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待你长发及腰,没有在一起

待你长发及腰,没有在一起

发布时间:2019-06-29 15:55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62)

    编辑荐:作者失恋后的释然,文笔优美。我们,没有在一起,也好。

    编辑荐:缘来上苍作弄,缘尽晨风暮雨。好羡慕你能拥有别人的天长地久,一笑而过爱恨酸楚回忆的毒,开满罂粟飙着泪的光速一个人栽进孤独。

    编辑荐:也许,也许也可以在人海中遇到一个谁。天涯海角伴你到海枯石烂,一山一石的脆弱,一生一世的诺言,总也可以预见那段曾经,那段将来。

    编辑荐:还相信爱情么?相信,待你长发及腰,也许就可以遇见那个人,若那个人迟迟不曾到达。便挽起长发,卷起长袖,在夕阳中细数迟暮的星辰。

    多少次,从梦魇中醒来,痴痴的回不过神,只是,在那里,依旧还有你。云淡风轻的笑颜,被路过的春风轻轻带走!

    别人的天长地久

    我以为的安宁,就是累了可以彼此温暖;冷了可以互相慰藉。抱着彼此的怀抱,可以安稳的睡去,知足的醒来。

    养了五年多的头发,已是长发及腰。这一刻真的下定决心,要剪掉。曾经以为长发的新娘可以很美,有长发盘起,便是你的唯一。

    不再眷念,不再痴迷,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枷锁,我爱的你,爱的你们。你爱的我,爱的我们,是否,也曾是彼此心尖的那个。

    -木梓桐

    又是雨天,足够的冷艳和湿润,终于不再早晨醒来满是鼻血,终于不会在半夜因为喉咙干涩,坐起等着一壶水烧开,慢慢凉透才可以下咽。却在如此的夜晚,任思绪泛滥。

    真的决定了,不是在你离开的时候,也不是在最伤心疼痛的时候,是放下了,觉得自己可以有一个新的状态去生活,去存在。

    我们,没有在一起,也好!

    痛,一阵紧似一阵,总以为早已麻木,总以为还在坚强。

    还是想你了,终又想你了,我以为我习惯了,我以为我忘了,我以为我可以一个人的。还是在醉眼迷蒙中想念肆意,那么孤寂,如此孤单,还是想念着一个怀抱。

    我在等那个可以让我依靠的你,等了那么多年,怎又何妨再多等几年。若此生等不到那个他,即便长发及腰,从头再来又如何。等到下一次的长发及腰,你不在,三千烦恼丝便依旧付于红尘,随风而逝。

    总是夜夜思念,在午夜梦回,惊醒的那刻,有泪滴滑落,是你触碰不到的温度。可以不在乎的,但是那份孤单,根深蒂固,被写进生命的每一个断层。

    人与人的相遇、别离,缘来则聚,缘尽就散了。

    几杯酒下肚,我以为的愁肠早已随风早已不再,我以为的你的离开,你的抛弃,再也不会随着风霜降临,再也不会念及。我已经忘记很久了吧,很久很久了,没有记起。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若住不到你的心里,都是客死他乡。”

    又将深秋,离开你的季节已经轮回过几段牵绊。在来不及靠近便已走远的年月,在远方,可还有彼此的信笺,可还有落日里拉长的身影。那年,陪你一起走过的窗前,而今夕阳依旧,只是少了那份青涩和依恋!

    即便有太多的酸涩,我以为自己可以足够坚强。看着别人的离开,要由我来传达,心底的疼痛,抹不去的裂痕。

    脑袋是清醒的,只是四肢不太听使唤,醉眼迷蒙中,还是想你。阿爸,阿妈,阿姐,阿弟,担忧的是我嫁不出去,可惜我的心,卡在那里了,只是不愿意将就而已。错过了那么久,找寻了那么久,只是不愿意将就而已。

    漂泊的姿态,只是我们都需要成长,天涯陌路,遇见的谁,都是美好。淡忘的谁,都是过客。天涯飘零,浮草孤萍,便各凭本事,浮游天地间。

    我们的路过,终究只能够擦肩,没有谁的年夜必须与你夜夜相守!

    我们都是浮萍,在人海里随着人潮起起落落。别离,不管什么理由,总有一丝锥心。

    我爱的你,爱的你们,担心我过的不好,担心我嫁不出去。也许我自己也是这么担忧的吧,也害怕吧,只可惜我想要的是那个对的人,那个愿意一生一世相伴的人。

    买了一个戒指,戴在右手的无名指,只是在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给自己买了一个金鱼的项链,不害怕孤寂的触摸,没有谁的生命,总是可以绚烂。不在谁的身边,可以过好一个人的生活,也是一种修养,一种珍惜,一种美好。

    雪域高原的冰凉,即便在夏天,也是彻骨的凉意。抓得住的那一缕温暖,只是左手握着右手的慌乱和平静。渐行渐远的背影,终成陌路。不是我不再爱恋,只是抽身而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无足轻重。不用浅薄,敷衍自己,也不用卑微冷漠从前和以后。那里,你来过,你走远;这里,我张望,我放手。

    人海里不曾遇见,是否也便不再惋惜和珍重。

    处在命运的漩涡中,握不住的流转和岁月,一转身,总是匆匆而过。我们可以留得住自己的韶华易逝,可以留得住青葱岁月悠悠么?

