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情感话题 > 那年冬季那场雪,让我成全了自己

那年冬季那场雪,让我成全了自己

发布时间:2019-11-09 16:43编辑:情感话题浏览(154)

    闭上眼睛,于是就飞往宁静的夜空我静静的坐在高高的楼顶边角双脚垂下轻轻的摇

    图片 1

    图片 2

    总以为 只要冬天一过 积雪便会融化 凝固的血液就会流动 我的心里也就没了你 可谁知 我看到的每一片雪里 都有你的影子 落在手心的 似乎还有你的温存 雪中的足迹 有你从前留下的吧 我常常 梦见我种了一盆兰花 它开的满屋飘香 可清晨谁又偷走了它 那朵花 是你吻过的吧 在你走后 我也去轻轻吻了它 闻到了你嘴唇的味道 他们说 你一个七尺男儿 对她又何苦这般痴情 我笑笑 大概过了这个冬天 我就会忘了她吧

    我知道,在我头顶还有一片星空但我不愿再飞也许是因为那里太过寒冷缓缓的站起微笑着欣赏着你的梦境天呐,我竟然看到了我的身影好开心

    文 · 刘安忆晨    图 · 来自网络

    那年冬季那场雪.png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于是伸出左手为你理了理微凌的发丝你真是个可爱的娃娃指尖略过你雪腻的脸颊微微触动神说:吻她我笑笑:让她睡吧

    “哟,这不是笑笑姐嘛,好久不见啦。”雪鸢挎着林海的胳膊,语气中略带挑衅。

    文 / 伊米crystal

    我高高的站起让夜风吹拂着长长的衣摆仿若一位隐居的侠者守护着其内心所爱

    “好久不见。”相比之下,林海倒显得谦卑有礼,语气中多了些歉疚。

    上一章《那年冬季那场雪》第二十七章 梦想之门终于开启 / 《那年冬季那场雪》目录

    月光如雪般飘落洒满了你的窗子于是你小小的床变作一只弯弯的小船我倚在船头轻轻的摇着双桨渐渐莹亮化作雪白的翅膀

    “好久不见。”笑笑露出温暖的笑意,掩藏住内心的不安和惶恐。

    “还记得这里吗?”站在街心花园的广场上,郁雪峰指着不远处的路灯问道。

    载着船儿荡在浩淼的星光仿佛,驶进了过往我轻轻的唤来桥边的喜鹊让它们去河岸的星斗里撷来最美的一颗

    1 吵架

    吵闹声又一次从卧室传来,林海的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笑笑的不是,笑笑还在厨房里洗着碗,就那么静静的听着,也不辩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吵闹声早已成为了习惯。

    林海拎着一件衬衫从卧室走出来,指着笑笑继续着破口大骂。

    “你这一天还能干点什么,连个衬衫都洗不好,洗过了还不熨一下,让我明天怎么穿出去?”

    “你说话啊,这一天天的,跟你在一起,你连个屁都不放一个。你是哑巴吗?”

    笑笑依旧忙着手里的活计,洗过了碗就开始拖地。她越是不理林海,他就越是生气,一把从她手里抢过拖把,往地上重重一摔。拖把上的水溅在了林海的裤子上,他甩了甩裤腿,嫌弃的走回了卧室。笑笑捡起拖把,到卫生间的水槽里拧了拧水,继续拖着地。

    躺在床上的时候,林海对笑笑说,“要不,你的工作别干了,反正我也养得起你。”

    笑笑把被子好好盖了一下说,“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笑笑背对着林海躺下了,睁着眼醒着。不一会儿,林海的鼾声传了过来。日子确实是习惯了,笑笑觉得委屈,为了一个女人,林海总是故意找茬吵架。他本不擅长吵架的,如今吵得多了,倒熟练了许多。

    “当然记得了,咱们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就到了这里。”方雪望着那盏明亮的路灯,好似又回到了三年之前,那时他们无依无靠,在这座城市里不认识任何人,转眼已经三年了,他们已经熟悉了这座城市,但因为忙碌很少再来到这里。

    亲手戴在你的发间至此,才是最美的神说:吻她我笑笑:让她睡吧

    2 怀孕

    笑笑轻轻拍醒还在睡着的林海。

    “起来吧,吃个早餐该上班了。”

    “嗯,老婆真好。”

    “你的衬衫我已经熨过了,就挂在客厅的衣架上。我先去上班了,你也快点吧。”

