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怀念父亲,对你的爱

怀念父亲,对你的爱

发布时间:2019-12-08 02:12编辑:情感话题浏览(84)

    直到你长大,开始自己独立生活,遇到各样的坎坷。你才懂得他的不容易,睡不着的时候,你会想念他温暖的手掌牵着你走过的一个一个片段,你怀念他蓝格子手帕的清香,还有那些你坐在他自行车大梁的日子,还有,还有那些他骑着二八大梁的自行车带着你穿过的大街小巷……

            你大概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想见你一面。在有生之年,站在你面前,给你一个久违的微笑和拥抱。那么,我会忍住悲伤,心疼地原谅,全部的错失与浪费。

    我的老闺蜜打来电话,刚一接通,尽是抽泣的声音。

    在梦里,阳光很好,开出了花朵;在梦里,有人在笑,犹如银铃般清脆;在梦里,我回到家了。

    长大后的多少个日子,你一遍一遍的怀念从前,在梦里一遍一遍的想要回到从前,可是他已不在你的世界里。多少个梦里,你看见他坐在床头抚摸你额头的碎发,手掌的温度是那么真实,你笑着对他说:我愿用一切换你安康幸福,换你岁月长留。他笑了,他的笑容氤氲了你的梦境,醒来,他并不在。多少个梦里,你在路口遇见他,你欢喜的跑上前去,手舞足蹈的开心着,抽泣着,伸手拉着他的衣襟,一如你年幼的那些日子,你撒娇的问:我还是你的骄傲吗?你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他挣脱你的手,匆匆的走远,你哭泣着醒来,他并不在。多少个梦里

    关于你,我是知道极少的。如若你知道了,亲爱的父亲,你是否会甚觉遗憾,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对你一切却知之甚少。

    我一惊,这是怎么了?又跟老公吵架了?可也老大不小了,不至于这么不淡定到要哭呀?

    家里阳光正好,搬出藤椅,捧着一本小说,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梦里有一对情侣牵着手走过....... 我看到雪白的李花,上前一步,看到白色的带点粉黄的蕊,觉得好美,它比梅花还要美。

    你在街心的电话亭给他打电话,他的声音那么真切,你在电话这头哀求他,等我长大,等我长大。他在电话那头说:孩子,你已经长大了。你还想说,你想他了。可是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断线音。一个又一个梦醒来,他都不在,他没有陪着你慢慢长大成人,你没有细数他两鬓白发的幸福,你只有在一个一个不断终止的梦里重温他的爱,以及只有他才能给的幸福。

    那么你呢?是否会在难捱的夜里无法入眠,一个人披着薄衣坐在夜灯下面细细翻看泛黄的老照片,看看当年年少的少年和美丽的女孩是否还在。

    她哽噎着说,她正在老家屋里的杂物房里找自己未出嫁时骑的自行车,现在想骑过来跟我聊聊。

    清晨,醒来就会看到站在电线杆上的一排小麻雀,叽叽喳喳,去等待朝阳的升起,照射。只是浅浅的望一眼,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怀念看到它们的时候。父母亲早出的身影,又是在星星呈现之后才看到。

    父亲,在你尚未成年的时候,你就开始这样称呼这位离你而去的人。你收起幼女的骄纵习气,开始习惯一种卑微,一种沉稳。你的眼角眉梢都透出成人的冷漠,你是失去庇护的幼苗。你逐渐忘了他的容颜,忘了他的味道,忘了他的声音。而你却越来越像他,你的为人,你的言行,你的脾气。你从来不和别人说起他,有人问起你的父母,你总是轻描淡写的带过,没有父亲的青春和成长是残缺的,你不愿意让别人揭开你的这道伤疤,你宁愿把这当做你命里带来的胎记。

    你是否还能回想起当年你们的爱情,你是否对当年离开你的女孩还心怀怨尤,你是否还能记起当年那个幼小的婴孩。

    半小时后我们坐在一起,她讲为啥这么激动,尽然泪淌着不能自控。

    在梦里,笑语浓浓,牵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手,走过黑夜,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的样子,他像是我正在读着的一本小说里的人物。那时候我在想,这是你吗?

