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年前的回忆,角落里的女孩

年前的回忆,角落里的女孩

发布时间:2019-06-30 11:33编辑:情感话题浏览(52)

    我走到池塘边,看见蒲公英飞起来,不知道飞到那里去?

    夜里,夸夸连续不断的咳嗽,把他自己的影子给咳醒了。影子爬起来,见夸夸睡得很香,心想:平时自己总是跟着夸夸,从来没有独自出去玩过,现在可真是个好机会。影子想到这儿,捂住嘴直乐,然后穿上夸夸的鞋,就悄悄出了门。 影子走在大街上,不知先玩什么好。大街上空空荡荡,只有几辆卡车开来开去。 咦?前面好像有个人。影子赶快走上去,故意把两只鞋踩得啪嗒啪嗒响。 那人回头看看,没见什么,就继续走,可那啪嗒啪嗒的声音又跟了上来。 妈呀,鬼来喽!那人双手抱脑袋,喊叫着逃得飞快。 影子乐了,影子好开心,它觉得这样玩实在太有意思了。大街上再没有什么人了。影子还玩什么呢?对,去敲别人家的门。 影子走到一户人家的门前,笃笃笃笃敲起门,好长时间,里面的人被敲醒了,大声问:谁呀?深更半夜的? 影子听了,不响,继续敲:笃!笃笃! 屋里的灯亮了,那人打开门,不见有人,他很奇怪,把头伸出门外东看看,西瞧瞧,忽然他缩紧脖子大叫:鬼敲门!是鬼敲门!慌忙把门砰地关上了。 影子乐了,影子好开心,它觉得这样玩实在太有意思了。 影子走在大街上,它继续想着还要玩些什么新花样。想着想着,影子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那天下午,夸夸在幼儿园刚起床,正弯着腰系鞋带,这时,大胖边扣钮扣,边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他装作什么也没看见,把夸夸一下撞倒在地上,还故意压在夸夸身上不起来,想把夸夸压成个肉饼。当然,影子也差点给压得闷死。对,我现在就去大胖家里,捉弄他一下。 影子来到大胖家,它只要贴着地面,就可以从门底下爬进去。 大胖睡得呼噜噜响,嘴边的口水流了一大滩。影子见了,皱皱眉头,觉得好恶心。它在屋子里转一圈,找到一块黑布,就轻轻地往大胖脸上一盖。 嘿!黑布会让大胖做恶梦的。 谁知,黑布刚盖上大胖的脸,影子的脑袋上就挨一大拳,又听呼的一声,盖在大胖脸上的黑布也不见了。影子揉揉发昏的脑袋,扭头一看:啊?是大胖的影子,它怎么也醒了? 大胖的影子是被大胖打喷嚏打醒的。它凶凶地说:你好大的胆,想来捉弄大胖? 夸夸影子狠狠地说:谁让他总欺侮夸夸⋯⋯说着,就冲上去抢那块黑布。 两个影子在房间里大打起来,反正影子打架没有声音,你一拳,我一脚,它们打呀打吁,一直打到没了劲,才双双倒在地上,累得直喘气。 哎呀,不好,大胖的床在咯吱咯吱响,是大胖在翻身,他大概要小便了。 果然,大胖起身打开灯,端起痰盂,闭着眼睛,垂着脑袋,哗啦哗啦起来⋯⋯ 两个影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还好,大胖小完便,也没发现自己在灯光下没了影子,就又爬到床上,呼噜呼噜睡着了。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受伤了也不闪泪光……”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熟悉的影子——王悦。

    图片 1

    她,蒲公英走了,十年了,没见了,你家还在,却没有一个人住了,你都搬到邵东去了,十年了,一眨眼过去了,三千多天没见你,蒲公英,你到底落到哪里去了,没有你的消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曾爱过你,担心,你啊!我知道我曾深深辜负你,深深的歉意,我没有说:我爱你!

         “你这个瘸子,离我远点,别碰我。”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是那个平时调皮捣蛋,脾气还不好的吴磊了,他每天不学习还总是欺负别人,王悦能碰上这么一个同桌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正这样想着,突然彭的一声,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打了个哆嗦。转头一看,王悦已经坐到了地上,泪水在眼眶里,而吴磊却坐在那块哼着小曲儿。我心想:“如果我是她,早就一巴掌上去了,她怎么不还手啊,哎,真是的,这吴磊怎么能这样啊,真是为王悦打抱不平。”正这样想着,我的同桌王小雅推了我一下说:“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老师都到门口了。”我这才回过神来,说:“没事。”

    文/影月笙歌

    你远嫁了,我可是十年还单身贵族,我后悔,蒲公英,我对不起你,回想起你,你坐在门前,幽幽看看我,想我说爱你娶你,可是我…没有说:我只是和你说说我的理想,我的新语,看见你的泪水滴滴落,蒲公英,你在哪里,哪里是你的家,现在我站在你门前,你在哪里啊!我的泪水一滴滴落,十年过去了,我老了,我已无人可爱我,理想却去了,我已是一个流浪归来的浪子,你在哪里啊!十年了,不见了,你一定儿女满堂了,蒲公英,你在哪里?