    笑笑到客厅拎起背包,蹬上高跟鞋,轻轻的关上门,再咯噔咯噔的下楼,跑着赶最早一班的地铁。饶是这样,笑笑还是迟到了五分钟。好话说尽了,终于让人事部的同事把这一个迟到给消了。若不是早上要帮林海熨衬衫,第一班地铁肯定赶得上。下次还是要晚上把这些事做完,省的早上手忙脚乱的,笑笑这样想着。

    林海慢悠悠的起床,洗漱完毕之后,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穿好衣服,拎着皮包,关了门,到地下车库里取了车,优哉游哉的去上班。他的工作比较自由,所以稍许迟到一些也无所谓。心里想着今天天气不错,晚上要带雪鸢到哪里吃点好的。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笑笑的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那一声熟悉的“笑笑有人找”又传来了。笑笑无奈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慢悠悠的朝外面走过去。

    每天这个时候,雪鸢都会来找笑笑喝咖啡,说着她和林海的事情。笑笑有心不听,雪鸢就在咖啡馆里闹起来。有一次传到了单位领导的耳朵里,领导觉得影响很不好,训斥了笑笑一通。笑笑就一边听着雪鸢的秀,一边想着工作上的事情。

    楼下的咖啡厅下午这个时间段人都不会很多,雪鸢和笑笑刚刚坐定,还未点咖啡,雪鸢就先发制人。

    “我怀孕了,你们离婚吧。”

    “你去问林海吧,我说了不算。”

    笑笑对服务员招了招手,点了两杯卡布奇诺,继续听着雪鸢的秀。

    “你还记得那盏路灯的名字吗?”郁雪峰指着最亮最醒目的那盏路灯问道。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3 吃饭

    喝过咖啡,回到办公室。领导给笑笑又加了个紧急任务,看样子晚上又要加班了。笑笑给林海发了条消息,说要加班,林海没有回应。

    笑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已经八点半了,林海还没回来。笑笑一个人随便弄了点儿吃的,刚刚吃完,林海就回来了。

    “你怎么一个人就吃饭了,也不等我?”林海又开始找茬了,他明明刚和雪鸢在外面吃了大餐。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笑笑收拾了桌上的碗筷,走进了厨房。

    清炒一个西兰花,再熬一碗皮蛋瘦肉粥,放在桌上给林海。刚刚吃过山珍海味的林海如何吃得下这些东西,就又开始挑刺,粥咸了,西兰花淡了。以前没有雪鸢的时候,林海的晚餐都是这些,他从来不挑剃,笑笑做什么他就吃什么,如今一切都变了。

    林海吃了几口不吃了,就把饭菜往旁边一推,回了卧室。看着电视的笑笑就又默默地收拾了桌子,然后继续看着电视。她一直看到很晚,等她回到卧室的时候,林海已经睡着了。

    “雨花灯,当时还是我起的名字,怎么会忘记呢,你还夸我文艺呢。”方雪转过头看着郁雪峰的脸,“怎么突然想到要来这里。”

    4 窝火

    天早已大亮,窗帘没拉,阳光从窗户直射进来,正照在林海的脸上。醒来的林海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手机,九点二十,笑笑今天竟然没有叫他起床。这该死的女人,林海咒骂到,早该死了。

    穿好衣服,桌上没有早餐。洗漱好,拎着包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坐在办公室里的林海依然一肚子火,今天上午本来是有个会议的,结果笑笑竟没叫他起床,不得不推迟到下午。趁着还有时间,他准备打电话骂笑笑一通,可是手机关机,再拨通她办公室的电话,同事说她生病请假了。

    翻了翻包,准备拿出昨晚放在里面的文件看一下,顺着文件掉出来一张纸,“离婚协议书”五个字赫然写在上面,最下面笑笑的名字已经签好了。林海突然觉得有些委屈,这么长时间的无理取闹,就是为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吗?

    正愣着神,雪鸢的电话打了过来。

    “亲爱的,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吧?”

    “今天笑笑的妈妈过生日,我得和笑笑回去一趟,你找你的小姐妹一起看吧,我给你报销。”

    “嗯,好,那你乖乖的哟。”

    “嗯,你也乖乖的哈。”

    郁雪峰依旧望着那盏路灯,“我喜欢这里,而且我觉得那盏路灯总会给我们带来好运,你看,今天你不是终于成功了吗?”

