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一篮鸡蛋,他是我的儿子

一篮鸡蛋,他是我的儿子

发布时间:2019-11-12 21:50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50)

    工作了一天,我站在阳台上,一眼就望到了离小区不远的地方,正在建新小区的工人还在辛勤的劳动着,他们每天都要干到很晚才收工。当我把视角拉回小区时,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卖鸡蛋的老妇人。她的前方正是朝着那个新建的小区。

    前不久,我下班回家,发现小区来了一个卖鸡蛋的老妇人。第一次,我并没有多再意她的出现,像往常一样急匆匆的往家中赶。
      工作了一天,我站在阳台上,一眼就望到了离小区不远的地方,正在建新小区的工人还在辛勤的劳动着,他们每天都要干到很晚才收工。当我把视角拉回小区时,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卖鸡蛋的老妇人。她的前方正是朝着那个新建的小区。
      那天下班回家,我再次在小区的门口看到了她,我停下脚步,仔细的看了她一下。她手持一个拐杖,身穿一件破旧的黑色大棉袄,脚上穿着一双很朴实的布鞋,脸上早已布满了皱纹,嘴唇不仅开裂,而且黄中透白。脸色也十分苍白。双手也排满了老茧。并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那里。那双眼一直紧眯着,后来我才知道她的眼睛是瞎的。那天家里正好要买鸡蛋,索性我就给她做生意了。
      她卖的鸡蛋真的又大又新鲜,家中的鸡蛋很快就吃完了。那天,我同样下班回家,当我看到她时,她已被小区的人包围得看不见人了。我等了很久,等人群少时,我急忙跑过去,可惜她的鸡蛋已卖完了。她得知我没有买到鸡蛋,向我跟前走了一两步,很亲切的对我说:“明天您再来买吧!我明天特意给您留20个。你需要20个鸡蛋吗?”
      我连忙笑着说:需要20个,越多越好啊,您老卖的鸡蛋又大又新鲜,以后我家吃的鸡蛋,我都到您老这里来买,我先付给您钱,那我明天来取啊!”
      “好的!谢谢大伙这么照顾我的生意,这钱我就先不收,但鸡蛋我明天一定给你留着!今天实在是对不住了。”说完她把我给她的钱又放回到我手中。
      第二天,她果真给我特意留了20个鸡蛋,可那天由于公司事情太多,所以晚了一些回家。当我踏进小区的门口时,我发现她依然还在那里,像往常的话,她早已走了。后来她直至把那20个鸡蛋交到我的手中,才离开。我原打算多付她10元钱的,但她死活也不肯收下。那天实在是很晚了,所以她没有拒绝我送她到工地的请求。我扶着她,一路上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情感一直在我的心里,就是无法形容表达出来,让我从内心得到感动!当我送到那个新建的小区工地上时,他要我回家去,她说等会她的儿子会来这里接她的,她的儿子就在这个工地上工作。他每天都在这里等儿子下班,然后一起回家!我把他安置好后,马上回家做晚饭了。
      那半年,我都买她的鸡蛋。后来慢慢的我跟她熟了。后来才得知,她的眼睛是为了她的儿子才瞎的。她的儿子是一个建筑工人,很久以前在一次意外中,双眼的视角膜严重受损,需要一对新的眼角膜才能才能重见光明。由于众多原因,她最后居然把自己的眼角膜给了儿子。现在一晃已过去15年了。
      我听后很震撼。她却笑着对我说:“没有什么的,他是我的儿子,为了他,我什么都舍得,就一对眼角膜,哪怕是要我的命,我都毫不吝惜!况且只要他能看见,就等于我能看见一样,没有什么的!”听后,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立马的流下了。自此以后,只要我有时间,我都会把她送到她儿子的那个工地上去,把她安置好后才离开。
      那天,我下班回家,没有发现她在小区卖鸡蛋。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我立马跑到她儿子的工地上,也不见其人,新小区已建成了,有关负责人正在筹备后面工作。我在附近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然后我气吁吁的赶回了家中,但心中一直都惴惴不安。
      又过去了几天,我同样下班回家,只见她和她的儿子站在小区的门口等我。手中拎着很多鸡蛋。
      “您这几天怎么没有来小区卖鸡蛋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我很急的对她说。
      “我要走了,我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卖鸡蛋了!”说完,她叫儿子把手中拎着的鸡蛋硬塞到我的手上。
      “为什么呢?您在这里卖鸡蛋,生意不是很好吗,况且这个小区的所有人都吃惯了您卖的鸡蛋啊!”我很不舍得的问道。
      “我儿子他们在这里的那个工程又完成了,他们又要赶去别的地方建房子了,我也要跟着去。”她很高兴的回答我。
      “哦,我真的不舍得您走啊!”
      “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心的,所以特意再来这里跟你道个别,那鸡蛋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你不收,就见外了!”
      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收下鸡蛋。我送了他们一段距离,在送的路上,我偷偷地把200元钱塞到了她的口袋。就这样,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她了......               


