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发落醒早,椿树十年

发落醒早,椿树十年

发布时间:2019-06-27 11:33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02)

    清明回家后再回小城,开始感觉醒得很早,以前要靠闹钟叫醒,现如今一再强迫自己再睡会,还早还早。有时起看,黎明夜色,除了开早的路灯,还没有行人,灯光微暗,夜色还浓……手抚一把呆头,轻轻而下,头发也随之着手而下,幸亏年少多剃光头,头发黑浓粗,掉吧掉吧,怎么也不会绝顶聪明的。那时,浓黑的头发被人讥笑为:“懒马鬃多,懒人发密。”在漫长的夏季,头发就像一顶乌黑的帽子笼盖着头皮,每逢吃饭、做活必汗流浃背。心想,要是头发能少些,或许不受这份罪。那时,所谓理发就是光头,不能总是光头,只能忍耐酷热和汗流,总以流汗福气好为由,在心里一次又一次欺骗自己,安慰自己。

    它来到我们家的时候,纤细的躯干只有拇指粗,根部被塑料袋扎紧了,里面裹着湿湿的泥巴。

    在最困难的岁月里,人们总觉得春天特别漫长,吃的东西短缺当然就显得日子爬得慢了。秋后还容易过些,除了主粮之外,瓜果梨枣都可以往肚里填。

    不知你是否有这样的经历:

    问友:“何因醒早?”“多虑,多操。”问友:“有病否?整日精神恍惚。”“还是多虑!”醒早担虑身体有恙,不停地宽慰自己,我们家的人都有早起的习惯,或许成为家人的一种习惯,到了年岁自然早醒。

    它叫椿树,在老家,我们叫它的时候,多一个字:香椿树。

    春天虽然烂漫,但却是一个等待的季节。花开了,要等着结果;麦苗返青了,盼着抽穗、泛黄……“长春”。一大截难熬的时光。

    睡了一个饱饱的觉,晨起,看书或是写字,回头看见你爱的人在呼吸均匀地熟睡,觉得特别心安。

    童时,或许同辈人还在熟睡,我们兄弟就被叫醒,或读书,或出门干活,更多的是干活。有时,会觉得大人过于苛刻和残酷,每天早起;有时又会觉得早起能帮父母干活,也是分担家务……因为早起曾经也爱过恨过。因为早期,现在回家我们还能看见一件件我们亲手做出的农活,还在眼前。爱那一片桃花,因为我们亲手所栽;爱那一株株梨树,因为我们亲手嫁接;爱那一棵棵散着香味的椿树,那是来自朋友的家。这一切都归功于曾经的早起,要是没有早起,我们和邻居吃不到美味的香椿,吃不到香甜的桃子何多汁的梨……

    香椿树在晋陕地区不稀奇,农村普遍都有,树长得很高,每年春天长出嫩绿的枝叶,香味老远就能闻到。鲜椿芽好闻又好吃,剪香椿也是一道风景,高大的香椿树躯干笔直,不好爬,要把镰刀扎在长长的竹竿或木棍上,往下撸嫩枝。

    旷野,凭空长出了一条脐带般的小路,弯弯曲曲地连接着一座村庄。炊烟已经升起,袅袅地高摇、淡化、转眼便融入了寂寥的空中。忽然,庄头上响起了悠悠的叫卖声:香椿——香椿——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1

    有细小的桃子,藏在嫩叶下;有的高大桃树,还开着细小的花。梨树扇形的叶子一片片长得欢快,让地面开始享受了树荫的庇护。看着屋后一切汗水浇出的春天,一年又一年,看见花开与否,品尝果实与否,她都是一片幸福的果林。看着邻居手里捧着刚掰下来的嫩红色的香椿,口中说的谢谢,听着舒服极了。来的人多了,香椿掰的不够,索性抬把楼梯上树掰椿,还不尽兴,提把刀子几刀砍到,众人一掰,不觉得可惜。那时童年,爱吃香椿,和同学前去掰椿,还要上高树,掰下的又老又少。兴起,从边上挖了一棵小苗,回家悉心栽植,十余年后,小树成林,还可接济邻人。

    这棵树不是本地生长出来的,它来自北京。

    是河北沿儿的人在卖咸香椿。一辆独轮小木车,左右两边的荆条筐里装满了腌过的香椿叶。河指的是黄河故道,残缺的大堤怀抱着一片又一片的沙滩,风乍起,吹走了层层黄沙,看着是地却难种庄稼,大堤上下就是树多些。初春,摘了香椿叶,拿盐腌了,在罕有蔬菜的仲春之后靠咸香椿换几个现钱。