    5 离婚

    下班之后,林海开着车去了笑笑的爸妈家。笑笑不在,林海就借口说笑笑出差了,让他来看看二老。从笑笑的爸妈家里出来,林海就回了家。

    笑笑正一个人在家里收拾着行李,看见林海回来头也没抬,继续收拾着。林海看着这一切,不仅觉得荒唐,气不打一处来。他把笑笑收拾好的衣服扯出来,甩了一地。

    “你什么意思?”林海首先发问。

    “她更需要你,也更需要这个房子。”笑笑安静的应答着。

    “那你呢?”林海咆哮着。

    “林海,别闹了行吗?你闹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离婚吗?你看,没有你,我不是一样过得好好的吗?可是她不一样。”不过分流露表情,笑笑淡定的面对着林海。

    “所以你的离婚协议书上把所有财产都留给我,自己净身出户?”林海的内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所以就都留给你啊。”笑笑竟然笑了起来。

    林海看着笑笑无所谓的表情,越发的愤怒。跑到客厅里拿起椅子,疯狂的在地上砸了起来,笑笑就倚在卧室的门口看着他。林海砸了一会儿,停下了,然后打开门跑了出去。

    第二天,笑笑带好了所有的证件,和一份重新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到了林海的单位。从民政局出来之后,笑笑拎着行李箱去了机场。

    方雪也笑了,拉起郁雪峰向那盏雨花灯跑去,“那咱们去好好感谢感谢它吧。”

    6 再见

    再次遇见,纯属意外。笑笑的母亲病了,在医院住了几天,她心疼母亲,回来看看。三个人找了个咖啡馆坐了下来,雪鸢依然说着两个人的故事,笑笑听着,林海有些尴尬。

    “每晚的梦都会重复,重复一段路我们曾走的好辛苦,你感谢我付出,更感谢我退出,说她更需要照顾……”

    咖啡馆里响起了张靓颖的《我走以后》,林海听着更加尴尬。

    “我们还能做朋友吗?”林海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打断了兴致正高的雪鸢,也把笑笑惊了一下。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笑笑的电话响了,说了句不好意思,笑笑接起了电话。

    “喂,李姨,林涛今天怎么样啊?…啊,那就好…好的…嗯,我有点事,李姨我先挂了哈…我明天回去……”

    挂了电话,简单告了别,笑笑付了钱,潇洒的离开了。


    END


    刘安忆晨:*不务正业的在校学生,非专业写手,非著名演员!*

    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跑到雨花灯下,方雪抬头,闭上双眼,双手在胸前合十,她在祈求,祈求一辈子的好运,祈求爱情的长久。

    “你在许愿?”郁雪峰看着方雪的模样问道。

    方雪没有理会,继续虔诚的祷告。郁雪峰依靠着灯柱,抬头去看无尽的黑夜,夜已深了,此刻的街心公园变得安静,静的出齐,静的深邃。

    方雪拿到了z市服装设计大赛的冠军,她的未来已经不再是梦,那闪闪发光的大门已然开启,方雪终于摆脱了命运的折磨,而他,也应该是时候离开了。

    “雪峰哥,我想去西藏,听说那里是神圣的殿堂,是最纯洁的地方,我想去看看传说中的布达拉宫。”

    “西藏?布达拉宫?很远吧。”郁雪峰继续看着黑夜,若有所思的问道。

    “嗯,很远。”

    “什么时候去?”郁雪峰的语气中没有波澜,平静的问道,或许这是他能够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吧。

    “嗯,这样吧,今年的第一场雪。”

    “第一场雪?那不就是今天吗。”郁雪峰看着方雪的脸,疑惑的问道。

    “今天这不算,你看,雪早就停了。”方雪指了指天空。

    郁雪峰抬头,再也没有了雪的踪影,借着灯光,只有他们彼此呼吸的白雾,“好。”

    “真的吗?那可说定了啊,第一场雪,咱们就在这里相约,你可不要忘了。”方雪伸出一根手指竖在两人之间,“突然觉得好浪漫啊。”方雪一脸的陶醉。

    郁雪峰点点头,笑了,“不会忘的。”

    方雪上前抱住郁雪峰,将脸放在郁雪峰的胸前,那砰砰的心跳那么有力,那么迷人。“雪峰哥,今晚我不想回学校了。”

    郁雪峰抬起的手停了下来,“那你去哪里?”