    人海里孤单落寞的女子,一个人,也要把生活经营成画,如宋词般婉约,如唐诗般豪迈。每一个女子,都应该有自己生活的小情调,不为讨好谁,只为自己。

    呼啸的柳枝,从脸颊拂过,坠落,变成一地星光。昂起头,飘零的落花,被秋意带走。不曾到达,便已远去!

    我以为自己是开心的,却被心底那无边的伤痛折磨得没有退路,只是看到艳阳,也能惊羡于自己还活着。有那么一刻,心情是空白的,因了这一秒的空白,也是宁静平和的。

    困在生命里,困在季节里,你的自己,可还好?

    收到爱了5年的某个谁的留言,告诉我曾经从我这里借走的钱,会再以后的某一天经济宽裕了悉数归还。静默的看着,看了好久好久。曾经在决定分开的时候,也挣扎过。5年,一个女子最唯美的5年,青春中最迷茫无助的5年,也是生命执着脆弱的5年。我们相互扶持,你熬成了某总监,我也变成了某怨妇。终也放弃,只是因为累了。分开的时候,你只有怨恨,其余只字未提。多年后,看着你的留言,竟有感叹。此刻心底的那一点点波动,也在看到那几句话之后冷却。是不敢爱了么,还是心灰意冷。其实都不是,是在告诫自己即便年纪大了,也不能再似从前选择将就。

    我们,没有在一起,也好!

    生命、生活,给予我的,我在一点点拾起,又一点点放下。欢喜或是疼痛,在泪干的时候,便已虚脱,沉沉的睡去,醒来又是一天。

    真的迷惑了,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不知道爱的是什么,也不明白自己活着为的是啥?遇见过的你,的你们,是不是真的从此再也不见,再也不记得。

    那年陪你走过的318,而今又是秋季,又是蔓延的金黄,在苍茫的雪域,掩映山峦,蜿蜒曲屈。还记得大风中飞舞的发丝,还有模糊的背影。想你么,再也没有了,从你的世界路过,在你离开的一年中,哭干眼泪,夜夜梦魇。而今,又是深秋,想起的却只是美景,再也没有对你的哀伤,即便想及竟也只有美好。

    你的城市,霓虹灯闪烁,华灯初上,你却还在奔流于人海,匆匆人流中,只是蔓延的陌生。有我的城市,丝丝坠落的想念,被大风吹散,没入人海。

    你说的永远,你说的以后,却让你连打个电话的勇气也没有。在陌生的,虚拟的两头,你可知道那个电话号码还在,那一端还是她。

    我想到自己是否可以皈依一种信仰,皈依一种坚持,不一定必须是最终,是否可以回到最初。

    不怨你,不想你。依然陌生,已然逝去。

    我总以为,来到雪域高原,便可以看到茫茫苍苍的大草原,可以看到滚滚扑向远方的墨绿。我总以为,到达了,便可了却了心底的空茫,得到一份安宁。我总以为,来到离你最远的远方,便可以了却了我们的思念和曾经。只是,有些路,我们终将越走越远,离开你的温暖,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也一样可以孤单落寞,一样可以肆意大笑。没有温度的人海里,习惯了自己的孤单,自己的坚强,也习惯了自己的往前。

    那遥远的地方,她还在么,她过的好么?她有女子的柔弱和心肠,你却从来不知。她的倔强和泪痕,你从来不曾看见。她夜里辗转难眠,泪湿枕巾,你不曾知道。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旅店,高烧之后一点点退却的温度,你不知道。空旷的原野中,那满怀的哀愁,你不明了。

    我是忠感情的,也是重亲情的。家人的一句否定,一句指责,胜过别人的千言万语。因为我的消极,让别的某个谁担心了,是我自己的罪恶。

    自己现在的状态,竟也欣喜。也许生命于我的馈赠,只要战胜了自己,又将是一个新的章程。

    怜惜自己,怜悯遇见,怜惜曾经的你我!

    有的梦想,有的远方,也曾委曲求全,也曾安逸永远。若只能一个人坚强,那又何必要求依靠,那又何必求得依靠。这份依靠的保质期,有多远,有多久。

    总以为我的文字可以唤醒你的思索,唤醒的你爱恋,唤醒的活着,却在无意中给谁增加了悲伤。那必定不是我的初衷。

    看着屋子里的花花草草,看着那绣了成型的十字绣,看着那盛开在雪域的油画。心底的恐惧和害怕在慢慢减少,终于开始相信自己,开始在慢慢依靠自己的力量。可以很柔和,可以很柔软,也可以很坚韧,可以很安静。

    放开一段时光,放弃一份执着,不是甘愿了,只是有了一份卑微。低到尘埃的倔强,只为换你片刻暖意。知道那份守候换不到想要的时光,便慢慢淡忘,慢慢漠然便好。

    短暂的安慰,长久的疼痛,你爱我的,我爱过的,仅此而已。

    我孤零零的存在,我也是孤单的活着。只欠养育之恩,别人何来,于我何干?

