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一个有故事的村庄,法海寺看壁画

一个有故事的村庄,法海寺看壁画

发布时间:2019-06-27 03:18编辑:情感话题浏览(91)

    我出生在河北省深州市的一个叫张骞寺的村庄里,经历了和全国各地乡村一样的社会变迁,什么大跃进、人民公社啦,什么“文化大革命”啦,都曾亲身经历过。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从头看到尾,虽然没有成年人看得那样透彻,但也切身感受到了那不同寻常的社会氛围。记得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全社会大兴“破四旧、立四新”,即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和立“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就是在那个时候,各家各户的旧书籍、旧古董等一切经年老物都被从家里查抄出来,销毁。爷爷年轻时曾在印刷行业里当过学徒、做过工,家里收藏了一些书籍,在那个时候也“被自觉”地消毁了。当然,“破四旧、立四新”不仅如此,还有旧的风俗也统统改掉,比如原来烧香拜佛的改为拜像,过年过节吃喝玩乐改为劳动等。越是过年过节越要多劳动,讲究过革命化的节日。也不知是回顾还是怀念,在那个时候老人们给孩子们讲了不少有关张骞寺村的一些事实和传说,后来这些都成为了我人生中一个个刻骨铭心的历史故事。几十年来,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

    从小在农村长大,村里的那些老人总是闲暇的坐在胡同口三五成堆的聚在一起聊天,我本身也爱聊天只是对于买那些老人们来说只有听的份,所以也就记录了一些有关于村里的往事,现在给你大家分享一下。

    张君辉随笔

    过节看了二天颐和园,过去说“五岳归来不看山”,这颐和园看完也不应该再看园了。

    那时候听父亲说,张骞寺村的整体规划就象是一个展翅飞翔的大凤凰,中间是一条大街,象征凤凰的躯干,它被十字街平分为东西两部分,本地人都称作东大街、西大街。在十字街的北边和南边分别有一条与东大街一样长又完全平行的小街,象征凤凰的两个翅膀。在大街的东头有一座大庙,象征凤凰的头。庙的前后各有一口井,象征凤凰的眼睛。在父亲很小的时候,这里有个不小的庙会,方圆十里八乡的人们到这里来赶庙会,久而久之,这里成了一个重要的区域交易市场,逢五排十到这里赶集的人们络绎不绝,呈现出一派繁华景象。

    我家住在平原地区,受到了儒家文化千年的熏陶在,不能说封建而是保守,我们这个村有很多的故事,从解放前到解放后都是传奇性的小村子,因为每次都在老人口中听到种种时件,也勾起了我的兴趣所以把这些故事整理了一下,供大家无聊时消遣一下。

    图片 1

    那去看什么呢?中国游览N必去之一那就是庙。凡是有灵光菩萨驻扎的寺庙那都是旅游胜地,一来是烧香许愿;二来看看山中风景。中国的菩萨都喜欢山,而且都是名山,所以名山里的寺庙都有大佛驻扎。

    大街东头那座大庙,很大很大,在父亲的少年时代,大概是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这座寺庙随着新文化运动就变成了学堂,他们那代人小时候就是在那大庙里念书的,后来被日本鬼子拆掉了部分建了岗楼,再后来在数次的运动中全部拆除了,留下了一片废墟。据说抗战时期还在这个地方杀了不少的人。到我小的时候,那大庙的旧址就是一片高地和堆积如丘的瓦砾,有的村民还到那儿挖出了不少大如土坯的青砖。在挖过的地方,散落着一些人的头骨或四肢或肋骨等骨骼。还听说张骞寺有家马姓大地主,兄弟俩,分别叫大龙和二龙,是远近闻名的大富户,就凭我小时候所见到的十字街两侧仍然矗立着的带有阁楼的豪宅,以及那据说是马家澡堂旧址上内外墙都抹着洋灰的残垣断壁等等,都显露出了当年马家的富足与高贵。据说其后人出了一些有文化的人,但在“文革”之前就已经和家里断绝了关系,至今不知其踪。总之,这些也都印证了老人们的说法,让我对那些有关张骞寺的传说深信不疑。


    在白鹿原南原上的鲸鱼沟畔有一个村子叫伯坊村,该村原名伯夷坊。听村里八十岁以上的老人讲:伯夷坊的名字与村西头的一座寺庙有关,这座寺庙名曰:伯夷叔齐庙,据说当时的庙宇甚是壮观,占地规模宏大,当地人都习惯称呼为:“大庙”。