    你以为这样,你就会和别人一样的幸福。可是,你错了。你眼睛里的阴霾始终笼罩着你的前程,你嘴角下垂着的样子始终像是一个生活在委屈里的傀儡。你无时不刻的想要怀念过去,怀念那些完整的幸福和爱。时光是无情的,他总是急促的从你的记忆中驰向未来,你看不清自己的人生行程就这样与你的幸福、你的爱、你的快乐擦肩而过,急速的老去。

    你亲爱的孩子啊,她已经长大了啊。她有与你一样的眼睛与鼻尖,有与你一样的掌纹与脚踝,有与你一样的血脉与脾性。如果你从别处得知我的照片与信息,你是否会感叹,多么遗憾呐,这样与你如出一辙的女孩,竟无法得以相见。

    她的母亲两年前病逝了,父亲本身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这两年更沉默了,除了吃饭睡觉,就像一尊雕塑,从早到晚坐在沙发上瞅着电视,整天一声不吭。

    书本掉落的声音,在我梦中你已放开手走过。

    一晃他已经离开8年6个月,三千一百零两天,你已经从一个只会哭泣的孩子变成一个持家的妻子,他若在,必然也已经两鬓斑白的老头。他可能不会再抽那么多的烟,他会经常微笑,他会下厨给你做饭,他也会夸赞你的小小优点……

    后来的你是否有跟你新的孩子谈起我与我的母亲。是带着笑或是很沉默?当年无奈辜负你爱情的女孩,你是否还愿意在心底默默祝福她过的好。

    她经常回家探望,她怀念母亲,父亲怀念老伴,两个满怀怀念的人抱团怀念,应该是更温暖。但是如今的父亲,你提汤送饭也好,你嘘寒问暖也好,你新衣新袄也好,你来也好去也好,基本上没有什么反应,冷冷冰冰,寡寡淡淡。

    那时我跌倒了,你在扶我起来,你不在笑了,而是看着我的伤口,满脸担忧,我含着泪看着她合上的笑容,只是就这样感动了。

    每年的6月份,父亲节,你都会格外想他。你想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做什么,或者他有没有想你,或者他最近有没有戒烟,或者他的身体是否一如往常,或者……

    你大概从来不知道,我的母亲常常与我说起你。尽管后来她有了新的丈夫与孩子,可是每当她一谈起你,她的脸上总是布满喜悦和忧伤。在她最美的年华里,你给过她那样一段美好的爱情,她竟那样草草辜负。

    没有母亲的娘家,本身就寡淡了家的味道,父亲又这样,她觉得心上像秋风凉嗖嗖地刮。

    我想起了黑夜点灯的时候,那只是一支小小的蜡烛,在漆黑的夜里,有一束光进入眼瞳,那是我能看见光的地方。

    每年的农历7月,他的生日,你总想送个蛋糕给他,或者一条领带,让他看起来年轻精神,或者一个高档的打火机,好让他在别人面前炫耀一番,或者一块手表,或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呐。

    父亲的生活起居有哥嫂照顾,她逐渐回去少了,心里却常常惦念愁怅,虽说已有自己的家,有丈夫孩子,为母则刚,大多数时候坚硬刚强,但总在某些时候,仍像未长成的雏鸟,脆弱而孤独,想回到老鸟的窝里,在老鸟的羽翼下寻些温暖,汲取些力量,好继续在人生的战场上奋战。可是,现在这窝里似乎感受不到温度了。

    我甚至会怀念这样的梦,因为这些梦很真实。在梦里呓语笑颜都是为自己在乎的亲人与朋友。时间将记忆一点点搁浅,只是不经意看到某个场景,会想起我们的曾经。

    每年的10月份底,他的忌日。你总会觉得不安,犹如那年他突然离去的消息带来的震惊和悲沧,你无时不刻的在试图忘记他,你却又时时怀念他。

    她常常在半夜醒来抚摸她年轻时穿过的旗袍,翻看当年你为她拍的那些照片。

    有时候禁不住想,这还是小时候把她驮在肩上逗着玩的爸爸不,是她住校时经常往学校送来她爱吃的小吃的爸爸不,是她出嫁时偷偷躲起来哭泣的爸爸不。

    图片 1

    在我年幼时的梦里我常常梦见我的母亲,她在梦里朝我伸出手,问我是否愿意跟她走。我点头她就过来拉住我的手,一直走一直走,前面的路没有尽头。我摇头,她就捂着脸在原地蹲下身去哭泣,喊你的名字。