      王小妮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自在。那张沙发很软,她坐着不舒服,屁股不知道往哪儿搁。她像个大姑娘似地扭来扭去。敲门之前想好的那些话都不知道从哪儿说起了。她只能用笑来打破尴尬。同时脑子里在组织语言,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和浆糊一样,她急出了一脑袋汗。
      王校长沏好了茶,端在她跟前。她看到茶杯很精致,像一只透明的酒杯。她拿起来,一口喝干了。王校长又给她续上一杯,她不好意思喝了。坐在那里,她才发现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想,起码先说句话吧。她端坐了一下身子,从喉咙眼里挤出了几个字:“王校长,您看……吃鸡蛋,刚煮的,自家的鸡下的蛋。”
      王校长连忙推辞,说:“你这是干啥?留着给孩子吃。”
      王小妮正想往他手里塞,王校长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来,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心砰砰直跳。她听到王校长的电脑嗡嗡地响。她站起来,接着又坐下。她不时地看一下办公室的门。那只门很安静地立在那里。她看了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钟,儿子快下课了。她又站起来,想出去,可是事情还没有办成。她坐了下来,再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零二分。
      突然电话响了,吓了她一跳。她盯着办公室的门,听着电话急躁的铃声,多么希望王校长马上来接。但是铃声始终响个不停,门静静地立在那里。她站起来,又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十分。她坐了下来。电话停了,可是一会儿又响了起来。她想,一定是打给王校长的,可能有急事。她一直听着铃声。它就像一只锲而不舍的小狗,紧追着自己的主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有几次她想抓起电话来,告诉那边的人,王校长不在办公室。可是她不敢,别人问起她是谁,怎么回答?她说自己来看儿子的?那为什么在校长办公室?
      看了下表,已经十一点二十五分了,儿子要下课了。王校长还没有回来。
      她感觉电话很累了,一直响个不停,她想去拿起话筒来。终于鼓起勇气,王小妮抓住了电话筒。这时门开了,她以为是校长回来了,一阵紧张。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她满脸愤怒。王小妮害怕极了,赶忙说:“有个找王校长的,一直打电话……”
      那个姑娘说:“为啥不接电话?”
      王小妮低下了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我打了一百遍了,你都不接。你耳朵聋呀。”
      王小妮没敢抬头,她站着,手里紧紧地抓着那只鸡蛋篮子。儿子快下课了,她想早点出去,到儿子的教室前把鸡蛋给他。可是现在校长办公室里异常安静,那个小姑娘不说话,她也不敢走。何况她想等校长回来。可是已经中午了,校长不会回来了吧?
      她问那个小姑娘:“王校长,他快回来了?”
      小姑娘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说:“你看都几点了,他回家了,下午再来吧!”
      下午回家的车只有一趟,十二点十分,她知道来不及了。她跟着小姑娘出来了。当小姑娘在锁门的时候,她鼓起勇气来,问:“姑娘,王校长家住哪儿?”
      小姑娘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仍旧是不耐烦,说:“你怎么这么多事?”
      “我等了他一上午了,我想把这篮子鸡蛋……”
      “走开,走开”,小姑娘转身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在校长办公室门前,站在那里。她感觉手腕里的篮子有些重。她倒了把手,把鸡蛋篮子放在了另一个手腕里。
      她想着刚才的事情,想着怎么样把鸡蛋送给王校长,突然铃声响了起来,在她的头顶响个不停,吓了她一哆嗦。她知道下课了,她要赶在儿子去食堂前把鸡蛋给他。于是她蹲下来,将篮子里的鸡蛋拿出了十个放在红色塑料袋里。王小妮一手拎着鸡蛋篮子,一手拿着塑料袋里的十个鸡蛋向儿子的教室走去。
      