    北京的几座大庙以前都去看过,不过没有烧过香,也没有许过愿。没有大事求菩萨先不说,我这不信佛的人上的香,估计菩萨也懒得看。许了愿,万一菩萨真给帮忙办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还,还不还得上。

    前不久,为打开这个心结,我和衡水地域文化研究会的同仁们专程回家探访了仍然健在的老人们,倾听他们对村史的回顾与阐释。

          神灵保佑

    说到神灵保佑很多人都说这是迷信但是我感觉我们村这些老人真的都很相信这些神。为什么呢因为好多事你都不敢相信但是它们确实都真事发生过这次我就给大家说一个事情,不知道是不是迷信但是确实真实发生过。

    图片 2

    图片与本文无关

    说到现在还有一件事得提一下,是文化大革命的原因要“破四旧”很多地方都把神像、庙宇都拆所谓“破四旧”,指的是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拆扒的扒,凡是“四旧”都一个不留,所以我们村在解放后也“破四旧”村里一些激进的人为了突出先进就把瞄准了村里唯一的一座庙,所以打这“破四旧”的旗号要把村里的那个庙给拆了,但是但是村里那些虔诚的老太太为了不拆也都提出了抗议,虽然是抗议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该拆还得拆。

    所以在头天下午里村里就召集一伙精壮的小伙子开会,说明天怎么拆,说是开会就是在街头商量一下,当他们商量的时候,被也坐在路边凉快的一个老头秉山听见了,他感觉挺可惜的因为他小的时候听大人们说过这座庙是显过灵的,在他看来这是得罪神灵但是他也无能为力,不能阻止他们不拆,于是他就回家等到了傍晚的时候自己带着一包黄纸(在我们那是给死去的人烧白纸,给神灵烧黄纸)一柱香去了村中间的那座庙,到了那之后看四下没人就跪在庙前,拿出火柴把香点着,把黄纸点着嘴里念叨着“‘上仙爷’明天他们都把你的家拆了你赶快走吧,这个家你是不能待了,你也别怪他们,现在都兴这个做法,给你烧些元宝好做盘缠,以后有机会再和给你盖上。你的那个画像我就先帮忙收起来了,省的让他们败坏了。”念叨完以后他就把庙里神塑像后面的画像给收起来了,看四下没人就悄悄的回家了。

    也就这天傍晚一个离我们村八九里的地方一个在外面收拾柴火的妇女看见从我们村方向过来一个小老头牵个小毛驴,很老但是很有精神,那位妇女就问“大爷你这是去哪啊,都这么晚了?”,那小老头说“我去走亲戚,我从吕村来的,他们明天给我盖房子我先去我闺女家住一段时间。”说完便走了。

    第二天那伙人果然把那座庙给扒了,但是没有人敢在那个地方盖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话先到这。

    到了1976年那个小老头秉山去唐山看他儿子,他到那以后就住了几天,有一天晚上他做梦梦见一个老头拉着他的手说“你不要害怕我是来保佑你的,你以前送过我,这次我是来保你的。”第二天他还没起来他儿子就把他推醒了,说外面出大事了他出去一看外面一片狼藉,成了废墟,原来发生了地震这就是“唐山大地震”,然而就他一个房子孤零零的立在哪,连隔壁的房子都震倒了,他知道这是神灵保护的他。然后回家他就对着那个自己收起来的神像磕头,后来庙在村里的老人们建议下重盖那个神像也就又回到了新的庙里,而重新盖庙有时另一个故事了。