         放学后,按照以往的惯例,王悦总是最后一个出教室,我本来打算跟王悦一起回家,顺便跟她聊一聊。没想到一放学就被小雅拉出了教室。春季的阳光真的好舒服,空气是那么清新,微风轻抚我的脸颊,小路两旁的柳条随风舞动,偶尔还能闻到小草的味道。小鸟在枝头唱歌,白云为蓝天点缀,描绘出美丽的画面。“快走啦,回去吃完饭,睡一觉,下午还得上课呢,不然下午睡觉,被班主任抓住就麻烦了,我可不想再叫家长了……”。小雅一直说个不停,我一只手拉着她,另一只手很自然的放进上衣兜里,我突然感觉少了点什么,我想了想:对了,钥匙,我的钥匙没拿。我停下来对小雅说:”我钥匙没拿,要去教室一趟,我妈今天不在家,我弟还等着我回去给他做饭呢,要不然你先回去吧。”跟小雅道别后,我向教室走去。当我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偶然间听到教室里面出来了声音,仔细一听,有人在唱歌,那声音真好听,我推开门走进去,却看不到人,只听到了歌声,我向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然而,就在教室右边的角落里看见了王悦,她见了我,猛地一下站了起来,眼里的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花花,明天我们去后山玩吧。”

    我走到门前,无意识敲了门,空敲月下门,没有人住,我只是傻傻人,傻傻回忆,我的泪水雨下,蒲公英,你在哪里,看见你在枣树下笑,说:“老树木,你看我吧!看我的脸,为你鲜艳…”我回过来说:“英子,你好可爱,可爱的影子…”我忙忙走过去,不见了蒲公英,我跪倒地上,抱着枣树,眼泪让我迷糊,麻木了,哭泣说:“英子,你在哪里,影子啊!

         我说:“你怎么了?怎么还不回去?”她看了看我,说:“我不想回去,”我说:“为什么?”王悦哭着说:“我的父母离婚了,那年我16岁,妈妈开着车走了,我一直追,结果就出了车祸,我的腿就成这样了,我妈还是把我抛下了,到后来我的爸爸给我娶了个后妈,后妈带了一个女儿,她每天打我,她的女儿每天都欺负我。”说着把袖子挽起来,我惊呆了,她的胳膊上都是一条一条的青的发紫的印。她接着说:“家里人不喜欢我,学校的同学们也不喜欢我,一直以来都是我一个人,难过了,受伤了,就躲在角落里唱歌,我特别喜欢这首《隐形的翅膀》”因为她可以让我很坚强。”

    “嗯,好啊,不过要晚点才可以。”

    你是我一生无法忘记的影子…英子…你在哪里啊?…我…好想你…”我使劲捶打枣树,枯萎的树叶点点落,落在地上,打在我心上,打累了,哭累了,我伏在枣树上抽泣,岁月不扰人,总是失去十年之后,才明白,我那没有说出口的爱,没有珍惜的情人,人啊!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很高兴成为你的朋友”她一下子把我抱住,哭了,那是我跟她距离最近的一次,也让我真正了解她。

    花花和宏远在湖边坐着,赤着的脚轻轻拨弄着水面。落日西沉,渐渐掩了容颜,只余霞光,为这片湖施了粉黛。

    我就是这样,我使劲站起来,一摇一晃的走回去,我的家在哪里,回头看见蒲公英在那门前等,等不到我这个负心人…看见她在枣树下,笑我十年才明了,再也难见你了,相见你也是人妇人母,只有我依然孤独…回去…我也回去。

         

    春天来了,后山坡开满了蒲公英花朵,可他们还未能一起去欣赏过呢。每年春季的这个时候,他们都要跑到那小山坡上,尽情玩耍,只不过,这个春天来的有点晚,但蒲公英花竟按时开放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们该走了,花花说。

           

    宏远看着暮色,留恋不已,再呆一小会儿,好吗?今天,我不想这么早回去。

    从未听到宏远这样恳求的语气,花花刚站了起来就又坐了下去。

    “花花”

    “嗯?”

    “你以后想做什么呢?”