      二
      儿子的教室真难找,那是一栋八层楼。儿子的教室就是在第八层。当她送儿子上学的时候,第一次近距离地站在那座楼下,抬起头来,看不到顶层,她有些眼晕。多长时间才能爬上去啊?还好,有儿子的班主任领着,他们去了教室。坐的电梯,很快就上去了。可是她自己不会坐电梯,下楼的时候走楼梯,累得气喘吁吁,她发誓再也不到这个楼上来了。可是她牵挂儿子,以后每周六都去看儿子,她都是爬楼梯上去的。虽然累的满头大汗,可是她高兴。儿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学习又紧张,肯定在学校食堂吃不好。每周给他送十个鸡蛋。补补身体。她对儿子说:“一天吃一个,剩下的三个分给同学们。”
      王小妮知道儿子不愿意她来。她都知道,一个农村人来教室门口给他送鸡蛋,他感觉丢脸。儿子十几岁了,有自尊心了。每次她塞给儿子鸡蛋的时候,儿子都是把她拉到角落里,气呼呼地说:“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不要你来吗?”她就只是笑笑,把鸡蛋塞儿子,说:“一天吃一个,剩下的三个分给同学们。”儿子不要,她硬塞给儿子。儿子不会跟她多说一句话,拿起鸡蛋来就往教室走。他告诉王小妮:“以后别来了!”
      其实,王小妮明白自己的儿子的心思,她也想过去宿舍给他送鸡蛋,可是学校那么大,她根本找不到宿舍在哪儿,总不能去打听?那样儿子会更生气。她只知道教室在哪儿,进了学校大门,正对着的这栋八层楼就是。她牢牢地记住了这个位置。
      每次给儿子送完鸡蛋,她就会马上出去坐车回村里。那辆通往村里的车经过学校,十二点十分路过这里,错过了今天就回不去了。可是这次她不能走,还没有等到王校长。她在想,要不是王校长来了一个电话,她早就把鸡蛋送给王校长了,都怪自己犹犹豫豫没有早把鸡蛋给他,没有早把事情说出来。现在怎么办?早走了就不能给王校长送上鸡蛋,等到下午送给王校长鸡蛋,那自己怎么回去?
      她本来站在教室门口等着儿子出来,可是她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却忘记了儿子下课的事情,直到她感觉到周围安静了下来,才知道人都走光了。她悄悄地伸过头去,看到教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她想,就在门口站着,儿子不能看不到自己吧?她看了看手里的鸡蛋,怎么去送给儿子呢?她决定去宿舍找找。总不能今天一件事都办不成吧?都怪自己胡思乱想,没有看到儿子出来。
      王小妮匆忙地下楼,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双脚踩在往下走的台阶上,有种踩空的感觉,她很着急,但不敢跑快,身上已经流了汗了。她必须马上找到儿子。就在她走到第七层楼梯的时候她突然想到儿子现在没有在宿舍,正是吃饭的时候,在食堂里。她要是去晚了,儿子就吃饱了。宿舍在哪儿,她还大体知道个位置,可是食堂在哪儿呢?她完全不知道。她想下楼再去打听,不管其他的事情了。
      走到一楼门厅时,她差点撞到了一个人身上。那个人认识她,对她说:“你是阿姨吧?”她看了看眼前这个大男孩,不认识。可是她心中有了希望,忙问他:“你们学校食堂怎么走?”
      那个男孩说:“你是找王磊吧。他刚去了食堂,我是他同学。我去喊他?”
      “不用,不用……”说完了又后悔自己,不用人家去找,自己去哪儿找?她忙改口:“鸡蛋,我给他送鸡蛋。”
      那个男孩笑了笑,说:“离这里不远,我去喊他?”
      “不用了。要不,你给他送过去吧?”
      “大老远的来你不和他见见面吗?”
      “不用,不用。”她知道儿子不愿意她到学校来,更不用说见面了。她理解自己的孩子,大小伙子了,自尊心强。况且她还想要马上到学校办公楼门口等着,她决定一直守在那里,总会碰到王校长走出来走进去。今天下午无论如何都要把鸡蛋送给王校长。
      