    窗外是极少的车,徐行的人,飞过湖面上方的鸟,以及不绝于耳的鸟鸣。

    如今早醒,书不想多看,眼睛受不了,感慨放翁日课蝇头两万字,只有敬佩之,远离之。多看泪流满面,别人会笑我多愁善感……不敢随意挠头,要是有一天真秃头了,别人又会嘲笑我自作聪明 。

    那年,女儿6岁,父母去北京妹妹家小住,带了女儿。妹妹的婆婆家住的是老航天部的宿舍,楼前一棵高大的椿树,小椿树是老树的孩子。妹妹的大伯子挖出小椿树,裹紧泥土,让6岁的女儿扛着,说女儿每天和树比比高。

    顺着喊声,人们纷纷走出来,也有就拿粮食顶的、还有用鸡蛋换的。无奈?欣喜?反正我也捧回了一把。我爱吃早春的香椿,几指长的新芽儿,在开水里绰过,用细盐、香油拌了,椿芽那特有的香味妙不可言,而这换来香椿不见那赤红翠绿的香椿芽,而是尺巴长的复叶,像一根根长羽。腌的老香椿吃起来丝丝攘攘、咸、苦,意识里知道这是在嚼香椿,权当一顿饭的菜了。

    长长地呼气、吸气,忽然就觉得生活真美好。

    我还是在自己的随意中度过自己的,不因看过坟土而感叹时光,也不因亲人离世而孤苦,我是独立的,没有依赖谁和融合谁,我永远都是独立的自己。

    我去车站接他们的时候,女儿戴着一顶 印有XX旅行社 字样的帽子,小脸晒的通红,肩上扛着一棵树。

    ……过了好多年,当我有了一个小院的时候,就在西墙根栽下了一棵香椿树。

    哪怕是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做,也会从心底觉得充实,也许这就是早起赋予人的力量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椿树就这样在院子里住下来了。

    小树是朋友从农村寻来的,有擀面杖粗细,树形也不算太好,树干的腰间,一根侧枝旁逸斜出。人常说树大自直,等我把斜枝锯掉,也许有一年吧,小树就长直了。细看,树身上还带着一块椭圆形的疤痕。几年过后,树大了,树身也粗了,再也找不到那个印记了。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2

    院子里有几棵树,分别是两棵枣树,一棵桃树,还有一架葡萄。椿树在它们面前,是一个略带羞涩的小字辈。女儿每天放学都要到椿树跟前比一比。椿树瘦瘦的枝杈,比女儿高出一头。

    香椿树嗖嗖地长,头两年,舍不得掰椿芽,让它抽成了长长的羽状复叶。闲暇时,凝视它在地上印出的暗影,欣赏它凌空婆娑的秀发,有鸟立于上,啾啾一串娇鸣……

    满满的绿色 | 图片来源:花瓣

    第一年,椿树勉勉强强扎出几片 叶子,算是成活的标志。除了浇水,也没有给它更多的待遇。

    三四岁的样子,早春可以尝尝它的嫩芽了。这时它的身形已变得高大俊朗,想摘一捧芽尖,伸手早就够不到了。一根木棍上面绑了个铁钩子,瞅准了轻轻掰下,青簇簇、翠团团,够一家人吃的了。新鲜的香椿芽在开水里烫过,满屋、满院弥漫着春的香味。

    只要早起过的人,都会对于早起的美妙念念不忘。

    第二年,椿树早早发芽了,用手指捻开叶片,香味散出老远。

    ——在我的记忆里,椿树有着特殊的位置,那是因为老祖母讲的一个故事。说是汉时王莽篡权,后刘秀起兵失败,在一次逃亡中躲进了一处树林,又渴又饿的刘秀转悠到一棵楮桃树前,发现楮桃果可充饥。吃了、又躲过了兵灾,刘秀便许愿,等将来得了天下,一定给楮桃树挂功勋牌,以示表彰。后来,经几番番征战,刘秀终于当上了皇帝。

    • 可以用自己最舒服的节奏洗漱、更衣,不用担心会来不及;
    • 可以在运动之后回去洗个澡,吃一顿热乎乎的早餐
    • 一天的时间仿佛凭空变多了,时间表上原本拥挤的安排也变得轻松起来。

    几棵树来到院子的时间长短不等,没有特意规划,就随意地散居在院子里。两棵枣树是多年前的产物,我小的时候父亲从乡间带回来的,和我的年龄差不多,算是院子里几棵树的长辈,原来是三棵,扩建房子,刨去一棵,剩下两棵。