    前几天父亲生日,她精心挑了一件毛衫买回去,父亲瞅了一眼,说,“不要乱买东西,穿不着的。”

    当生活中不经意的点点滴滴打开记忆的心房,我们还是在一起手挽着手的好朋友,在一起从小长大的好朋友,经过9年时间我们还依然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总是将满腹的心事积累在某个可以相见相聚的寒假暑假,再这样一一谈到深夜,房间里的一束光也随着我们到深夜。

    在我年少时她常常问我是否想念你,是否想要见见你。她说,不知道你的父亲是否过的好。她说,我多怀念当年的那个少年呐。她说,我多懊悔当年留他一个人在风雨中奔波。

    她胸口闷闷的,坐了一回,起身要走。

    度过了最美好的闲暇时光,度过最无聊却不觉得很漫长的时间,将每一张你我的照片,好看难看都细细珍藏在我们两个人的相册里。

    她与我说起她初见你时心底突然涌动的情潮,如同湿湿的草地上突然冒出来一朵湿漉漉的蘑菇。我坐在对面逆着光看她。如看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在儿孙面前絮叨一些年轻时的琐事。母亲的脸上早已失去了年轻时的光彩,头发干燥如一堆枯黄的草垛,眼角的鱼尾纹早已无法掩盖,手掌因为常年的劳作而变得粗糙,腰身因为高龄时再产而变得臃肿。

    临出门时随意问父亲:“爸,我从前骑的自行车在哪,想骑车上班,锻练身体顺便减肥。”

    图片 2

    我亲爱的父亲,你是否能预见20年后的母亲,竟苍老的如此迅速。因为生活的颠沛流离而早已变成世间最为平常的妇人。

    父亲说:“就在后院的杂物房里”。

    聚少离多的日子总是觉得遗憾,也许我们在学校某个闲暇时光,坐在图书馆发呆时,也会在想,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我们会聊着未来,聊以后的梦想,我们会在一起奋斗,我们会一起去某个地方旅游。我总说,去什么地方不重要,而是和知心朋友一起去玩。

    她曾经是那样温婉雅致的女人,对爱情对生活都有异于常人的理解与宽容。大抵是上天对她的惩罚,离开你后她并未过的好,内心始终藏着对你的愧疚,对因为自己的偏见而无法让我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懊恼。她因为不愿面对你与她的孩子而远走他乡。再嫁时已是离开你后的第10年,听外婆说,在青海的那些年,她过的很艰难。

    这个周末,她回家到杂物房找自己的自行车。

    寒假结束,我们又走在路途,聚少离多的日子。在梦里还是假期,在梦里,阳光还是很好,只是我们在路途中都在学着长大。

    再嫁后母亲过的也不如她想象中那样美满。她与我别离后毕竟多年未见,再见时她才发现当年的幼童已成长为倔强的少女,最需要关爱的时期已经过去,她曾经心心念念的女儿已经有了一颗如石头般坚毅的心脏。我们想过要修补缝合,可是白驹过隙的时光无法倒退,我们无法从头开始,只能在此后的岁月里如高手过招般小心翼翼地隐藏锋芒毕露的刀光剑影。

    还是未出嫁时骑的,自从嫁人,从平房住进高楼,出行要么公交,要么老公驾车捎带,自行车许多年没动过了,不知道能不能骑。

    第一颗星星闪耀在上空时,父母晚归的身影才循循可见。虽羡慕陶翁的“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生活。但是我不想看见他们佝偻的后背,也不想瞧见在给父亲拍照时已然增加的白发。是我们来不及长大,还是父母的青丝更加迅速地被时间无情染白?

    我亲爱的父亲,当你得知这些,你是否会难过。你是否会想要千方百计赶来见我们一面。即使只是在无人的马路边或者人潮汹涌的街市与我们打个照面,或者点头寒暄。你是否会有这样的愿望,想要看看20年后我的母亲,和我。

    她推门进去,房子以及房里散乱堆积的从前的旧物件,全部蒙着厚厚的尘,而她的自行车在这些灰蒙蒙的杂物前光洁耀眼、亭亭玉立。

    图片 3

    我曾经在漫长的夜里梦见过你,我们爬山涉水来到你的面前,可是你已不是母亲描述的那个少年。你佝偻着身躯坐在石阶上抽烟,脸上刻满生活磨砺过的痕迹。我拉着他的手不敢靠近你,躲在他的身后往后退。后来你的孩子在远处喊你回家吃饭,你站起来,抖落身上的灰尘转身往家里走。佝偻的身躯离我越来越远,太阳的余晖把你的影子拉的悠长。我站在离你越来越远的地方跟你的影子告别。