      三
      王小妮没有想到王校长这么不容易见到。她一直在办公楼前等着,看清楚了每一个人的脸。可是始终没有见到王校长。她觉得老师就是老师,有礼貌。她也微笑着点一下头。可是没有一个人问她在这里干什么。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过来问她:“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找谁?”可是一下午了,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她说话。有时她想进校长办公室看一下王校长去了没有。可是一想就放弃了,她一直在门口守着,王校长怎么会走过去呢。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只听到上课铃声(或者是下课铃声。她听不懂这些)响了又响。凭感觉已经很晚了,因为她看到太阳在西边了。
      终于,一个保安走了过来,问她:“你在干么?”
      她说:“我等王校长。”
       “那你去传达室等吧。”
      “我就在这里等,上午我见到他了。”
      “有什么事吗?”
      她本来想说了,但是一想,还是不说了,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她是一个本分人,送礼的事情是第一次做,她有些紧张,也不知道如何做这件事情。
      保安见她没有回答,就走了。他说:“有事情可以去教务处。王校长不一定总到学校来。”
      王小妮听到保安的话,想了想,确实有道理,她有些不知所措了。万一王校长真不来了呢?她白等了一下午?如果今天真不来呢?明天继续等?反正明天中午才有车,她就下定了决心继续等。可是晚上怎么办?在哪儿睡觉?她脑子有些乱。她是一个固执的人,一定要把这个鸡蛋送到王校长手里。
      她在犹豫不决时,突然看到了上午的那个小姑娘。她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仿佛她的事情马上可以迎刃而解了,于是她迎了上去,对着那个姑娘说:“老师,王校长……”
      那个女孩有些不耐烦地扫了她一眼,说:“怎么又是你?”
      “我在等王校长,他什么时候回来?”
      那个姑娘眼睛盯在了她的鸡蛋篮子上。
      王小妮看到了,连忙拿起篮子说:“来!吃鸡蛋,我自己煮的,可香了。”
      那个姑娘厌烦地说:“去去,走开,谁吃你的鸡蛋。”
      王小妮尴尬地笑了笑,收回了鸡蛋篮子,放在了地上,她问:“校长什么时候回来?”
      “我咋知道呀?你们这些人!”
      “我和王校长一个村的。”
      “我们校长不收礼的。”
      “校长什么时候回来?”
      “他出差了,这几天都不在。”说完,那个姑娘走开了。她站在原地不动,有点五雷轰顶。王校长出差了,什么时候回来呀?这可怎么办?要不下周来?下周来还有什么用呢?明天星期天了,下周一就晚了。
      或许那个姑娘骗我吧?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念头。想了想,或许也在理。校长不会明里收礼,肯定暗地里收下。他不会不收下的,他们是一个村子里的。王校长还当老师的时候他们两家关系就很好。王校长春节回家还去她家呢。那时候王小妮的男人还活着。他们经常喝酒聊天。现在男人才死了几年,他不会忘记。想到这里,她鼓起勇气来想要非把这篮子鸡蛋送出去不可。可在这里等实在不是办法,她想要找到王校长的家。晚上可以去他家,或许稳妥些。她从没有给人送过礼,去他家该怎么做?唐突的去他家会不会不合适?万一他真出差了呢?怎么跟他老婆说。王小妮满头大汗了。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况且怎么打听到校长的家?别人会告诉自己吗?都是未知数。王小妮焦头烂额了,她真想大哭一场。可是想到为了儿子。她什么事都可以做,什么委屈都可以受。
      王小妮想到了刚才那个保安。他看起来比较好说话,不像那个姑娘凶神恶煞的样子。那个保安他其实见过好多次了。每周六来看儿子,他都在传达室门口坐着,熟悉了以后,他们还会彼此打个招呼。因此,她觉得听从刚才保安的建议,到传达室坐坐。王校长来总不能不走大门口吧?还可以和保安聊聊天,看能不能打探出王校长家住哪儿。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四
      那个保安没有在传达室,王小妮走进去的时候,正有一个看门的大爷在吃鸡蛋,一边吃一边喝水。她有些尴尬,总好像是自己贸然闯进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领地。她想退出去,可是来不及了。那个大爷看到了她,把吃了一半的鸡蛋放在了桌子上,问:“同志,你有事?”
      她说:“我找王校长。他下午没来学校。一个保安让我在传达室等。”
      “王校长可不好找。找他的人多了去了。”
      看门大爷的话有些不友好。她听了这句话,脸红了起来。她也知道王校长不好找。可是既然已经来了,能怎么办呢?看到大爷的态度,她知道这条路又断了,估计在这里打听不出来校长的家来。她多么希望那个保安回来。他们在一起聊一些家长里短。可是保安即使回来了,人家会对自己友好吗?会不会想这个老头一样,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门大爷看到她一直盯着他看,朝她笑了起来。大爷突然讨好地说:“吃个鸡蛋吧?”看到她没有反应,他就继续解释:“垃圾桶里捡的,嘿嘿,不过不脏。现在的学生,唉!”
      王小妮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看门大爷手里的鸡蛋,问:“鸡蛋?哪儿捡的?”
      “垃圾桶里,不过不脏。”看门大爷重复着这句话,好像是在解释什么。
      王小妮看到了熟悉的塑料袋,一切都明白了。她想大哭一场,但是转念一想,他还是个孩子,等将来会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的。她不想再考虑这件事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打听到王校长的家在哪儿。传达室是指望不上了。她感觉面前是悬崖,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这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只能是等了,今天不来,每天,明天不来后天。可是后天学生就“分流”了。这该怎么办?