    一日,他想起楮桃树救驾的功劳,决定实现诺言,给楮桃树悬挂功勋牌,晓谕天下。可挂牌时恰逢冬天,树叶尽落,只有光秃秃的树干难以辨认,结果将牌子挂到了椿树身上。秋天结果的时候,楮桃树气得炸破了肚皮,红红的果肉全长到了外面,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凭空得了皇帝颁发的功勋牌,椿树得意极了,晚秋,便挂满了一簇簇的小牌子,风一吹,哗哗地笑——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3

    桃树和椿树离得最近,树下面围起来的土圈是挨着的,而后就是葡萄树了。葡萄树冬天盘回 土里冬眠,春天醒来,架起竹竿撑着,夏天,能歇荫。架下垂着的葡萄晶莹剔透,很是诱人。

    我知道那是它开花后结的种子,一个个像扁扁的豆荚,老了,干了,还高高地挂在树上迟迟不落,风吹过当然哗哗地响。

    清晨的街道和少女 | 图片来源:花瓣

    桃树也不错,结的桃子不大,但是蜜甜。不好的是桃树每年生腻虫,要喷农药。

    当我吃到香椿芽的时候曾问过奶奶,香椿树没有你讲的“牌子”?后来我终于知道了,故事里的椿树是“臭椿”,它与香椿是两个不同的树种。古代叫香椿为椿,臭椿为樗,如果沿袭这样的称谓就不会混淆了。

    想6:30起床,其实你只需:

    只有椿树,细细的枝干高挑,却不发迹,每年长出的嫩芽很少,只够一盘菜。

    院子里的香椿树越长越大,刚开始摘香椿芽的时候,人还站在地上,接着上了凳子,再后来在二楼的阳台上恰好,不久,又要上三楼了,只见它长得粗壮,深灰的树皮稍稍皴裂,从仲春到晚秋,绿油油的树冠高高地越过了墙头,树荫铺下来竟遮了半个院子,香椿,出落得像一棵大树了。树长得有劲儿,从地下又拱出来些许小苗苗,原来香椿树还会根生。无奈地方太小,想留也留不得。

    • 前一天21:00睡(适合非常嗜睡的娃),都不用闹钟就自然醒了;
    • 或是正常作息睡觉,第二天闹一个音乐闹钟,用最爱的音乐叫醒耳朵和大脑,强迫自己起来。这难受的挑战在你坚持几周之后就会变得自然而然,你就可以享受到早起的愉悦感了。
    • 亦或是晚上不拉窗帘,偷偷跟你的身体约好:明天天亮就自己醒来。第二天你的身体就会自动醒了(这个很管用,我现在天天都是这么做)。

    第三年吧,椿树的躯干变得粗壮了,为了让它 发力,父亲访问了家有椿树的朋友,在椿树身上横七竖八地划了十几道刀口,椿树的皮肉外翻,看起来惨不忍睹。椿树那年爆出好多枝条,每根枝条上布满嫩油油的新芽。那年,父亲把剪下来的椿树芽,包了几小捆,我们兄妹各分到一捆。

    去年夏天,香椿树忽然开花了。是我孤陋寡闻,香椿开花还从不知晓,遂请教了别人,告曰:香椿树本来是开花的,只因年年被人摘取了春芽,又发,又掰,以致缺乏营养了,没开花,不是不会。

    每个人早起的方式都不同,如何更容易因人而异,但是早起的美妙却是大抵相似的。

    以后,椿树年年结出新芽,不独我们,邻居也吃到了那棵椿树的嫩芽。椿树的个头已经超过女儿的两倍。

    满院子的香味,浓重,弥漫,让人诧异。香椿花细细碎碎,一簇簇垂在枝头,不几天,有花落了,断断续续,洒了满地,人走过,香气萦绕……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4

    相拥在一起的桃树最先被椿树打倒了,枝叶枯黄,腻虫绞死了幼芽,结出的桃子只有核桃大。父亲把桃树刨了,给椿树留出足够成长的空间。后来,葡萄架也开始萎缩,只长叶子不结果,父亲狠心拆了葡萄架。院子里除了横斜的两棵枣树,只有笔直的椿树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繁花之后香椿树便开始落叶,天还热着呢,刚刚夏末,这是咋了?

