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威尼斯 > 宠物信息 > 藏獒美容死亡,真相竟然是这样

藏獒美容死亡,真相竟然是这样

发布时间:2019-06-30 15:13编辑:宠物信息浏览(147)

    我们不会逃避应付的责任,但也绝不容忍这样的“敲诈”,相信法律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

    花1400元手术却有230倍的差异赔偿,将对整个兽医行业都是个伤害。

    藏獒做美容拉皮手术真的会导致死亡?真相竟然是这样!

    2012年,于先生花88万元买了一只藏獒,感觉狗脸上起毛点偏后,就给狗做拉皮手术。“就是一般的外科手术,没想到狗死了。”那藏獒做美容拉皮手术真的会导致死亡?真相竟然是这样!下面就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藏獒做美容拉皮手术真的会导致死亡?真相竟然是这样!

    新京报讯北京一家养殖场将价值88万元的藏獒,送到动物医院进行美容拉皮手术,藏獒却死在了手术台上。养殖场将该家动物医院的李某诉至法院,索赔88万元。

    北京某养殖场法定代表人于某诉称,2012年11月9日上午,他将价值88万元的藏獒送到李某开的动物医院,为该藏獒进行美容拉皮手术。当藏獒进入手术室20分钟后,主刀医生叫他进入手术室,说藏獒“可能有生命危险”。他赶紧要求主刀医生进行抢救,但主刀医生声称已进行抢救,但已没有希望。

    造成藏獒死亡的原因:

    于某称,事发后,他到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进行事故技术鉴定,鉴定结论为麻醉意外致藏獒心脏骤停死亡。同时,他了解到,动物医院使用的麻醉剂“舒泰”没有取得进口许可证,并且该药的使用说明书上特别标注禁与“乙酰丙嗪”等药物一起使用,否则会造成动物心脏危险、呼吸抑制及体温过低。可是,动物医院在给藏獒麻醉中,使用的药物成分就包括“乙酰丙嗪”。

    于某认为,动物医院对藏獒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双方协商时,动物医院所有者李某只同意赔偿2万元,与他购入藏獒的实际价格相差悬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关于承认补办血统证书:

    养殖场主于先生指出,藏獒的死亡原因与医院麻醉时使用了“舒泰”与“静安舒”两种没有批准文号、且不能共用的进口药品有关。但动物医院辩解称,没有任何相关规定两种药不能一起使用。“当初手术前,养殖场签订了手术协议书和麻醉协议书,医院也告知了其风险,只有都了解且签订协议才会进行手术。藏獒死亡是由于个体差异,并非联合用药造成。”动物医院强烈表示,对于一审判赔的45万元难以接受,“我们只合理收取了1400元手术费,却被判赔45万元,我们认为不应按照狗的身价来衡量赔偿。”

    养殖场主为自己辩护,并且拿出了血统证明。而随着庭审的进行,当法官询问养殖场主于先生,对死亡藏獒是否做过血统证明时,对方却突然承认,“没做过,拿别的狗补的血统证书。”此话一出,立刻引发旁听席上一片笑声。

    双方均表示同意调解。但动物医院认为金额不能超过12万元,养殖场主认为金额过少,因此法庭不再调解。随后宣布休庭。

    日前,于某将动物医院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88万元。通州法院已受理此案。

    藏獒做美容拉皮手术死亡的最后判决结果:

    给号称价值88万元的藏獒做拉皮美容,手术中意外麻醉死亡,于是养殖场状告动物医院。一审医院败诉判赔45万元。由于医院不服提出上诉,该案二审在市三中院开庭审理。由于涉及宠物医疗矛盾纠纷,众多宠物业内人员前来旁听。

    相信许多爱狗人士藏獒做美容拉皮手术真的会导致死亡这一问题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希望以上内容能给您带来帮助!

    2014年3月6日下午2点天价索赔”案在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次庭审,来自京城的40于兽医同行纷纷来到现场声援济和。

    事件回放:通州某养殖场于某在2012年11月带一只藏獒“毛毛”到济和宠物医院做拉皮美容手术,大夫明确告知麻醉需要承担风险,也明确告知此风险包括死亡风险,于某同意承担此风险并在麻醉同意书及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手术费用1400元。不幸的是,手术过程中狗狗突然出现心脏骤停的情况,大夫全力抢救但还是无力回天。

    图片 2

    2014年3月6日下午2点北京济和宠物医院“藏獒美容,天价索赔”案在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次庭审,来自京城的40于兽医同行纷纷来到现场声援济和。

    真相:于某于是向医院索赔12万。可毛毛原本就不是一条纯种藏獒,通州梨园狗市这种品相的藏獒不过几千元,纯种藏獒都是有协会下发的芯片、血统证书和注册信息。这不明摆着要敲诈吗!对医院敲诈未果,于某私自销毁了“毛毛”尸体,然后一纸诉状将济和动物医院告上法庭。拿着一张购买收据,说自己当时买的是种公藏獒,将索赔金额从12万飙升至88万!试问作为一家养殖场,会购买一只需要拉皮美容的狗作为种公吗?