    图片 3

    庙里的天王

    敬请期待。关注我,我会陆续更新的。

    图片 4

    偶然听说北京有一座法海寺,那里的壁画很有名,值得去看。据说这法海寺的壁画和敦煌壁画有一拼,而且还略胜一筹。即如此说,我就走他一遭,权当预习一遍敦煌文化。

    今年3月20日,星期日,这天风和日丽,我和衡水地域文化研究会的李冰、王运涛和孟德浩三位同仁驱车去了我的家乡张骞寺。去之前,我和村支部书记种文英同志打过招乎。在我们到达队部时,他带领村班子已经请来了90高龄的李红元老人、曾任过村干部的黄玉丑老人、形意拳、八卦掌传人李占雨等,我们几句寒喧,很快转入了正题。李红元老人说,在他小时候村子里留传着一个顺口溜:“张骞寺雾腾腾,十字街赛北京;十字街西头赛过金銮殿,十字街东头赛过正阳宫;跑跑踮踮是淘气,卖国奸臣是张忠。”这个顺口溜虽然有夸张之虞,但也反映出了张骞寺村当年的不凡。说到村东头的大庙,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比如,李红元老人说,当年的大庙叫真武庙,是二进式院落结构,进了里面大院,有一座背北面南前跨一个大走廊、三明九暗的大殿,砖木结构,雕梁画柱、飞檐斗拱,非常宏伟。大殿的柱子很高很大,一个人抱不过来,柱子外面都刷着锃亮的红色大漆,里边供奉着真武大帝及众神仙,东西还各有三间偏殿,寺院的周遭种着合抱粗的松柏,和其他地方我们见过的有名的寺庙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后来,这些都被拆毁了,据说拆下来的木料拉到了深县城里建了礼堂和县府,还有位桥镇原来的大礼堂用的大柱子也是从这里拆走的,至今犹在。难怪那时的村民们看到大庙一次次地被拆毁、一次次因这座寺庙而伤心受累,编出了两句顺口溜:“庙多不如庙少,庙少不如庙倒”。

    史料传载:伯夷、叔齐,是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父亲想立叔齐为君,等到父亲死后,叔齐又让位给长兄伯夷。伯夷说:“这是父亲的意愿。”于是就逃开了。叔齐也不肯继承君位而逃避了。国中的人就只好立他们的另一个兄弟为君。正当这个时候,伯夷、叔齐听说西伯候姬昌敬养老人,便商量着说:我们何不去投奔他呢?等到他们到达的时候,西伯候已经病逝,他的儿子武王用车载着灵牌,尊他为文王,正向东进发,讨伐纣王。伯夷、叔齐拉住武王战马而劝阻说:“父亲死了尚未安葬,就动起干戈来,能说得上是孝吗?以臣子的身份而杀害君王,能说得上是仁吗?”武王身边的人想杀死他们,太公姜尚说:“这是两位义士啊!”扶起他们,送走了。武王平定殷乱以后,天下都归顺于周朝,而伯夷、叔齐以此为耻,坚持大义不吃周朝的粮食,两人便沿渭河西上,最终到了炮里以西的首阳山并隐居于首阳山上,采集薇蕨来充饥。但首阳山上的野菜虽多但很难供给人体所需营养,两人日渐消瘦待饿到快要死了的时候,作了一首歌,歌词曰:“登上首阳山,采薇来就餐,残暴代残暴,不知错无边?神农虞夏死,我欲归附难!可叹死期近,生命已残!”最终就这样饿死在首阳山上(今地址已改为寿阳山)。伯夷坊村地处寿阳山以东,北临鲸鱼沟,据传该村就是伯夷,叔齐隐居和安葬之地。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二位先贤,便在此地修建伯夷叔齐庙以示敬仰,伯夷坊的村名也就由此而来。

    当天一大早,驱车上了阜石路向石景山方向开去。这阜石路可不比从前了,现在都修了高架,全封闭高速路。这回可以有效缓解西长安街的交通压力了,从西四环定慧寺桥就可以直接上阜石路高架。

    后来,我们驱车在这个自古规划考究的村庄转了一圈,又到大街东头的寺庙旧址现场查看,那里依然是一块高地,比四周的地面都高出很多。高地上新建了一间不大的小瓦房。这是前些年百姓们自发修建起来的一座小庙,也算是当年那宏伟的真武庙的沿革与象征吧!在这座小庙的房檐下有个碗口大的通气孔,我们透过这个通气孔,拍下了里面挂着的真武大帝画像。在小房子的周围仍有很多瓦砾,也偶见一二块菱角圆钝的大砖。可见,这个村子里的许多传说都是有理有据的,这里的街道确如人们所说,很象是一支展翅飞翔的凤凰,这里确实曾有过一座规模不小的寺庙……。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的探访活动暂告一段落,告别了乡亲们,踏上了返回的行程。为了不辜负乡亲们的厚望,也是为了抛砖引玉,我便将这次匆忙的探访整理出了一篇文字。其实,这仅仅是冰山一角,还有大量的东西需要深入挖掘,比如张骞寺村名的来历,马氏家族的兴衰史,马氏子孙今何在?种氏商号的走宫史,形意拳、八卦掌的传承等等,都有待于进一步挖掘和研究。