    “以后吗,以后还好远呢!我也不知道,长大后的事情要等长大了才能知道呢。”花花不想去想长大后的事情,她觉得,现在的时光正好,大人的烦恼多着呢,虽然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烦恼。

    “那我明天吃过午饭后来这里等你,你要记得啊。”

    “嗯,我会的。”

    又聊了一会,沉默了一会,这两人才不得不离开。

    花花回到家已经很晚了,要是平时,父母肯定会开口大骂的,但当她回到家时,父母还在吵架,也就顾不得她了。

    她看了看饭桌,只剩下残羹冷饭,她有点饿了,可不想吃。

    花花半夜醒来,听到了摔门的声音,然后是妈妈歇斯底里的哭喊,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花花注意到父母之间浓浓的火药味,战争终究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第二天,花花醒得很早,是被饿醒的。她看了看妈妈紧掩的房门,知道妈妈还没起来做饭,就自己去找东西垫垫肚子。

    已经日上三竿了,花花妈妈还没有起来。花花隔着房门叫,没有动静。她推开门,看见妈妈蜷缩在床上,她感觉不对劲,摸了摸妈妈的额头,好烫,妈妈发烧了。

    家里从没有备药的习惯,买药也只能穿过小路再到镇上去买。

    爸爸依然没有回来,她只能去找大伯。敲了敲大伯家的门,领着大伯来到家里。

    大伯让她好生照顾妈妈,他去镇上买药。

    终于,药买来了,却不管用。大伯只好带着她们去镇上让镇上诊所的大夫给瞧瞧。

    大夫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要打点滴去热。

    她们到家时,都快十点了。花花突然想到宏远昨天约她去小山坡看蒲公英,这么晚了,只能明天去找他了。

    花花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梦里看见蒲公英漫山遍野地飞。

    第二天,花花来到小湖边等 ,却一直没有等到宏远,他不会生气了吧?花花心想。

    回到学校上课那天,花花注意到宏远的位子一直空着。难道他也生病了吗?

    放学后,花花飞一般地向与家相反的方向跑,她要去看看宏远。

    可宏远家的门上了锁,她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着。然后走来一位老太太,她好心地告诉花花,丫头啊,这家人昨天一早就搬走了,听说要到大城市里呢,你别再这里等啦,快回家吧,他们不会回来了。

    他们不会回来了,不会回来了,花花在回家的路上,耳畔一直回荡着这句话。他们真的不会回来了,花花终于忍不住掉了眼泪。

    后来,花花一个人去了后山看蒲公英,微风的吹拂下,蒲公英弥漫在空中,和梦中的简直一模一样。以后,再没有宏远了。

    七年后,一个大男孩走进了这村子。

    七年了,花花,你还记得我么?

    此人就是宏远,他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长高了许多,脸上轮廓分明,带着几分坚毅,真是成熟了很多呢。

    他回来了,依靠着有些模糊的记忆来到了花花家,他站在花花家门口,不知所措,该怎样打招呼呢?他纠结了好几分钟。

    这时,门突然打开了。

    花花婶,他有礼貌地叫道。

    花花妈妈仔细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孩看了一会,呦!是宏远啊,看看现在长得,已经是个大小伙了,我都不认识了呢!

    宏远向花花妈妈问好,聊着自己搬家之后的事情。

    花花呢?宏远终于问。

    花花啊,她在村西头呢,哦,你还不知道吧,花花已经嫁人了呢。可惜了,你们小时候玩得那么好,竟没能来喝杯喜酒。你走之后,花花还哭了呢。

    嫁人了,这么早就嫁人了?宏远不敢相信。

    对啊,都三年了呢,可惜还没个孩子。你呢,看样子还没有成家吧?城里的娃子到底不一样啊。

    宏远听得出了神。花花婶要留他在家里吃顿饭,他推脱说有事,只是顺便回来看看。

    临走前,花花婶特意告诉他,花花在村西头,绕过一个湖,最后一排第三家就是。

    宏远走着走着,走到了湖边。湖水尚清澈,宏远的脸映在湖面上,风来了,就把脸吹皱了。冬去春来,心中的寒意却陡增。

    他去了小山坡,做最后的告别。

    当他到达那里时,早已看不见蒲公英了,它们似乎随着他们童年的美好时光一同消失不见了。

    他走到一块大石头前,费力地蹲下,伸出手拨开丛生的杂草,上面有什么呢?

    什么也没有。

    终于,他走了,没有见花花一面就走了。

    此时,花花将饭从锅里盛出来,她的丈夫大宇从外面回来了,对她说,我刚刚从后山经过,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真像宏远,不过他走得很快,也没能去认。这家伙,当年从村子里搬了出去连说都没说一声,回来了怎么也该看看我们。

    花花听着,没说话。

    自从宏远走后,花花的生活似乎完全改变了。爸爸走后就没有再回来,像宏远那样,从她的生活中销声匿迹了。

    花花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家里也只能供两人的吃喝用度,于是花花上了两年学就不再上了。

    长大后的花花很漂亮,没有了小时候的婴儿肥,家里陆续有人来提亲,但花花一直不同意。

    终于有一天,大宇对她说,花花,嫁给我吧。我知道你喜欢蒲公英,咱们把家后面那片地都种上蒲公英好不好?

    嗯,花花点了点头。

    以后,花花便不再去后山了,因为后山已一片荒芜。

    吃完饭,花花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院子有块空地,已经有一棵蒲公英开了花。

    花花手里拿着做衣服的布料做针线活。

    来年三月,孩子出生了,取名英子。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年前的回忆,角落里的女孩

    关键词:

上一篇:顾符稹山水画作品,听郑五愔弹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