    狗主人出示藏獒照片。昨日,藏獒美容致死索赔案二审开庭。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图片 3

    图片 4

    狗主人于先生称为花了88万购买的藏獒做“拉皮”手术时,没想到狗却死在了手术台上。

    庭审开始了,作为二审原告的济和动物医院兽医师李丰昌和委托律师陈辉看上去精神抖擞,踌躇满志,陈辉律师的法庭陈述声音洪亮,铿锵有力,有法有据,大大改变了主审法官对一审判决的态度和立场,成为一大亮点。自以为胜券在握的被告面对新证据的出现手忙脚乱,束手无策,疲于应付,明显处于劣势,被告的庭审陈述表白毫无新意,苍白无力,且自相矛盾,漏洞百出。

    去世的“毛毛”

    一审法院判决,动物医院赔偿于先生45万。医院不服提出上诉。

    图片 5

    有宠物常识人都知道,这种样品相的藏獒应属于淘汰之列!庆幸当时医院保留了毛毛的照片。当事人于某在法庭上先说自己找不到纯种犬鉴定证书,之后又突然拿出了2013年8月才注册到的中国畜牧业协会所谓的“证据”,但他的狗已于就诊当日去世!请问一条已经去世1年之久的狗怎样去做纯种鉴定?何况证据照片中并不是同一只狗,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穿。而且我们从中国畜牧业协会证实到该协会注册信息中肯定没有“毛毛”的注册信息!事实真相应该很清楚了!假证据,难以置信的购买收据,于某的所作所为应该说明了一些问题!

    昨天,该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

    本次庭审取得4个决定性胜利

    图片 6

    一审依据市场价格作出“酌判”

    一、当众揭穿了被告的“毛毛”犬血统证书的真伪,让死亡“毛毛”无血统证书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原告证据中的“毛毛”

    于先生经营着一家宠物养殖场,专业养狗。为了让狗更漂亮,他会给狗做整容手术。

    被告犬场当庭提交的另一个版本的血统证书漏洞百出,不足以作为有效证据被采信。且原告的说法前后大相径庭,一审说“毛毛”的血统证书是中国畜牧业协会犬业分会出具的,在二审中则变身成不知从何而来的新版本了。最令人震惊的是被告无意中顺口自爆了一个行业“潜规则”:在圈子里所谓的血统证书是花钱就可以办的,并特别提到给犬业分会交300元即可办血统证书的真相,这直接成为了支持被告动物医院方认为血统证书不能作为评估死亡“毛毛”犬价值的最强有力证据。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一审判决书上竟然赫然写着:养殖场证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裁定医院全责赔偿45万给于某!

    于先生说,2012年,他花88万元买了一只藏獒,感觉狗脸上起毛点偏后,就于当年11月9日到被告北京济和动物医院给狗做拉皮手术。

    二、推翻了一审判决中赔偿金额45万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二审中原告动物医院方提交的藏獒犬价格证据是充分的,有说服力的,对藏獒犬市场价格的调查数据详实,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我们尊重法律的公平、公正,也许法官大人对宠物的专业知识匮乏,一时被假证据蒙蔽才做出这样的裁决,但医院就这样被冠冕堂皇的敲诈一笔!敲诈者却躲在角落里偷笑,天理何在?法律的威严何在?

    “就是一般的外科手术,没想到狗死了。”于先生说,后来他知道,被告医院对狗麻醉时,使用的药物“舒泰”没有中国批准文号,且存在和相克药物乙酰丙嗪合并使用情况,导致狗的死亡。

    三、推翻了舒泰是假药的一审结论,这也是本案反败为胜之关键。舒泰只是目前没有取得进口兽药批号而已,但它并不是假药,原告当庭提交的最强有力证据(农业部购入舒泰使用的通关单),从政府层面上验证了舒泰并非是假药。使被告在本案的用药性质上发生了逆转。原告的做法只是违法了国家《兽药管理规范》,即不得使用没有批准文号的兽药。

    这样的裁决我们不能接受,对于“毛毛”的去世我们也很难过,我们不会回避应付的责任,但也绝不容忍这样的“敲诈”,相信法律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

    2013年1月,于先生起诉动物医院,并出具购买藏獒时的收据,索赔88万元。

    另外被告一再强调的舒泰和乙酰丙嗪联合用药存在配伍禁忌之说也不成立,因为本案中原告对“毛毛”使用的是舒泰和静安舒的联合用药而并非一审判决中的舒泰和乙酰丙嗪联合用药。被告当庭提交的一本国际小动物兽医师麻醉学权威文献的资料也很好地佐证了舒泰和乙酰丙嗪的联合应用只是存在一定的风险而已,没有证据表明“毛毛”死亡和这两种药的联合使用存在必然因果关系,况且任何的麻醉用药都有风险这是医学常识,“毛毛”是麻醉意外导致的心脏骤停而死亡。