    图片 5

    从金顶街出口下了高架,再走一段109国道就到了模式口大街西口。说是大街,其实也就是不到十米宽,两边都是平房,和城里的胡同差不多。但是,你别小瞧这模式口大街,它可是过去的京西古道。云南那边有马道,这京西古道走的是骆驼队,老舍笔下的祥子每年都要从这里走过几次。这模式口在古代曾经当过蓟国都城,后来就成了一个村落,被京西古道从中间穿过。模式口村坐落在翠微山南麓,这京西古道当然也就是沿着山势行走,并没有东西南北一定之规。京西古道在明清时代是运送煤炭柴禾的,没有什么达官贵人每天上下奔走,村里的店铺也就是给祥子之流准备点买卖,肯定没有百乐门那样的旺铺。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伯坊村的伯夷叔齐庙建于何时,兴盛于何时,又是何人带领所建已无从考证,听村里老人讲当年庙宇建筑规模宏大,青砖碧瓦,大体的建筑格式为:坐北面南的砖木式结构,整体有前后大殿三座,东西各有厢房长廊,碑亭石刻,庙前有砖雕六角高塔一座与伯夷叔齐庙遥相呼应,庙门上方有一匾额题字为:“伯夷叔齐庙”,五个大字为金边纂体书法。山门后面有三间宽体大殿,供有菩萨圣像数尊,后面正殿则供奉,伯夷叔齐二位先贤圣像。庙内有僧人长期居住看守,每逢初一,十五,原上原下进香朝拜者众多,寺庙周边小吃商贩云集于此,热闹非凡。每逢雨过天晴老人们讲:站在伯夷叔齐庙的门槛上便可以远远望见长安城东门(今西安市东区)。这便是民间所说的:“风水宝地寿阳山,卧看长安白鹿原”。

    到了大街路口一看,路口立着两个水泥桩子,显然是不欢迎车辆进入。下车上前一打听,原来里面早已成了早市,村民每天从外边趸来各式吃喝拉撒睡用品当街占道叫卖,附近首钢宿舍的剩余工人则穿街走巷选购每日所需。即如此,我就只能把车停在口外的109国道辅路路边,这一段叫做石门路,和上海的那个石门没一毛钱关系,这里说的是石景山到门头沟之路。

    图片 6

    我们顺着大街向里走,沿途除了看看小摊,也看看两边的房子。大部分都是改翻建以后的平房了,但还有一些老式大杂院,甚至有一户大宅院,门口还有石头门墩,门楣上还有彩绘遗址,门里面居然影壁还在。

    历史上的伯夷坊由于地处白鹿原上,地势较高,故无有战火兵乱入侵。当时的伯夷坊上下村保留的古建筑较多,上村的几座古庙宇和下村东头的魁星楼(当地人称:楼楼庙),村子中心的观音庙,下来就是村西头的伯夷叔齐庙和庙前的高塔。据老人回忆这些庙宇里的菩萨相当灵验,在当时的白鹿原上可谓名声在外,原上原下甚至外县的信众都是慕名而来。然而就是这些凝聚了先辈几代匠人心血的宏伟建筑在文革时期也一个个在劫难逃,所有的庙宇古建筑作为“破四旧”遭到毁灭性的破坏。村里老人回忆当时的百姓都是含着眼泪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建筑被摧毁,佛像被推倒,无能为力。这里面最令人惋惜的宏伟建筑当属伯夷叔齐庙和魁星楼了。随着时代的变迁当年的建筑已经不复存在,在原来的遗址上都已经盖起了民房。现在唯一见证了当年辉煌时期的一株槐树还依然屹立在村子东头魁星楼的原址上,而且已被列为“陕西省名木古树”标号保护了起来。

    我们向村人询问法海寺是哪个方向,得知往前走。我们又问是欺负白娘子的那个法海吗?答曰:就是他。佛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幢婚”,这法海死活非要拆散人家白娘子和许先生,真是坏人。

    图片 7

    走到半截,看见一座田义墓,好像是村级文物保护单位。据说这田义是明万历皇上的掌印太监,西方国家掌玺的都是大臣,万历却让一太监掌印?一查证,这田义不是普通太监,是叫宦官,享受四品待遇。掌的也不是“老子天下第一”大印,而是“验”印,就是咱们现在屠宰场在猪屁股上盖的那个印。田义是死在工作岗位上,算是因公殉职,万历皇上将他厚葬,规格蛮高的,据说万历皇上还掉了眼泪。