    “我要跟你在一起。”说着,方雪踮起脚尖,吻住了郁雪峰微微冰凉的唇。这个吻那么霸道,又带有些许的欲望。郁雪峰想要躲闪,却迎来了更加猛烈的进攻。

    不知过了多久,方雪减缓了力度,她轻轻的移开薄唇,满脸羞红的看着郁雪峰,郁雪峰低头正对上方雪那双清澈明眸,他有些无措,但又似乎渴望已久,最终,郁雪峰在方雪的额头处留下了一个香吻。

    北风呼啸而来,将地上的尘土吹起,郁雪峰将方雪搂入怀中,抬起头去看头顶的那盏雨花灯,那么精致,那么妖娆。

    “不好意思,先生,只剩下一间情侣间了。”前台服务女孩盯着电脑,说道。

    “雪峰哥,”方雪拉了拉郁雪峰的胳膊,“就订这一间吧。”眼中满是渴望与期盼。

    “好,我就要这一间了。”郁雪峰看了眼方雪,果断的说道。

    “麻烦请出示一下身份证件。”

    做好登记,郁雪峰拉着方雪的手向房间走去,两只紧握的手心里早已被汗水浸湿。打开房门,方雪迫不及待的将唇重新送上,漆黑的房间里,只有急促的呼吸声和亲吻的激情。

    “等等。”郁雪峰逃离方雪的热吻,伸手将房间的灯打开,“小雪,天不早了,早点睡吧。”

    方雪看着郁雪峰,将嘴唇咬的发紫,“雪峰哥,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傻丫头,怎么是讨厌呢。”郁雪峰摸着方雪柔顺的长发,“你看,都快2点了,明天你还要上课呢。”

    方雪打开郁雪峰的手,转身进了洗手间,哗哗的流水声传来,郁雪峰看着洗手间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方雪洗完澡,身披浴巾走了出来,洁白的皮肤暴露在郁雪峰的面前,郁雪峰看了一眼,便将目光移开,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如今的他,早已配不上方雪,他只会是方雪的累赘。

    方雪慢慢向郁雪峰走来,带着炙热的爱,她站在郁雪峰的面前,轻轻将浴巾的一角揭开。

    耀眼的阳光洒在方雪白皙明媚的脸上,她睁开双眼,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那么安详,那么踏实。方雪笑着伸手去抚摸那棱角分明的脸庞,长长的睫毛还是那般迷人,坚挺的鼻梁透着男人的气魄,最后,方雪将手指落在了那片薄薄的唇上,那么柔软,那么红润,方雪起身轻轻一吻,带着微凉,带着清新。郁雪峰缓缓睁开双眼,笑着看着方雪,方雪还未来及重新躺下,唇刚刚离开,她害羞的道了声“早安”。郁雪峰伸过臂膀,将方雪重新拉入面前,“早安。”

    伴随着窗外的阳光,方雪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的生命之光终于开启,黑暗将不再浮现。

    离开宾馆,方雪的心更加踏实,她不需要再担心郁雪峰会弃他而去,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他一定会对她负责。

    “小雪,恭喜你呀,昨天你跑哪儿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你。”林笑笑看到方雪,便递上了一大束鲜花。

    “谢谢,昨天雪峰哥也来了。”

    “哦,”林笑笑点点头,笑的意味深长,“明白了。”

    方雪的脸有些发烫,她躲开笑笑的目光,“今天心情不错嘛,有什么好事情吗?”

    “嗯,算是好事情吧。”林笑笑挽着方雪的胳膊,“我答应郭洋了。”

    “真的吗?”方雪吃惊的看着笑笑,“你真的想好了吗?”

    笑笑看着方雪,笑的有些牵强,“找一个自己爱的男人,还不如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你说呢?”

    方雪心疼的看着笑笑,为什么长大了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如果这样,那么宁愿永远都不要长大,永远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多好。

    “不过,郭洋对我真的很好,我也在试着爱他,祝福我吧。”

    方雪没有说话,爱情哪有那么简单,并不是说你想爱就爱,想放就放,爱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情感,而不是被迫的接受。

    下一章《那年冬季那场雪》第二十九章 第一场雪 / 《那年冬季那场雪》目录


    这是一个关于情爱的故事,关于坚守的故事,希望您能喜欢,欢迎您来做客,伊米crystal在这里等着您。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情感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年冬季那场雪,让我成全了自己

    关键词:

上一篇:真的爱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