    捷克(布拉格)的清晨 | 图片来源:花瓣

    椿树越长越壮,树身比大腿粗,枝干 漫过屋顶,夏天,远远望过去,浓密的枝叶把院子罩出一片墨绿,椿树叶子的味道也散出很远。

    ——秋未到,树叶已落个净光。

    我也算是有过早起经历的人。

    吃了几年的春芽,也约略知道了椿树不仅美味可食,还有很好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载:椿芽治白秃,“取椿、桃、楸叶心捣汁频涂之即可”。又找了一段,现代医学研究表明,香椿对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双球菌、痢疾杆菌和伤寒杆菌等,都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民间有用香椿治痔疮、湿疹、遗精、滑精、关节疼痛、跌打损伤、食欲不振、坏血病等的验方。

    我喜爱的香椿树死了?

    初高中暑假,跟闺蜜约了晨跑、运动,7点见面,运动完之后各自买早饭回家,非常有成就感。

    将近十年,椿树已经成为我们家的一员,母亲把吃不完的椿树芽用盐渍了,放到坛子里,馋了抓一把,淋了麻油当小菜,或者拌豆腐丁,松花蛋,来了客人也算一盘下酒菜,腌过的椿芽,吃起来滋味绵长。

    原想它是太累,歇歇,来年一定会重新活泛的。春来,没有任何动静,我几番番在树下仰望,想看到一抹绿意;又几回回登上阳台,亲手抚摸一根根细小的枝尖,企图发现幼芽。没有。都没有。

    我妈每天清晨6点去游泳,经不过她的絮絮叨,我也跟她去过几次。5点多起床,游完泳也才7点不到,洗完澡吃完早餐,上午从8点就开始了,觉得一天好富裕。

    但父亲要刨 树了。我回家的时候,父亲电话约了表妹夫,帮忙过来刨 树。当年刨桃树,近七十岁的父亲独自一 个人挖树根,现在面对高大夯实的椿树,年近八旬的父亲已经没有力气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了。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已是清明时节,风不甘心,使劲地摇晃着树头,想把它推醒;细雨打湿了香椿树的枝枝杈杈,一心要把它激活。

    有段时间看奇葩说,关注了艾力,在他微博的早起团打卡。每天6:50闹钟,醒来上微薄翻译每日一句,有时再眯一会儿,有时直接起床。就算是7:30起床,其实也挺富足的。

    父亲刨树的理由很充足。椿树在不断冒高的同时,根须也往地下越扎越 深,竟然 把 下水管扎出了窟窿,这当然是大事了,刨树计划提出来的时候,饭桌上的全家人都以沉默表示了赞同。

    我把希望埋在了地下,如果香椿树的老根不死,能否再长出一株新苗?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5

    表妹夫带着家伙什很快就来了,踩在 梯子上,用斧子斫去细小的枝干,又 用锯子把 粗一点的枝条锯断。听着吱吱啦啦的锯条声,我和母亲躲在屋里不敢出来。

    法国(普罗旺斯)的夏日清晨 | 图片来源:花瓣

    斫去枝条后的椿树只留下灰突突的躯干了。上面有一个岔口,像 两只断臂。表妹夫开始挖土,挖到半人高,依然没有探到椿树的最根底。

    大大前天不小心21:00就睡了,大前天6:30自己醒了,所以可以慢动作洗漱,坐下来看看人看看景,有感而发写写东西,发现也才7:15

    这项工程进行了两天。挖出的土堆的像小山一样。父亲和表妹夫在椿树身上拴了绳子,找了邻居喜舅舅过来,几个人一起喊着”一,二,三“一起发力,喊了一次又一次,椿树颤颤地抖动了,接着再 拉,支撑不住的椿树放弃了抵抗,伏在地上。

    大前天22点、23点的样子实在太困就睡了,也没看时间,不过我发誓一定是超过21:00的,前天早上居然6:18就醒了,莫非我意外获得了自动早醒技能?!开心地撒个花。

    枝条被父亲捆成几捆,扔在 屋顶晒着,冬天可以烧火。那根 张着两只断臂的躯干,我对父亲说,给我留着吧,我找车拖回去,父亲耳背,大概没有听清楚我的话,等几日后我找到卡车拉椿树干的时候,树干已经被父亲肢解成几段,父亲说,方便你拿。我抱了其中的一段,默默地 回家。那年,距离椿树来我们家,刚好十年。

    看了许多蛮不错的文章,顺便回顾了下最近的日子。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6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茂密的树林,照射在铺面落叶的森林大地 | 图片来源:花瓣

    昨天6:14醒,又创新早,看文章,看到窗外天色敞亮,遂开始打扫。

    今天早上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6:09醒,最近破纪录破的有点爽啊,照例看了许多很不错的文章,熏陶了下我的小心脏。

    看文章看得差不多了,准备听音乐了。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发落醒早,椿树十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