    近年来随着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宗教信仰和古建遗址保护意识也大大增强,前几年在伯坊村村民的呼吁和努力下已经在本村中心原观音庙的遗址上修复起了一座观音庙,每逢初一十五也是香火旺盛信众不断。特别是在当下,随着陈忠实小说“白鹿原”改编的电视剧热播之际,白鹿原上更是得到了大批游客的关注,旅游的人也是不断增加,慕名而来,伯坊村更是有着靠近风光秀丽鲸鱼沟的先天优势,原生态无污染的鲸鱼沟泉水,茂密的竹林,名声在外的炮里原西瓜,现在还有村民自己建的农家乐,纯正的野味更使您留恋这块宝地。现在村民的愿望是如果在条件和经济能力的允许下期盼着政府或者社会上的有志之士或有开发旅游意向的朋友,贵宾,能借着伯夷坊这块有着厚重历史文化铺垫的地方将昔日宏伟建筑,伯夷叔齐庙重新恢复起来,带动当地旅游。

    再往前走一里地,往山上一拐,就到了法海寺。

    图片 8

    图片 9

    伴随着近年来的原生态旅游热,各个省市都在开发新的旅游项目,在全国各地也有好几处伯夷叔齐墓,到底哪个更准确还在争议之中。且不追究伯夷叔齐二位先贤是否真的如民间人们所传说的安葬于白鹿原上的寿阳山,但值得肯定的是,当年伯夷坊村西边高大宏伟的伯夷叔齐庙是真实存在有史可查的。由此可见伯夷坊这块地方肯定在不久的将来,白鹿原,鲸鱼沟旅游热的有利形势下,前景是乐观的。衷心的期盼着更多有志之士到村里来走访考察,但愿能借着白鹿原上旅游热这阵东风将物产丰富的炮里原建设的更加美丽,更期盼着能将人们心中依旧记忆深刻的伯夷叔齐庙和它昔日的辉煌,尽快能以实物的形式展现在原上父老乡亲的面前,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壮举,铭记史册造福原上民众。

    别小看这个法海寺,这可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呐。

    2017年6月20日

    图片 10

    图片 11

    法海寺门票20元,但是要看壁画真迹的话就要100元,有真人解说。我们当然要看真迹。

    据记载,明英宗朱启桢的太监李童一心想给皇上修一座御庙,偶得一白衣术士托梦告知京西一块风水宝地正堪此用。李童便遍寻京西各山,终在模式口发现一座破庙叫做龙泉寺,这龙泉寺的所处正是白衣术士梦中所言,毫无二致。李童便以朝廷的名义征用了此庙,开始大动土木。那是明正统四年的事情,五年之后,法海寺落成。李童修建此庙时,动用了大量朝廷资源,包括钱粮和人头。各式工匠不一而足。

    其实这法海寺和那个坏和尚毫无关系,它借意“法海无边”。法海寺距今已有五百多年了,可是据考证,这大雄宝殿前面的两棵白皮松却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应该是前面的那个龙泉寺旧物。

    图片 12

    这个庙和全国所有其它寺庙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不接待香客,大雄宝殿门户紧闭。

    图片 13

    法海寺的任务不是旅游,而是文物保护。这大雄宝殿里面就是中国保存最完好、最精美和最高级的壁画,门票价格要控制在不让烧香的人进来,而喜欢看壁画的人又进得来的水平。

    法海寺壁画和敦煌壁画不同,敦煌壁画属于洞穴壁画。法海寺壁画和山西芮城永乐宫壁画属于一类,叫做室内壁画。永乐宫壁画和敦煌壁画都是民间作品,而法海寺壁画是皇家作品,所以它们在质量、画法、材料等各方面都完全不同。但是,法海寺只有在大雄宝殿里才有,规模上比不过那些。

    法海寺大雄宝殿的墙面经过了特殊处理,据说里面添加了不止常见的糯米浆,而且还有羊毛。解说员说是羊绒,我认为应该是羊毛,从力学角度说,羊绒的效果肯定没有羊毛好。这就相当于现代的钢筋混凝土预应力结构。所以,经过了五百多年历史,以及期间大大小小多次地震,大雄宝殿的墙面仍然没有脱落,壁画也保存得完好无损。只是在墙体和柱子之间有少量裂缝。