    自行车从头到尾,每个部位、每个角落、每个缝隙,都仔细地擦拭过,不染一尘。车轴、每根车条亮晶晶地闪闪发光。前面的车篮记得是破烂不堪的,现在换上新的了,锁和钥匙她从前骑的时候锈蚀的不能开合,现在一把新锁上面吊着一串崭新的钥匙。车座上套着新座套,车胎里的气充的足饱。

    每一个来回车站的身影,都是他们比我们先到,在等待着,但我们总是给予父母一个迟到的承诺。我知道恋恋不舍都在唠叨里,“什么东西要准备好,不要忘记带……”其实都不会忘记,只是怕不舍。

    我是从梦境里惊醒过来的,他在我身边醒来,问我为什么流泪。我亲爱的父亲,我该如何对他诉说,我竟在梦里那样对待你。

    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被收拾的妥妥地焕发着让人激动的光茫立在房子的地中央。

    每个星期的假日,都有父母的一通电话。我知道父亲总是记不到星期几。但我知道,一到晚上他坐在沙发上就会看着挂在墙壁上的电子钟。因为我在家时,父母总会问我今天是星期几。他们总记不到星期几,但是在下课的时间里会有他们的电话。

    他是温润的男人,有跟你一样的剑眉星目和柔软的嘴唇,有跟你一样修长的手指和干燥的手掌。他曾经把我的拳头握进掌里答应给我安定。那一夜他把我揽进怀里,轻吻我的额头,答应我一定会带我找到你,给你说抱歉。

    她抚着自行车,泪就涌上来了,只想冲到前面厅房里去拥抱父亲,但是这会惊吓了传统又保守的老头,可心情又难以平抚,没办法,拨通了我的电话,说:“过来找你,我有泪流,你有酒没?”

    我习惯了在阳台上接听他们的电话,习惯看着外面的街道,那是我能看见光的地方,很美很亮。

    我亲爱的父亲啊,如果你知道我曾经有这样的梦境,你一定会感到难过。

    她终于感受到,父亲仍是爱着她的孩子的,只是老了,钝了,沉默了,隐藏起来,更不善于表达了。

    图片 4

    可是后来他没有等到有时间与我一起来寻找你,便已经与我分道扬镳。多么遗憾呐,他竟然没有幸运见你一面。

    曾经的旧窝里,没有了母亲,而父亲的羽翼仍然在温暖着已长大的孩子,她觉得好幸福,激动的又哭又笑。

    在梦里,有着他们的身影,家里的李树已结出了果实,电线杆上的麻雀还在叽叽喳喳…… 当第一颗星星闪耀在上空时,那是我能看见的第一缕光。

    你可以感应的到吗?那时候我有多恨你。你没有给过我爱,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一次,你不肯原谅我的母亲也竟没有找来见我一面。

    2

    我同我的母亲一样,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我逐渐患上了感情饥渴症,因为没有人可以给我,或者是没有人可以给我那么多。我把我所有的爱和感情都交付于他,可是他最后跟我说对不起。在我最难捱的时候没有人给我一个清浅的拥抱,我抱着电脑坐在床头看一整夜《爸爸去哪儿》,暗夜里醒来躲在厕所里哭泣。我亲爱的父亲,那时候,我多希望你就在我身边,像电视里所有的父亲宠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把我抱在怀里,任我撒娇胡闹。

    那么,就着泪与酒,我也有个秘密,与你分享。

    可是亲爱的父亲啊,当我从那段失败的感情里走出来,当我看见我的异姓的弟弟长的越发可爱,当我感受到那个我一直喊着叔叔的男人对我越发深沉的关爱,当我看见我的母亲越发苍老的面孔,当我听母亲带着遗憾的语气说起当年的少年与女孩,以及他们在那个贫乏的年代太过茂盛的爱情。那时候,我突然不再恨你了。你毕竟是我的父亲,给了我健康的血脉与骨骼,让我在即使遗失了父亲关爱的时候还能够安然长大,去感受阳光与雨露。这足以让我感恩与铭记。