    每一天,没有放弃过学习,没有放弃过自己。再艰难的时候也告诉自己要咬着牙挺过去,除非拼到最后,无能为力,便也可以放弃。没有非要自己如何不可,找到适合的位置,才是自己舒心的选择。

    心底的牵挂依旧,心底的思恋依旧,心底的那一份曾经依旧。感谢那时的自己,足够勇敢,即使只能够与你擦肩,便再没有遗憾。感谢现在的自己,依旧温暖,还可以微笑!

    一点点的成长,一点点的迈步,谁都在往前,谁都在继续。只是那一程,那一段,可以相伴多久,可以相携多远。

    很久不曾肆意了,窗外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落在雪域高原。一点点,一滴滴,滑落在大地上,侵润心田。

    那躲在角落里重新拾起的关于咖啡,关于茶艺,关于红酒的书本。一页页在墨香中沉淀,一寸寸揉进肌肤。相信他们的加入,可以重塑生命的本真。

    我们,没有在一起,也好!

    严冬了,阳光被雪域高原渲染的更加姿色迷人。仰起头,满脸都是暖暖的光线,穿透皮肤,一点点滋养生命。我不计较,是否你便可以从此消失;你不计较,我们是否就可以从此陌路天涯。

    迷雾萦绕,青草茵茵,绿叶在大风中竟也坠落。皑皑山巅白雪,飘荡的云朵,为季节的纯粹划上句点。应该忘记,应该忘了的,曾经的过往,曾经到达,曾经离开。

    还相信爱情么?相信,待你长发及腰,也许就可以遇见那个人,若那个人迟迟不曾到达。便挽起长发,卷起长袖,在夕阳中细数迟暮的星辰。

    只是远方,只是曾经相识,只是以后早已陌路,但是,记忆随风远去,却姿色万千!

    看着一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在生命的路上,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去工作,去成全自己天涯海角的飘零和孤寂。有羡慕,有那么一刻,也问自己,是否也可以这样潇洒上路,可以这样简单快乐的活着。

    也许,也许也可以在人海中遇到一个谁。天涯海角伴你到海枯石烂,一山一石的脆弱,一生一世的诺言,总也可以预见那段曾经,那段将来。

    2016-10-11

    此刻,也许还爱着,也许不再了,但知道,这辈子,你不会是我以后的牵挂,那就足够,那就可以安然,可以静默的看着,然后明了,然后远方。

    又是一年的尾巴,聚散之后的时光,总是匆匆。那一程的刻骨铭心,这一段的坦然洒脱。十年、七年、五年、三年、一年、最近,给现在的自己问好。很骄傲那么多年,始终陪伴着自己,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还有接下来漫漫的长路,还是要好好爱自己,好好珍惜可以存在和遇见的自己。

    今天依然仓皇,什么时候可以明了那份遇见,便也可以安然过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北方的风,吹到雪域高原,南方的风,带着零星走远。

    在还有力气,还没有放弃的时候,带着这副皮囊,天涯飘零,四海为家。在还有坚定,还可以坚强的时候,用身体和心灵,好好的爱这个世界。

    麻木的,凌乱的。在季节里边淡去,我是不是真的再也不见,再也不看,再也不想,便可以过往。

    我,还是那个平凡安静的女子,站在人海里,被人流冲散,从此便与你再也不见。

    别人的天长地久,于我,便是对自己的成全和妥协。在这个不太美好的世界,美好的活着,天长地久的誓言,便经不起沧海桑田,终究是海枯石烂。

    滴滴答答的雨声,落在窗外,落在心坎。

    答应的以后,也许也会在某一天忽然到达你的城市,却也只是想去走走你曾经走过的路,知道你也来过,这里有你的曾经和以后,这样,便已足够。

    暖暖的阳光,心底的伤痛可以在白天被蒙上华丽的外表,即便夜晚再多疼痛,终会木了,终会被漆黑冰凉的夜晚带走。

    依旧牵绊,依旧心安,却是再也不能相知相许。

    又是深秋将至,再不会得到你的消息,却也安然于这样的节奏,只是往前,去走自己还可以走的路,还可以看的风景。

    细数着零零散散的落叶,蔚蓝的天空,云朵都藏在雪山背后。点滴可数的枝叶,层层叠叠的冰雪。

    左手腕的菩提梗,被雕琢成盛开的荷花,天天戴在腕上,颗颗细数,是否也有一天可以带着心灵,飞入莲荷之间。

    曾经认识的你,随风模糊的容颜。

    拉萨,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城市,于我终是陌生。心底的依恋在一丝丝被抽空,终是要离开的一站。只是过客,恰似遇见的你,也许再一程,终将天涯陌路。

    高洁清雅,此生是否可以幻化成莲,没入泥土。

    我们,没有在一起,也好!

    别人的天长地久,于你于我,是否早已缘尽!

    清幽自处,随处便可以安顿。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2016-6-26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待你长发及腰,没有在一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