    大雄宝殿的所有门窗都用厚实的帘子挡起来了,为了不让壁画受紫外光损害;控制客流也是为了保持室内空气平衡。工作人员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冷光手电筒,可以用来照明,解说一圈下来以半个小时为限。

    法海寺壁画的颜料也是采用矿物质的,还有纯金纯银。它的画法和别处不一样,它叫做立粉堆金,线条都是用颜料堆出来的,即使是很细的线条也是这样,颇有立体感。皇家画匠可以采用更高级的颜料,所以即使有一些退色,法海寺的壁画到现在仍然栩栩如生。皇家画匠的手法和技艺都要比民间画匠高很多,所以这些壁画更加细腻,也更传神。另外,这里的建筑和壁画艺术综合了中华佛教和藏传佛教的特点,体现出不同的风格。特别是曼陀罗式样的藻井,完全是藏传佛教的风格。画中的人物也有很多西藏唐卡的风格。

    大雄宝殿内,东西北三面墙和佛龛后背墙上都有壁画,画的是礼佛护法,多是佛经中的菩萨,也有天帝、天后、侍女和童子,甚至有明代世俗人物。整个图画线条飘逸、花纹精细,人物神态各异、生意盎然。特别是佛龛背后的三副佛像,水月观音、文殊和普贤三位菩萨,端庄肃穆。殿内一共九幅壁画,体现出各种情绪,有菩萨的庄严,有帝王的威严,有武士的威武,有女性的美丽,有童子的天真,也有百姓的平和,呈现出一派欢乐和谐的气氛。

    听完解说,我们问讲解员,这么漂亮的壁画是如何躲过文革浩劫的?据说当年的管理员就是本村人,来破四旧的红卫兵也是本村人。红卫兵受命前来破四旧,管理员就和他们商量,最后结果是把佛龛上的石佛像和东西两侧的罗汉塑像打倒在地,红卫兵也好交差了,管理员也保住了最珍贵的壁画。近年,政府又拨款重修了寺庙,又有信徒,不对,应该叫施主,捐了三座木质佛像。

    历史上,明代的时候这座庙是皇家寺庙,不对百姓开放。清代的时候,清帝看不上太监修的庙,就慢慢边缘化了。到了现代,百姓不知它边缘庙里的菩萨是否灵验,也无人来拜。因此,法海寺一直就不是大众化的宗教、旅游场所,保持了一份清静,也保住了一件珍宝。

    大雄宝殿里的真迹不让拍照,我们就出来在庙里梭巡。小卖部里没有茶水供应,只好向服务员讨了一些他自用的私家茶喝。小卖部里出售敦煌壁画复制品。

    图片 14

    还有不知哪里佛像的头部复制品。

    图片 15

    还有88年印刷的画册,当时一共印了300本,100元一本。现在还剩100本,350元一本。文物所所长说省着卖,你要是不把他说高兴了,他就不卖给你。据说有人想五万块钱都买走,所长还不卖给他,就卖给他一本。

    大雄宝殿的后面是药王殿。

    在其它大庙里,药王殿大多是在边路上,这里的药王殿是在中路上。

    图片 16

    药王殿里展览着一些大雄宝殿壁画的复制品,一来供人在暖光下瞻仰;二来也是让我等憋不住要拍照的人过把瘾。

    这是那幅水月观音。

    图片 17

    礼佛护法图局部。脑后有光环的是佛和高人,其他的是俗人。

    图片 18

    看看这个侍女。

    图片 19

    佛的脚前有狮,脚后有豹,象征“前事后报”。

    图片 20

    裙带飘逸。

    图片 21

    世俗乡绅。

    图片 22

    三人行,必有我师。

    图片 23

    菩萨飞天。

    图片 24

    如来佛。

    图片 25

    这复制的壁画比真迹差得很远,没有完全反映出原画的风采,当然也没有立粉堆金的那种立体效果。再加上我摄影技术所限,这些照片完全不能再现壁画真迹的面貌。

    从药王殿出来再往上,就是最后的藏经楼。这法海寺里不知道藏有多少经书。

    图片 26

    法海寺规模不大,游客也不多,而且没人烧香,真是一个好去处。这个地方不是旅游的地方,却能看到当今独一无二的壁画真迹,真是不枉此行。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有故事的村庄,法海寺看壁画

    关键词:

上一篇:残荷的美,水彩风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