    我们姊妹各自成家,爸妈空巢也已久矣。

    只是,我亲爱的父亲,我多想见你一面,在我有生之年,与我的母亲一起,站在你面前。即使那时你们已经鬓发染霜,面容苍老,我依旧愿意挽着你们的胳膊,带你们实现你们多年来,未完成的梦。

    妈妈天天拖着两条僵硬疼痛的腿扭秧歌,晨起昏息,忘情投入。爸爸每天早上四小时,下午四小时,一天八小时勤勉敬业地打扑克。

    梦醒,曲终,人散。

    一日里除了三餐和睡眠,他们赖以生活的感情慰藉,就是活在各自的世界里,活在各自的乐趣里,看上去自在消遥。一旦从各自的乐趣里出来,就显得没精打彩,沉默无聊。

    只叹,不如不见。

    哥哥十八岁离家,算来已有二十多年了,隔着千山万水,虽年年回来探望,但太久远的别离,日子里长久的空白,让日渐苍老的父母直面自己的儿子、儿媳、孙儿时,尽然有点拘促、不安,也不晓得聊点什么。

    女儿虽近在咫尺,也各自忙着自己的日子,只是隔段时间回家看看。

    不论是远方的孩子归来,还是咫尺的孩子回家看看,年老的他们看上去都那么波澜不惊,沉默寥落。

    我家的院子里,一套宽畅亮堂的卧房客厅常年空荡荡地闲置,屋里的家俱、窗帘、玻璃、台几、地板都积着厚厚的灰尘,而父母生活起居在院子另一端一间促狭阴暗的房间。

    我回家时,隔段时间打扫一下闲置的客厅卧房,次数多了,发现一个秘密,客厅任何一个物件用抹布抹过,抹布上都粘满积尘,抹过后那个物件才露出本身的光泽,只有电视柜上立着的一个像框,一张哥哥、嫂子、小侄儿一家三口的照片,每次抹过,抹布上都没有一丝尘埃,不论用纸巾、手掌、绵布,任何东西抹过,都没有一点灰尘,像框一直是洁净明亮的。

    爸爸和妈妈,他们俩,是谁,常常走进这间空旷的客厅,四周静谧,悄无声息,轻轻拿起他们隔着千山万水的孩子的照片,眼眉低垂,面含微笑,仔细端详,充满慈爱,慢慢擦拭。

    四周无人,无需任何言语的表达,他们才会轻松地、自由地、舒畅地凝视着照片,只有这一刻,对已成年的孩子那沉默的、隐藏的爱意,才穿过时空的距离,静悄悄地在心底流淌在,暖融融地在眉眼里流露。

    这是个秘密,我没有问他们是谁在经常抚摸,经常擦拭,只是晓得,打扫这间客厅时,不用再擦这个像框了。

    某一天,我正在客厅打扫,妈妈和一个婶子扭完秧歌回来,坐在院子的小凳上歇息,他们聊天。

    妈妈说,这两条腿啥药吃了都不见效,我就忍着疼,挣命地跳呀扭呀,不停地锻炼,看能缓和些不,最怕真的疼瘫了,自己受罪,还要拖累儿女。儿子那么忙,女儿各有各的日子要过,要拉娃,给他们都帮不上忙,再千万别拖累。

    看他们老而有乐,我们便安心了,以为他们在安享晚年,其实他们投入在自己的趣味里,是藉以寄托生活,自己老了,不要牵绊拖累他们的儿女。

    曾经问妈妈宽敞明亮的房空置着,为什么不住,她说我们住着会弄脏,就不干净了,你们谁回来住一下会不舒服。

    我们以为他们老了、钝了,岁月磨蚀光了他们的情感,而其实,为父母的,对子女的爱,只有合上双眼,躺进棺材,才会落幕,只是岁月苍茫,年老让他们的爱象暗谷深流,变的更沉默了,更隐藏了,藏在那看不到的地方,不会轻易流露显现了。【完】

    作者:马云琴

    微信号:myq741105

    邮箱:515950364@qq.com

    一位热爱文字写作的妈妈,哺育着两个孩子,用文字寻找灵魂的归依与寄托。文章散发于各公众号和杂志刊物。

    �������c{����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怀念父亲,对你的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