    那天下班回家,我再次在小区的门口看到了她,我停下脚步,仔细的看了她一下。她手持一个拐杖,身穿一件破旧的黑色大棉袄,脚上穿着一双很朴实的布鞋,脸上早已布满了皱纹,嘴唇不仅开裂,而且黄中透白。脸色也十分苍白。双手也排满了老茧。并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那里。那双眼一直紧眯着,后来我才知道她的眼睛是瞎的。那天家里正好要买鸡蛋,索性我就给她做生意了。

    她卖的鸡蛋真的又大又新鲜,家中的鸡蛋很快就吃完了。那天,我同样下班回家,当我看到她时,她已被小区的人包围得看不见人了。我等了很久,等人群少时,我急忙跑过去,可惜她的鸡蛋已卖完了。她得知我没有买到鸡蛋,向我跟前走了一两步,很亲切的对我说:“明天您再来买吧!我明天特意给您留20个。你需要20个鸡蛋吗?”

    我连忙笑着说:需要20个,越多越好啊,您老卖的鸡蛋又大又新鲜,以后我家吃的鸡蛋,我都到您老这里来买,我先付给您钱,那我明天来取啊!”

    “好的!谢谢大伙这么照顾我的生意,这钱我就先不收,但鸡蛋我明天一定给你留着!今天实在是对不住了。”说完她把我给她的钱又放回到我手中。

    第二天,她果真给我特意留了20个鸡蛋,可那天由于公司事情太多,所以晚了一些回家。当我踏进小区的门口时,我发现她依然还在那里,像往常的话,她早已走了。后来她直至把那20个鸡蛋交到我的手中,才离开。我原打算多付她10元钱的,但她死活也不肯收下。那天实在是很晚了,所以她没有拒绝我送她到工地的请求。我扶着她,一路上我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情感一直在我的心里,就是无法形容表达出来,让我从内心得到感动!当我送到那个新建的小区工地上时,他要我回家去,她说等会她的儿子会来这里接她的,她的儿子就在这个工地上工作。他每天都在这里等儿子下班,然后一起回家!我把他安置好后,马上回家做晚饭了。

    那半年,我都买她的鸡蛋。后来慢慢的我跟她熟了。后来才得知,她的眼睛是为了她的儿子才瞎的。她的儿子是一个建筑工人,很久以前在一次意外中,双眼的视角膜严重受损,需要一对新的眼角膜才能才能重见光明。由于众多原因,她最后居然把自己的眼角膜给了儿子。现在一晃已过去15年了。

    我听后很震撼。她却笑着对我说:“没有什么的,他是我的儿子,为了他,我什么都舍得,就一对眼角膜,哪怕是要我的命,我都毫不吝惜!况且只要他能看见,就等于我能看见一样,没有什么的!”听后,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立马的流下了。自此以后,只要我有时间,我都会把她送到她儿子的那个工地上去,把她安置好后才离开。

    那天,我下班回家,没有发现她在小区卖鸡蛋。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我立马跑到她儿子的工地上,也不见其人,新小区已建成了,有关负责人正在筹备后面工作。我在附近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然后我气吁吁的赶回了家中,但心中一直都惴惴不安。

    又过去了几天,我同样下班回家,只见她和她的儿子站在小区的门口等我。手中拎着很多鸡蛋。

    “您这几天怎么没有来小区卖鸡蛋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我很急的对她说。

    “我要走了,我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卖鸡蛋了!”说完,她叫儿子把手中拎着的鸡蛋硬塞到我的手上。

    “为什么呢?您在这里卖鸡蛋,生意不是很好吗,况且这个小区的所有人都吃惯了您卖的鸡蛋啊!”我很不舍得的问道。

    “我儿子他们在这里的那个工程又完成了,他们又要赶去别的地方建房子了,我也要跟着去。”她很高兴的回答我。

    “哦,我真的不舍得您走啊!”

    “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心的,所以特意再来这里跟你道个别,那鸡蛋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你不收,就见外了!”

    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收下鸡蛋。我送了他们一段距离,在送的路上,我偷偷地把200元钱塞到了她的口袋。就这样,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她了……

    作者 李玉良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篮鸡蛋,他是我的儿子

    关键词:

上一篇:当及时行孝,陪父母吃一顿团圆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