    通州法院一审时,法官认定动物医院对藏獒死亡负全部责任,并依据认定事实和市场价格,酌定判决动物医院赔偿于先生45万元。

    大量新证据的出现极大地震动了主审法官和原告,使得庭审态势出现了决定性逆转,被告当场出现了情绪波动,多次做出不遵守庭审规定的过激行为。

    因“赔偿离奇过高”,动物医院提出上诉。

    四、庭审兽医“陪审团”阵容强大、兽医的联合签名抗议书、递交协会公函等行为也给被告动物医院增加了不少气场,空前的兽医大团结不仅令被告和犬场旁听人员感到汗颜,对法官震动也不小。

    医院后悔为天价藏獒做手术

    下午5点二审庭审结束后,北京市小动物诊疗行业协会理事长刘朗答记者问,回顾了近几年宠物诊疗行业的艰难发展及国内临床用药现状,并多次呼吁关注动物健康、保护宠物诊疗行业从业人员合法权益。

    昨天庭审时,动物医院称,藏獒纯种认证过程严谨复杂,于先生提交的藏獒“纯种证明”是在藏獒死后半年补开的,属“草率”。手术中,医院使用的麻醉药系进口药,虽没批文但不是假药,也未合并使用乙酰丙嗪,而是含乙酰丙嗪的药物。一审法院仅凭于先生88万的收据及卖狗人证言,就认定藏獒价值实属离奇。

    在接下来的座谈会上,刘朗理事长说我们付出了辛劳,我们不愿意出现动物死亡的现象,但是我们更不应该因为不可预料的麻醉意外而承担这种巨大的风险。我们期待着法庭在充分调查基础上做出令人信服的公正裁判,纠正一审错误判决。

    “我从业25年,至今还租住半地下室,根本没有能力偿还45万。两回想死没死成。我上诉就是想在死之前弄明白为什么要判决45万?”医院负责人李先生情绪激动,“人同命同权,狗也应该同命同权。一个矿工死了赔20来万,难道狗死了还要比两三个矿工的生命贵吗?”这次手术只收了1400元,“要知道狗那么贵,医生肯定不会给做手术”。

    听闻李先生说法,于先生大怒:“你45万是钱,我88万不是钱啊?”

    二人的争吵,被法官禁止。

    因于先生不接受动物医院提出12万元调解意见,该案将择日宣判。

    ■ 对话

    “天价判赔将伤害兽医行业”

    昨天庭审时,中国兽医协会宠物诊疗分会副会长、北京小动物诊疗行业协会理事长刘朗旁听此次庭审后认为,如此天价赔偿被法院支持,将给兽医行业带来冲击。

    新京报:本案中,动物医院为何用无批文药?

    刘朗:中国宠物诊疗距国外发展差了50多年……由于法规有些滞后,有些在国外非常成熟药品还没有得到批准,本案中使用的“舒泰”的批准正在进行中。在国家目前没有文号情况下,为解决兽药用药,利用报关单加专业盖章,使药品在审批进行中可以使用。从临床讲,该药“舒泰”的确是没有问题的药。

    新京报:针对动物在治疗中死亡案例,宠物医院都怎么解决的?

    刘朗:秉着息事宁人的态度都会做出相应补偿。但像本案,花1400元手术却有230倍的差异赔偿,将对整个兽医行业都是个伤害。

    新京报:赔偿额是否有具体规定?

    刘朗:没有。我们在呼吁兽医法,作为兽医法起草人员之一,行业协会针对这类案件作出相应调整。比如,要狗主人在看病前就认定狗的价值、应该赔偿额是多少。在任何麻醉、手术之前签署协议书,认定应赔偿的责任。

    探访

    动物医院会提示手术风险

    昨日,记者以为狗漂亮做双眼皮为由,咨询5家宠物医院,只有一家医院明确拒绝,“病理性的才给做”。

    4家表示可以做手术的宠物医院中,做一只眼睛的收费从400元到1500元不等,所有医生都强调麻醉存在死亡风险,“因为麻醉死亡的,宠物主人自己承担”。

    东花市大街一家动物医院的张大夫称,给狗做手术也要签协议。单纯为美观给宠物做手术,除了存在因麻醉造成的死亡风险需要宠物主承担外,术后也可能达不到主人的理想效果,“做了可能还没不做好看”,建议记者好好考虑。

    张大夫表示,只为美观整容的案例比较少,一般为宠物做整形的均为病理原因,“比如眼睑内翻、天生畸形,影响生活”。

    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临床外科博士的姚海峰表示,有人因为纯美观,为宠物进行整形,“这实质上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审美需求而让宠物受罪”。在一些欧美国家,已有专门的法律禁止为动物做非病态性的美容、整容手术,而我国还没有。

    转:新京报记者 刘洋 刘珍妮 实习生 李相蓉

    本文由威尼斯发布于宠物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藏獒美容死亡,真相竟然是这样

    关键词:

上一篇:成功上市的背后,温州平阳

下一篇:没有了