戈廖落的孤独,问这个尘世几个人能置身事外?浮沉,在明月的洗涤下,无可奈何!天下的苦,千万苦命底层的命运,犹于草芥,风雨飘摇的秦时时光,谁是谁的王?

    一缕清风,各自安暖,一别经年,两两相忘,情以至此,后会无期!

    也许,我们都只是人间迷离的风烟,一朵迎风而扬的轻烟,飞跃千山万水,走过岁月的繁华,遣散在时光的隧道。我们都只是一朵简单的风烟,随风而散的轻烟,错落在人间,错落在岁月的梦里。

    玄月悠然,细雨飘飘,痴情的绝对,伤痕的深处,一世的命运,一生的沉落,往事流年,世世代代,幽然无期,冥冥之中,皓雪落,黄河浊,绝情心伤!

    墨绘生死情,染尽离别殇。

    文/残阳

    高楼断,夜阑殇,曾今的荣华在记忆之中化成灰烬!再美丽的雕罗玉器,却永远逃脱不了曲终人散的结局!逝去一生的芳华,随着历史里面的韵,渐行渐远…在琐碎的秦时伤痛中,遥遥无期,漫无边际…

    ——韩墨染

    原创QQ;356498437

    杀戮?无情?还是无奈?已行的事后必再行,已有的事最终也会风干!敛眉沉吟,睹乱世干戈寥落!一切终归尘土,无可奈何的陌路,一场注定失败的无助挣扎…在失败面前,大口大口的喘着绝望的不平…

    原创QQ464751027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什么事可以抹去那些世落浮沉?什么可以用一秒去信守?繁华过后,话尽苍凉,把酒人间,几多无奈…一生追随的不过是梦里江山,如痴如醉。只怪自己陷的太深,流露的悲伤无穷无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身在乱世,几多飘零,直落半程的星,璀璨夺目…

    当一个人的事变成天下人的事,凡天下之人,均不可置身事外,无论你是否愿意…

    选择?还是遥遥无期的不归路?挣脱?还是静安天命?浮生歌里,玉砌楼台之上,春去秋来,凭栏阅桑海之多变……

    冥冥之中的结局像一张大网,在一切的世事变换中似乎总是那么的无奈…

    诸子百家,墨子尘埃,鬼谷多变,阴阳之道,谁煮沉浮…若儒若闲…运筹天下于帷幄之间,残阳铁骑,踏遍梦里河山,自古男儿自强不息,绿柳红颜,江湖陌路,换作人间无数,世态无常,刀光剑影,凋零飘落…无奈无息…

    任时光蹉跎,白鬓生霜,青丝无恋…一曲闭月羞花,胜过人间无数,阑珊灯火,勾缺如月,漫天星辰,紫恋纷飞的…仗剑天涯,此生无憾!

    谁在易水桥边,数尽悲欢,自古英雄苦短,红颜薄命,岁月沉浮,人生难料,那一曲箫音,如奏响的乱世之音,绵延不绝…在茫茫尘土的废墟之下,聆听如天音般的乱世断魂之曲…也不枉漂泊岁月之间…世事的风尘,似乎在历史的车轮里面埋葬…

    思恋,尤于秦时的雨丝,飘落乱世,泪水之中,写尽凄凉,今生流落,费尽思量…

    燃一缕青烟,暗香销魂,闭眼淡看江湖路,静音之中,听涓涓之水,无穷无尽,烟雨江南中,看乱世,如梦如奂,若人间不过一场注定的梦,梦醒人终还是…飘零,暗痛…楼阕断阁,曾今烟雨缠绵,也不过浮生一梦…

    天下是这样,王道还是儒道,即使没有那一场近似虚无缥缈的梦境…也起许是…茫然…

    听一夜秋雨,胜似穷图,听一曲断魂之筑,这个尘世,又有几人能够放下?

    雨落衰荷,冰冰冷冷的…散落一地的梦,历史里面的执着,历史外面的我,是结局还是开端?

    如果不是穿越千年的雨声,痴痴守护那一份凄凉,又有谁看见那一世思量?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再看不到你的身影,尚未回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